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章開頭,得先恭賀一聲。
  千呼萬喚,神算館的超音大哥終於把原始的論壇給架了起來;雖然版面還很陽春,也雖然文章有很多都是較舊的文章(所以,以現階段而言與神算館文章的重複性依舊很大),但超音大哥他們正致力的朝著專業性論壇的方向努力著,因此若要版面充實,可能就需要十方大德來一同灌溉了。
  當然,內心是很期許的,期許昏暗的網路神秘學能夠再點燃一盞明燈。
  有興趣參觀的朋友,也歡迎點選部落連結之論壇部份中的「神秘學堂」。

  接下來,想要講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可能內容讓很多人不甚愉快,但黑格子也就是這麼說說自己的想法,並不打算去指教別人些什麼。
  因此,覺得不適的朋友,亦希望自行迴避。

  同著神秘學堂外,有另一個論壇在近期也剛好在汰舊換新,這個論壇就是天賦榮耀。
  但,這次的版面更新,我想其結果只會造成每況愈下吧。
  天賦榮耀的改版,算上這次已不知道是第四次還是第五次了;古諺有云:「覆巢之下無完卵」,雖然有些不甚湊合,但意思還是有帶到了。
  雖然,有個舊版友說,因為她愛天賦,所以無論如何都會重新申請加入,但問題就出在這兒了:一個論壇當中,會這麼愛著論壇的人,也就這麼一部份的人--除了比較活躍,以及喜歡處處留跡的人外,大部份的潛水人士還談不上這麼的愛;尤其,如果是娛樂性論壇倒還好,但今天假如是專業性論壇,說真格的,如果加入後沒看到什麼值得期待的東西,很多情況下多數人總是潛水潛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然後就忘了有這麼一回事了。

  至於,天賦有什麼可以期待的嗎?這就是第二個問題了。
  在舊版的末期,天賦榮耀產生了一些變化,屬於個人認為不怎麼好的變化。
  即是,怪盜先生開始一個勁兒的到處轉別人的文到天賦魔版,而轉的文至少有三個問題:
  一是文章優劣不分,轉文的素質良莠不齊;雖然說轉載的文章是別人寫的,但是從一個人轉的文章內容,也可以得知他的程度與心態;怪盜先生一向對外表現得一副自詡程度優良,博學多聞的樣子,偏偏他轉的文當中,除了大部份某個朋友的文章外,很多文章丟三落四,夾雜著一些問題與疑思,而這位大師忙著轉文,竟未能察覺。
  二是過度轉載;前段提到,有某個朋友的文章被轉了大部份,實際上而言更是慘不忍賭--幾乎是能轉的都被轉了,現在是怎麼著,要幫我的那位朋友在天賦魔版設立部落格分部嗎?如果是轉載一些觀念性的、具有參考價值的文章,倒還真的可以有所幫助,但是,把人家幾十來篇的文章一個勁兒的全轉過去,某方面來說我還真想不透這麼做有什麼意義(這麼說來,不禁掬一把冷汗,還好黑格子有設置頁面屏蔽,不然這裡的文章大概也會被轉個底朝天吧?)。
  尤其,一個論壇的內容如果都充斥著「它人說」,那麼某方面而言,也代表著這個論壇只有轉文的能力,而沒有一個駐留的原創者存在,更會讓人懷疑這個論壇是否真能幫我們解惑了;因此,與其把人家的文章都轉過去,為何不想辦法邀進一些有足夠程度的原創者加入,這才是治本而不治標的--不過,怪盜先生大概過於年幼,不懂我所表達的意思。
  第三點,更是莫名其妙的,轉文轉的亂七八糟。轉貼時文章排版沒有整理也就算了,一篇文章可以發佈的偏要分成四五篇來發佈,甚至還有藉此開兩個主題的;要說是賺基分威望或金錢嘛,怪盜先生都已經是那個不知何用的魔擾版版主了,根本不缺基分啊權限這種東西,而虛擬金錢也沒什麼用;因此,這種做法,黑格子一直不能夠理解其原因。
  而怪盜先生除了轉文轉得很理所當然外,甚至還不段的發表「論壇的成長是靠發帖數與閱覽數而上升」的這種觀念,某方面來說只是屬於商業性包裝的膚淺手法;是啊!論壇要熱絡是要有人也要有帖子,但如果只是要顧及熱絡的話,乾脆就設定成娛樂性論壇,大家胡亂閒聊一把不就得了?這種只注重表相的結果,能保證論壇文章的素質嗎?
  天賦榮耀是要走專業性的神秘學討論趨向論壇呢,還是要走程度不足而糟糕不夠的二三流性質娛樂論壇呢?我想,以管理員的熱忱來說,該是前者吧?那麼,在重視量的同時,有否想過質的保持與保鮮?靠轉文、洗人氣、洗帖數、充流量的方式,究竟給予論壇在長遠而言能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我想這是不只管理群組,更是那些口口聲聲說愛天賦的人,該審慎思考的問題。

