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神算館上,偶然的看到有新進的朋友再度問起了這個陳年的小問題。

  之所以說是小問題的原因,其實是在於黑格子認為,只要多涉獵了一定程度的原文資料後,就可以有所分辨了。

  而許多新朋友會反覆的提出關於翻譯的問題,其實多半也是因為原文程度的不足吧?然則,研習這方面學科的人,無論如何,真的非常有必要去提高自己的原文程度的。

  包括黑格子自身,其實原文程度並沒有高到哪去,反倒是差到極點哩。

  回歸正題,以下黑格子將舉一些簡單的例子,各位不妨藉此多加思考。



  比如,卡巴拉秘儀的儀式,其咒文一開始必定是用猶太文的唸音來唸的吧?然則我們可以看到許多被翻譯成英文的儀式,或是後來遵循卡巴拉秘儀所產生的儀式魔法,當中的咒文唸音仍是按原文或仿原文原音的方式被保留下來。

  又比如,佛教中許多的經典,雖然說隨著歷史流遷被許多偉大的法師翻譯並加以釋義,但經文當中仍舊是以梵音的方式來書寫,而吟誦時也是依照梵音唸法來吟唱。

  試想,為什麼會如此?

  其實,一個咒語當中所包含的,除了字義外,還有韻律與音調的抑揚頓挫,甚至是文字組合間造成的力量。字義在翻譯的過程當中本來就有某種程度上的失真,而翻譯過的文句其韻律與吟唱音調亦會不同,這種情況就等於是將原本的咒語給變成了另一個樣子了,自然就會造成某種程度上的破壞,進而在文字間造成的力量上就會有相當的偏差或消弼--而可用不可用,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則,並非所有的咒語都是不可翻譯的。

  比如常見到的wicca或kitchen witch一類的儀式與魔法,其實當中所謂的咒文乃屬於類似於祈禱文的樣式;聖經的詩篇翻譯成中文後依舊可以讓許多的信徒在反覆吟誦間感受到聖靈(無論是因為詩篇的關係或是信仰力量的關係),那麼類似得祈禱文樣式自然是可允許被翻譯成其他語言的。

  而聖經當中部份保留原始唸音的「專有名詞」,比如哈利路亞,有一半的因素是屬於前段文章中的意義。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黑格子會認為保留咒文的原汁原味比較好;然則,以大眾程度的水平而言,翻譯的目的其實是為了便為流傳與被人們吸收。

  不過,翻譯者本身也必須具有相當的翻譯程度,而不能單是翻譯字句上的淺義,或是刻意的矯飾文句就是了。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生活在台北城市二十餘載,總是覺得寂寞的天空看不見半點星光。

  或許是因為鐵冷叢林的陌然遮蔽了星子的毫光,也或許是因為夜下的紙醉金迷靡爛了天空中僅有的一點純真。

  冷冷的,一種城市獨有的冷陌,我體驗著。


  直到前陣子某日,趕著夜的腳步,從淡水搭捷運回到中和的老家,才偶然的發現一顆星伴著我走了幾十里路。

  一種莫名的感性,自底心的冷然萌發出來;好比初冬的寒梅,淡淡的,但有著冷中透熱的寫意。

  那種熱,是身體所不能觸及的--來自生命的溫暖。



  好久好久,對於這個城市,對於這個世界,對於這個轉變,對於這個沉淪,始終用一種雖不及超然,但稱得上默然的方式審視著。

  尤其,因為學習事物始然,往往得在最平靜的狀況下接觸一個個露骨的慾望--那種直接而來自每個人私心當中的那塊,有時候真的令人作嘔。

  因此,慢慢的學著去放掉情感,也無形中對環境越發冷然。

  偶然看到的一顆星,微弱的毫光在底心閃了一下,讓我找回了一點人性的動力。



  也因此,在絕望之餘,我開始試著抱持期望,對這世界,這荒凜的城。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漢高祖劉邦建立大漢王朝之後的某日,張良回到了當初遇到黃石公的橋上,回憶著人生至今的際遇。

  湊巧的,遇著了再度來閒晃的黃石老人。

  心情激動之下,張良上前向黃石老人感謝致意,隨後受老人之邀到他的住處泡茶聊天。

  閒聊許久之後,張良稟著心中的疑惑,故向老人請問。


  『老人家呀,當初你多次對我考驗,是因為覺得我是可造之才嗎?』

  『哪有可能,一切不過是湊巧而已,』黃石老人呷了口熱茶,繼續說著:

