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開學以來,幾乎很少在部落格發文。
  不管是在新浪這裡,還是無名那裡,其實都差不多。
  無名那邊沒有發文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因為無名部落所開放的權限,只能用很糟糕來形容。
  加上前陣子曾因為改版面卻莫名其妙的版面錯亂(不是黑格子亂改,而是在套用無名提供的版面後,卻莫名其妙的一片空白),所以曾經一度打算把無名的網誌再合併回新浪這裡。
  只是,基於部落的發展方向的問題,最後還是作罷了。


  幾乎沒什麼發文的原因,一來是因為開學之後陸續遇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所以雖然說手頭上已經預計了大約二十來篇的文章,但卻一直沒有打文的動力。
  這點,真的請大家能夠見諒。


  回到正題,黑格子會暫時停止在新浪部落的發文。
  主要的原因在於,黑格子打算花一點時間,將凡不凡特西的後半部份整理一下,並做個總結。
  或許有人覺得凡不凡特西的相關討論好像已經結束了,但事實上,這個討論反而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
  也就是第二篇跟第三篇之間似乎沒有一個銜接性,以致於第三篇文章看起來似乎有點像是硬撐出來的。
  因此,黑格子打算對第三篇文章做一些修改,或是插入一篇關於自然巫師的探討。
  只是,這樣一來,凡不凡特西相關討論所牽涉到的範圍必定會很廣,黑格子擔心自己並不能將這個主題處理的很好。
  總之,黑格子會努力試著寫寫看的。
  而在後半段的討論當中,黑格子將會正式的跟大家談談凡特西存在的最大迷思--也就是凡特西究竟是存在,亦或是不存在的問題。
  當然,也會將凡特西的現象,帶到東方的世界做一點概念性的探討。


  而凡特西一系列文章之後,黑格子會對於巫術上的一些簡單概念做一些闡述與整理。
  其中,會對於光球及光球有關的部份做一次較為詳細的探討。
  因為,說真的,對於那些可笑的光球或是類光球文,黑格子真的有點看不下去了。


  另外,對於能量學派的部份,黑格子也會將所有的看法與觀點,寫成一篇感想文,好讓大家,或是有幸來此參觀的能量學派的朋友,瞭解黑格子為什麼會不認同能量學派的作法。
  尤其,聽說最近有一個頗招搖又說話沒什麼人聽得懂的傢伙,想要找黑格子玩一玩。
  而這個人,聽說也是能量學派內部的人。
  想來,不知道該說是有意思,還是該解釋成是找死。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9 Thu 2006 13:45
  • 塵封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神算館裡看到有人在問靈力的問題,然後就開始出現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的說法;而對於開起主題的人,她的心態其實黑格子不是很喜歡--感覺起來就像點型的崇拜幻想者,而且只著重別人能否多給些資料,而不會考慮到資料的正確性,以及對於自己是否真的適用。

  簡單的說,就是膚淺兩個字。

  因此,黑格子花了大概一個小時,在神算館打了大約兩千個字(我啥時打字這麼快了),回覆相關的主題。

  其中,有一部份探討力量的論述,黑格子特地轉到了部落格這裡,希望可以供各位做個參考。



  所謂的靈力、魔力、法力或是其他見鬼的稱呼,到底是不是在講同一類的東西,這點還有待討論;但是,很無奈的是,為什麼一群人就喜歡一開始就提了那些個見鬼東西,然後把所有的施法、儀式等的成功條件都認定為似乎是因為這些見鬼事物的存在所致?

  最好笑的是,竟然有人認為具有這些個見鬼東西,就是具有「力量」的象徵。

  或許有人會覺得黑格子扯到這裡好像跟主題無關,但,我們不妨試著這麼想:如果靈力、魔力、法力或是其他見鬼的稱呼,不再跟力量或是施法之類的扯上關係,試想,現在還會有人盲目的追尋這些可笑的事物嗎?




  以靈力來說,我們可以自然的聯想到靈媒,通靈之類的術法。

  那麼,請容黑格子將主題導向心靈主義的方向,因為所謂的心靈主義,或是後來的神智學,其發展的原因與思想中心就是靈媒信仰。

  講到靈媒,就一定會扯到鬼神,但黑格子想要提的是靈媒的進行方式,而不是鬼神存不存在的問題。

  一個對於神秘學有點了解,特別是較古老的儀式或是神諭占卜有所耳聞的人,想必對於儀式或神諭進行當中的情境可以有大概的瞭解。

  甚至就連現存的部份儀式當中,也仍將古老儀式的進行方式保存下來。

  挑明的說,當儀式者將要接近,甚至碰觸到想要召喚的鬼神時,一定要進入一種特殊的精神狀態;以大部分的情況來說,我們會說儀式者必須進入恍惚,或是心理上被暗示的狀態,並且在這種分辨不出真假的意境當中,去達到我們所說的"接觸神靈"。



  因此,一個進行這類儀式的人,必須要進行一些練習,或是稱之為修行。

  修行什麼呢?一般來說是進行調整心理狀態、專注、與分辨現實或虛假的練習。調整心理狀態可以有效的讓自己進入狀況,專注則可以讓自己在進行儀式時不受外界影響,甚至可能可以加快自己進入狀況所需要的時間。

  至於分辨現實或虛假的練習--這是最重要的一點--目的在於希望儀式者可以在儀式結束之後,可以完全的脫離暗示或恍惚,使精神狀況回到現實;否則,一個尚未脫離暗示或恍惚的人,在精神與心理上將會有造成疾病的隱憂,如妄想症等。