  第三點,是新版之後的一些現象。
  換上新的論壇模組後,由於新系統還沒設定完全,因此尚未穩定,而各版主亦還未回歸崗位,這時產生了一個問題。
  就是討論區塊的濫陳--以一個更新的論壇而言,論談區塊應該先設置那些「會有版主上任」的,以及「有實際必要的」區塊才是,否則一些區塊處於沒人管理的狀態下,除非版友都相當自律,否則難免淪為洗帖聖地,這會造成無法有效管理的問題。
  另外,有些區塊的設置並不明確,不過這點或許可以靠後天上開闢子論壇的方式來改善。
  第二個問題,另人無奈的,依舊是轉文的問題。
  系統尚未完整,管理尚未步上軌道,而管理員發佈的第一個公告,竟是要大家用力轉文,然後第一名還有獎品,實在令人錯愕;誠然,一個新論壇開啟後,自然的要把舊論壇的部份文章轉過去--不過也就限於那些有保留意義的帖子。但今天這個不明確的轉文指令,造成的結果除了瘋狂轉文外,很多人不管是為了洗基分權限也好,是為了獎品也好,文章沒有選擇的就亂轉,結果轉文可能發生的問題也就幾乎一樣不差的都產生了:盜轉、素質、版面甚至於作者換人(很不幸的,這次又是黑格子我上演了一場變人秀)。
  而轉文的人,倒也很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懂,所以該不該轉留給諸位客倌自行惦量惦量了。
  第三個問題,也是很莫名其妙的,就是某版主提出的高級會員群組架構了。某方面來說,有點像是要組成一個修行人幫派,不過傳出去會不會變成凡特西幫派就不得而知了。雖然那位版主的意思是說,討論版留給幼稚園的小朋友們瞎搞,但我想管理員一開始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組一團自稱為修行者的組織,而是產生一個可以討論神秘學的專業區塊吧?所以,這種秉棄論壇而自搞個什麼組織的,是否流於本末倒置,是一個問題。
  另外,欲加入的人除必須要由團員向元老會推荐外,還得自行展現能力證明自己實力才可通過審核--沒錯,各位沒看錯,要展現傳說中的能力,真不曉得為什麼總是有許多人老愛把能力能力掛嘴邊--尤其這能力怎麼個證明法還是一個問題,光這點,傳出去就足以產生一波負面聲浪,甚至還可能造成一些孩兒想加入而未果,最後要嘛耍賴,要嘛造就另一群不服氣的人另外組個什麼團體,然後相互對立砰擊就算了,實在看不到對於論壇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就是了。
  真是,如果真這麼愛組團,那麼是否該找哪個靈山妙洞的,打個寶殺個王先?