  『想當初吶,我也曾想找個有心向學的好青年,盡力的將我的所知所學傾囊相授。』

  『哎,但糟就糟在這兒了,一開始誰會知道嘴上說想學的人多,而真正有心向學的人少;』

  『甚至,我問他們對天下有什麼看法,又何謂權謀,如果答不出來倒也還好,偏偏十個裡有八個竟回答我:「老師,這是你該教我們的啊!」;你說說,這學習的事倒丟給了老師,連腦子都懶得使。』

  『而真正有心向學的,無不從最惡劣之處去體察細微的所在,可嘆的是這種人實在太少矣!』


  張良聽了之後,靜靜地呷了口茶。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兩個人站在一條大河岸邊,打算找船家好渡過這條大河。
  甲生要過去對岸的車站,好趕回老家處理急事;而乙生不過想去對岸逛一逛。

  等了許久,對岸終於來了一條船;但因為船的大小一次只能載一個人,因此甲乙兩生相互推讓。
  結果,決定由有急事的甲生先渡河。
  但當甲生甫踏上船時,卻發現船底正開始一點點的滲水。
  船夫看了看滲水處,就說了:
  『哎哎,大概是被木板裡的蠹蟲咬了一個洞吧?我說這位客倌,看您體態不甚沉重,若照照這個樣子來看,這破船應是可以勉強載您渡岸。』
  『但如果您覺得不妥,那就等洒家回對岸把船修一修,再過來載你們渡河,兩位客倌覺得如何?』
  乙生認為無妨,但甲生因家裡事急,故相當猶豫。
  最後,苦思許久,甲生還是打算冒險渡河。

  正當甲生要再度上船時,乙生卻把甲生叫到了一旁,說道:
  『先生,雖然我知道您的事情很急,但冒險犯命總是不好的呀!』
  『我若趕不上這班車,可能就來不及解決事情啦!』甲生看來急得跳腳。
  『我知道,我都知道,先生,』乙生安撫甲生,並好整以遐的回答:『但是,這裡可不止一個船家吶!』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似睡似醒,沉淪於虛妄之海,載浮載沉
所有的意識剝離得只剩表面
而酣睡的忘了自己追求的正被枕著

據說,一個人只有七夜的壽命,
而在七夜夢迴間總浸淫在無數的夢呀夢的。
當黎明即起,人們歡笑於夢的交替,
卻分不清自己是否仍在夢裡。
時間的軌序一向如此,
當您直視朝陽,不妨讚美自己再度邁向死亡。
而有敢如此擔當之人必成大者。

是夜,我飲著窖藏十年的夢幻甘釀,
期待著日升,舉杯致慶第二夜的結束。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據說,夜晚不適合輕歌。
因為那旋律太過傷人,而心會暗自啜泣。
但我還是想低吟一首,權且當作餞行
只嘆明日啊你將別離,而我無從再飲上一杯。
所以醉吧今晚,或是要墜要罪亦奉陪
難得的光景,可惜夜正睜亮著眸,
因此唯美的也矇上了影。

只願,那闃黑亦有瞎著的一刻
而我能再醉一回。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說,人類永遠只關心自己渴望關心的。
似是我說,或他說的,只記得話語在杯中迴蕩迴蕩。
偶爾來了一兩個人,義憤填膺的似是向我們說著什麼。
而我跟他,始終默契地笑著。
大概只有這張笑容吧?

幾個路過的同我問著,那笑指著什麼?
我只呷了口夜露,
『沒有見過闃黑中的深黯,你將無從尋找』
這次是他說的。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降下了,謝幕般地

而正精彩的才剛要上映。

在殘酷的摧搗與強暴下

所有的觀眾應當上場過過乾癮

至於滿席的空洞該是留給演員偷閒

只是掌背間,就已瀟瀟瑟瑟。


去吧,該你上場了

這是難得的戲,我才允諾這一場。

因此,請別辜負我的期待。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祂親手交了只木盒給我,在昨日,
似是在昨日吧?那個久遠的昨日。
一只老舊的盒子,鎖頭鏽得如掛著似的,
掛在盒上簡淺的雕刻,似是老媽媽的掌啊輕撫上去。
我提起右手打開它,而左手卻來阻撓,
說著:『今日已晚,明兒個再開吧!』

因此,我捧著一只老舊木盒,一直捧著,
期待明日將它開啟。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似是,站在一線晦暗的軌跡上行著
睜著眼,但卻是個瞎子
不知正前行後退,亦或左拐右彎
腳上總舞著永未間斷的節奏
然則,又有誰能聽著輕曲?

大概,連耳朵也聾了吧。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