  至於練習分辨現實或虛假的方法,其實不外乎就是讓自己進入輕微的恍惚,然後讓自己可以適應恍惚,並在當中還可以保有清醒的自我。

  一般最常聽到的說法,就是冥想、藥物、或是折磨身體苦修等。各種方法都具有其他不同的幫助,但是也適用於不同類的人。

  如無法專注的人,你要他進行冥想的結果大都不樂觀,這時候就可以使用苦修的方式,順便砥礪他的意智;而一個軟弱又怕受傷的人,你當然不能要求他苦修,但藥物的方式以會讓他更沉迷,所以這時就可以使用冥想的方式來練習。

  但,這裡還有一個最主要的重點,就是你是以嚴肅的心態去看待這些練習,甚至是之後的儀式,而不是純粹為了個人的虛榮,無意義的崇拜,甚至是自爽的心態。

  否則,黑格子只能這麼說:
  "If you don't think so and touch it for fun,you will Die very hard look."




  至於其他關於修行的議題,請參考咒術板的"初學者的觀念--修行”一文。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是黑格子在神算館看到寧芙小姐因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糟逢變故發表的感言而寫的,當中提到的一些占卜與生死議題的問題,希望可以讓大家做個參考。

------------------分隔線------------------

  原本打算先將部落格正在撰寫的<凡不凡特西>一系列文搞定後,再好好的來回覆寧芙的文章;但考慮到「凡」文後半段牽涉到的部份比較廣,詮釋上有些技術上的問題,可能非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主題,因此決定先好好的回覆寧芙,再慢慢的去為「凡」文苦惱。

  所以,還請寧芙原諒這篇遲來的文Orz。



  親人好友糟變故,突然遇到生離死別的情況,每個人心中必定無法接受。

  倘若不幸又是發生在朋友們眼中的「完人」身上,這種不能接受的情況必定是更加強烈的。

  哎,這大概只能說是天妒英才吧!



  但對於「命理」與「生死」之間的關聯,這大概只能從哲學的角度去探討,而不是奢望以命理來計算生死吧?

  畢竟,命理並不是用來計算一個人的人生經歷的,而只是因果可能的軌跡。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命運,但不管妳是用哪一種占術(這裡強調占術,是因為占術屬先天型的),妳所占的並不是單一個人的命,而可能是一類人的命。

  比如說命數二的人如何如何,上昇獅子的人如何如何,紫微座命遇七殺朝斗的人如何如何,日主七殺建祿格的人如何如何;但命數二、上昇獅子、紫微座命遇七殺朝斗或是日主七殺建祿格的,並不可能全世界就只有這麼一個人而已,如果硬要說占術來算生死,難不成同一群人都會在同一個時段死亡嗎?

  而如果我們用卜術來探討呢?或許可以吧,但是卜術並不能夠直接告訴妳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會發生什麼事情(就連占術也不見得可以),所以時間點的訂定就是一個問題;加上,似乎不會有人會真的平常去卜這種觸霉頭的事情吧(畢竟說到底,中國人都具有迷信的本質)。



  然而,對於占卜的心態,到底是該需要時才求助,還是可以在事情未發生前就拿來未雨綢繆?我想大多數的占卜師們,如果不以金錢利益作考量的話,應該都是會建議以前者的觀念為最吧?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一個不怎麼需要的占卜案例,不僅在咨詢的過程當中會發生一些問題(畢竟,占卜是論命,而不是「斷命」),而對於占卜者或是求問者本身來說,是不是有意義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再者,不管是再怎麼樣地鐵口直斷,占卜師在每個占卜當中,也只能夠去試著描述可以被預測的事物,以提供求問者本身參考用,但並不是以絕對的方式向求問者本身告示「神諭」,以要求求問者能夠照著占卜結果的指示完全的聽從與執行;畢竟,占卜的結果只是諸多可能的冰山一角,但卻絕對不見得是事情一定的發展方向。就如同上一段所說的,占卜是論命,而不是「斷命」!



  還有一點就是,把自己的人生給局限在不知道有沒有意義的占卜當中,到底質不質得?

  近來的科技發達,基因破解的工作也已有了很大的進步;甚至,已經有研究學者開始往更深入的方向探討,甚至可以大概的從某些基因當中,去虧見人的性格;說到底,這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今天我們以「具有某種基因的人是怎樣怎樣的」,或「具有某種基因的人應該從事什麼樣的事物」,來將全人類做了個完整的歸劃,所有的人都必須要按照自己的基因所顯示的意義,去做自己「天生」應該去做的事,去當一個「天生」自己就應該要扮演的角色,這是不是很悲哀呢?

  相對的,占卜也是如此。你如果把命都算透了,想想,人生不就只剩下一堆指示前進的路標,而你則必須按照路標行走,否則就是違反規則;試想,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思?



  我再舉一個歷史上發生過的例子提供參考:

  明朝末年,薊遼總督洪承疇,曾經有一位善於看相的相士斷言他某年某月當死,洪總督聽了不以為意,只把相士之言默默的記住。

  後來,滿清入關,崇楨皇帝自縊於煤山,洪承疇兵敗被擒,而後降清,最後反而授任大經略,正喧赫當時。

  這時,洪承疇特地找來了當初那名相士,詢問他為什麼死期已過,而自己卻又活得好好的?

  只見相士無奈的說道:「相公當死不死,我有什麼辦法?」

  原來,相士當日所斷之死期,正是崇楨皇帝自縊於煤山之時。




  占卜是一種給予幫助的工具,但絕對不是一種給予依賴的手段;逝者逝矣,還請寧芙節哀。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