  而天賦在新版創立至今,大致上的情況也仍在個人預想之內--在轉文潮之後,沒有文章可以再轉,又缺乏原創作者存在的情況下,論壇開始轉冷清,文章回覆多為聊天類型;照這個勢態下去,只會越來越不樂觀而已--或許等哪天有幾個比較活潑的版友加入吧,但素質提升不起來的情況下,也就只能在離專業論壇有一大段距離,卻又比奇摩家族類型稍微優異些的程度上下移動而已。
  尤其,論壇還有許多其他的問題尚待解決,比如精華設置長期被版主忽略,以及版友冷然於去對好文章給予鼓勵與加分....等等。
  慢慢的,天賦榮耀的問題只會隨著這次改版而慢慢的浮上台面;至於是否真如黑格子所言的那樣,咱們可以拭目以待。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二次大戰時,美國軍方委託著名的心理學家桂爾福(J. P. Guilford)研發一套心理測驗,希望能用這套東西挑選出最優秀的人,來擔任飛行員。

  結果很慘,通過這套測試的飛行員,訓練時成績表現也很亮眼,可是一上戰場,三兩下就被擊落,死亡率非常高。

  桂爾福在檢討問題時,發現那些戰績輝煌,身經百戰打不死的飛行員,多半是由退役的『老鳥』挑選出來的。他非常納悶,為什麼專業精密的心理測量,卻比不上『老鳥』的直覺呢?其中的問題在哪兒呢?

  桂爾福向一個老鳥請教,老鳥說:『是什麼道理,我也說不清。不如你和我一起挑幾個小子看看,如何?』

  『能夠這樣是最好不過了。』



  第一個年輕人推門進來,老鳥請他坐下,桂爾福在旁觀察、紀錄。

  『小伙子,如果德國人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砲打上來,你怎麼辦?』老鳥發出第一個問題。

  『把飛機飛到更高的高度。』

  『你怎麼知道的?』

  『作戰手冊上寫的,這是標準答案啊,對不?』

  『正確,是標準答案。恭喜你,你可以走了。』

  『長官,只有一個問題嗎?沒有其他要問的嗎?』

  『你沒有問題,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的。』

  『是的,長官!』

  第一個菜鳥走出去後,進來第二個菜鳥。他剛一坐下,老鳥問了同樣的問題:

  『小子,如果該死的德國佬發現你的飛機,高射炮打上來,怎麼辦?』

  『呃,找片雲堆,躲進去。』

  『是嗎?如果沒有雲呢?』

  『向下俯衝,跟他們拼了!』

  『你找死啊?』

  『那搖擺機身呢?』

  『是你開飛機還是我開?書,你都沒看?』

  『長官,你說的是作戰手冊嗎?』

  『對,難道叫你看《靈犬萊西》?』

  『作戰手冊我有看,但太厚,有些記不清。長官,我愛開飛機,我要替美國開飛機。但讀書對我像讀食譜。』

  『什麼意思?』

  『我煎蛋、煎牛排都行,我還會幫我老媽烤蘋果派。但要我像食譜那樣講出1、2、3,我就搞不懂了。』

  『好,你可以下去了。』

  『長官,我是不是說錯什麼?』

  『菜鳥,現在不要問問題。』



  等菜鳥走出門,老鳥轉過身來問桂爾福:

  『教授,如果是你決定,你要挑哪一個?』

  『嗯,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會把第一個刷掉,挑第二個。』老鳥說。

  『為什麼?』

  『沒錯,第一個答的是標準答案,把飛機的高度拉高,讓敵人的高射炮打不到你。但是,德國人是笨蛋嗎?我們知道標準答案,他們不知道嗎?所以德軍一定故意在低的地方打一波,引誘你把飛機拉高,然後他真正的火網就在高處等著你。這樣你不死,誰死?』

  『噢,原來如此。』

  『第二個傢伙,雖然有點搞笑。但是,越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他的隨機應變能力反而越好。碰到麻煩,他可以想出不同的方法來解決,方法越多,活命的機會就
越大,像我這種真的打過很多仗沒死的,心裡最清楚,戰場上發生的事,作戰手冊都沒有。只有一樣跟書上寫的一樣。』

  『哪一樣?』

  『葬禮。只有這樣兒跟書寫的一字不差。作戰都靠背書,那你只能戰死,找不到答案!』

  桂爾福經此教訓,重新改造他的測試。新的測試就會問:『如果你有一塊磚頭,請說出50種不同的用途?』

  這類激發創意的問題。不但為美國選出真正優秀的飛行員,也因此創造了『創意測試』,成為現代創意活動之父。



  人都有惰性,碰到問題,總會用最快、最簡單的方法來解決。最好有個標準答案,是以前人用過就有效的,這樣就不用花腦筋去想。久了成為習慣,就不會去思考新的可能。

  現代教育最大的問題,就在『標準答案』。為了做評量的方便,為了表面的公平,標準答案就是最好的尺,最準的秤。快又簡單,沒什麼討論空間,只有對與錯,一翻兩瞪眼。

  當孩子習慣了一個問題,一個標準答案,他就會停止尋找。

  這就會發生如我最崇拜的 洪蘭 教授說的,當她先告訴學生舊的理論,然後再說舊的已經被新的理論修正或推翻,這時學生會憤憤不平的塗掉剛剛抄的筆記,好像在對她抗議:『為什麼不直接講正確的答案?幹嘛找麻煩?』

  如果你相信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你不只會停止尋找,在你有了一個標準答案,你就會停止思考。

  就像兔子睡著了,只要牠不醒來,距離再短,永遠也到不了點。



  張不三搭火車,到站後步下火車,張不三臉色發白。

  朋友李不四來接他便問:『你怎麼啦?不舒服嗎?』

  『暈車,我每次搭火車,只要反方向靠背坐車,就暈的厲害!』

  『那你為什麼不跟對面的人換座位呢?』李不四說。

  『我也想換啊,不過,我對面並沒有坐人啊!』

  這是笑話嗎?不,它真實的發生在這個世界上,時時上演。



  你知道日本東芝早年起家時,差點經營不善而關門,是什麼救了東芝?是『彩色電風扇』。

  當年第一台電風扇,是黑色的。從此,每個公司生產的電風扇也是黑色的。1952年東芝也不例外,照樣生產了一堆黑色的電扇。但銷售很差,競爭不過別家,公司有7萬名員工,想不出一個辦法,眼看公司陷入危機。

  董事長石阪宣佈:『誰能讓電扇打開銷路,就把公司10%的股份給他。』

  這時候,一個小職員向石阪建議,何不把電扇的外殼改成彩色的呢?石阪因此開了董事會,大家都說這個建議很荒謬,後來石阪想說死馬當活馬醫,姑且一試。結果,彩色電扇銷售奇佳,扭轉東芝的命運,東芝從此黑色人生變彩色。電扇改彩色
有什麼了不起?對,因為標準是黑色的,大家就不問青紅皂白,給他黑到底。



  洪蘭教授說過一個她親身的經歷,她有一回坐火車,在月台剪票口,一個手撐拐杖的小兒麻痺症女孩,因為沒帶證件而不准用殘障票,和收票員爭論起來。最後,火車來了,女孩只好悻悻然補票。

  洪蘭對收票員說:『你難道看不出她是個殘障者嗎?』

  收票員很無奈的說:『規定就是規定,沒有證件就不能打折,不然萬一被抓到我要自己賠。』

  碰上又笨又勤快,真不知道誰無奈?

  停止思考,就會腦筋死。問題他不會光自己死,還會把別人都弄死。我們常說人食古不化,其實古代就有好故事。



  三國時,劉備統治蜀漢,酒要專賣,不准民間私釀。

  有一天,他出來巡視,發現有個人家有釀酒的器具,便下令把那家人抓起來。在旁跟隨的簡雍便問劉備為何抓人?劉備說:『他們有酒具,必有私釀,自然該抓。』簡雍這時突然叫士兵把路邊一個人抓過來,說這人有罪。

  劉備問:『他有何罪?』

  簡雍答:『他犯淫罪。』

  『怎麼說他犯淫罪,可有證據?』

  『有,他有淫具。』

  劉備聽了,哈哈一笑,把人全放了。



  論語先進篇,子路問:『聽到事理,可以立刻去做嗎?』(聞斯行諸?)

  子曰:『尚有父兄在,怎麼可以呢?』(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

  冉有也問:『聽到事理,可以立刻去做嗎?』(聞斯行諸?)

  子曰:『立刻去做。』(聞斯行之。)

  公西華在旁邊聽糊塗了,問孔子為什麼沒有標準答案?

  子曰:『冉有做事慢,所以催促;子路太性急,所以讓他緩一緩。』(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釋迦牟尼佛也碰過同樣的事。

  有一次,佛陀的弟子問他,為什麼同一個問題,早上來問的人,跟傍晚來問的人,得到的卻是不同的答案呢?

  聽說,佛陀指著太陽說:『早上的太陽和下午的太陽,位置也不一樣啊!』

  所以,食古未必不化,不化的吃什麼都不化。食今也不化。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自去年十一月底起,至今,整個身心靈沉淪在混亂的低潮當中。
  低潮的原因,或許正是因為太龐大了,以致於無法釐清,但可以知道的,是跟十年來發生的所有事件所串聯作一塊。
  也就因此,這段時間荒廢了許多事,搞砸了許多事,拖累了許多人,某方面來說是一種難以出口的萬分抱歉。
  不想把事情以自身的低潮當作藉口,畢竟問題的確在自己本身。
  然則,浮沉吶浮沉,在渾沌之海中飄蕩如斯,感覺好比全身泡爛一般的難受,卻又只存在自身一人一般。
  雖然身邊有人希望我能夠把內心的事物說出來,但,或許是因為自己在鑽牛角尖吧,竟然悲哀的驚覺現實面沒有一個適合訴苦的人。
  所興,不講。
  畢竟,我知道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且很多情況下,旁人(包括曾身為旁人的我自己)只懂得教「該做什麼」、「該如何做」及「別想那麼多」諸類,卻顯少意識到困惑者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渴望被教,而是在於渴望被了解;而在旁人使用較為主觀與強勢的立場時,困惑者反而更畏懼於說些什麼了。
  尤其,當渴望表達的,是來自於內心不敢輕易現於他人的無闐黑暗時......

  星期一晚上,大約六七點的時候,身體莫名其妙的感到四肢脫力,原本以為是長期的一日一餐(不算是省錢,也不是減肥,算是沒什麼胃口),造成體力虛耗--尤其從早上開始就尚未進食,因此匆匆洗了個澡後,便到外面胡亂買了個便當回宿舍進食。
  到了差不多九點左右,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摸了一下額頭,才知道是開始發燒了--四個月來的第三次。
  基本上,從國中開始,就已經極少有身體不適的情形,就算是發燒,一年也差不多來個一次而已。
  因此,四個月來發了三次,實在有些不太好,想來大概跟心情鬱抑,加上身體狀況不佳有關吧。
  在跟思逸稍微談了一下他的一篇文章內容後,終於撐不下去,而去休息,時間是十二點左右。
  在睡前,心血來潮的在額頭塗了點冥想油--當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心血來潮就是了。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塗了冥想油之故,讓我經歷了滿特殊的經驗。

  在一種似醒似睡,不知道是否在夢中的情境裡,一切都是那樣的模糊。
  情境中,感覺自身好像是在抵抗著什麼東西,有種很深的敵意與厭惡感,但是對於想抵抗的東西,大概是因為覺得太龐大吧?所以有種發自底心的無力感。
  慌亂當中想要用意志力與視覺化的方式去對抗,偏偏不知道是身體狀況太差還是怎樣(真好,我還記得自己身體狀況太差呢),完全使不上力。
  然則,也不知道為何的,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父神的蛇杖(赫密斯手杖),手上就出現了一只纏繞雙蛇的寶劍。
  然後,我就用寶劍劈砍著四周的東西,劈砍著四周黑色的厭惡感。
  待到劈砍得差不多了之後,就突然的醒了。
  定神看了看時間,兩點出頭,也就休息了那麼兩小時。
  但,卻好比過了很久一樣,倍感心力交瘁。

  不過,這次發燒依舊如以往一般過一晚就好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雖然,照鏡子觀相來看,病氣還沒有完全的驅除,不過大概再休養幾天後就可以完全康復了吧?
  且待再睡過一輪後醒來,整個身心靈的狀況已開始漸漸緩慢的提升,感覺上有點像是乾枯之後得到了一點滋潤,一種說不出的感受。
  思逸說,或許這意味著我回到了父神的擁抱而被施以祝福。
  然則,也或許是因為長期以來我太過緊繃於現實的事物,以致於讓我慢慢的有些離開自然的擁抱,進而造成現在這種混亂與無力吧!因此,父神的祝福,或許是一種支持與鼓勵,希望我再度前進於現階段自己所畏懼觸碰的未來吧?

  總之,是個很奇妙的經歷,也已經很久沒有這種經歷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些翻譯的滿月儀式一文,因為被人不當轉載到對岸的中華塔羅網,所以就過去該論壇提醒了一下,順便偶爾過去逛逛。

  也因為這篇文章的關係,讓黑格子趁著稍微清醒些時簡單的談了點很早就想談的東西。

  因此,貼過來給路過的各位一個參考,有什麼問題亦歡迎討論。



  在中華塔羅網該篇文的回覆群組裡,黑潮之海板主發表了一些個人對於儀式的觀念;大意上來說,他人為儀式是一種裝模作樣的行為,目的只是讓儀式者保持神秘感,而旁觀者更會因為這種神秘感,近而對儀式產生額外的想法,所以是不需要存在的虛假行為。

  至於什麼是額外的想法,黑格子以為,大概就如同一般人覺得魔法可以造就奇蹟是一樣的想法吧?

  然則,不得不這麼說,認為儀式的存在只是虛無感而不需要者,是不了解儀式作用的。

  認為儀式目的是產生神秘感者,更是不懂內涵的。



  我們生活的世界當中常常存在著儀式,不知各位是否察覺過。

  當我們想要去進行某些計畫,或是達成某些目的時,我們會在事前進行一些動作,而這些動作亦不見得是有必要的。

  比如說,有的人為了提升自己的學業成績,而會幫自己弄份讀書計畫,甚至把它貼在牆上或是墊在書桌上,並時常檢視自己是否有達到設定的進度。

  某方面來說,這就是一種儀式。



  什麼是儀式呢?又它的目的是什麼呢?以狹義而言,解答會隨著不同因素與不同角度而不同。

  但以廣義而言,其實主要的期望是類似的。

  簡單的說,儀式是一種宣告的行為--藉由一連串我們所設計或遵循的方式,以在儀式當中去宣告我們想表達的事物。

  比如以宗教或巫術上的儀式來說,宣告的對像大多是神靈,而目的往往是希望藉由我們奉獻給神靈的信仰力量,進而期望達成某些願望。

  舉個例子來說,比如一般民間會在特定節日拜拜一樣,這個拜拜的宗教行為就是一種儀式,而宣告的對像自然就是我們所祭祀的神明,至於目的則往往是希望家人平安無事之類的。

  而在基督天主教當中,也是遵循這種觀念而進行儀式的,比如彌撒。



  進一步而言,在神秘學當中,隨著時代的演變,儀式的地位也有所改變。

  比如說,在Newage之前,儀式仍然是必要的,是達成神秘學目的的一種重要的方式。

  然而,在Newage之後,隨著心靈主義的提倡,許多看似制式化及規則化的方法,漸漸的被人們所放棄,甚至於排斥。

  原因在於,他們認為心靈應該是開放的。

  但,即便心靈本身是開放的,然則所謂的開放,並非叛逆是的稟棄舊有的而孤注一擲的實行我們所不熟悉的,這麼極端的行為反倒會落入另一種窠臼。

  尤其,Newage至今不過百年左右,各方面的思想觀念及理論要說成熟實在太早,而一昧的排斥過去的或表面上看似死板的,只會讓我們失去根基而如塔羅牌的高塔般傾滅。



  要知道,心靈雖是不受限制的,但人們習慣於自上枷鎖。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