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5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期考將至,因此部落暫停更新與回應,期限預計是兩星期。
  當然,如果早點考完,也就早點繼續進度。

  順便說一下考完之後的一些小進度。
  鍊金術概論一系列文已確定剩下五篇的方向,因此將會在考完之後開始撰寫工作。
  翻譯文章部份,以紮根冥想Grounding Meditation、高級五芒星驅逐儀式SPBR、五芒星及六芒星相關儀式與瞭望台開啟等儀式為優先考量。
  Power of RUNES資料翻譯整理開始,預計一周至少一張牌。
  而因為之前在天賦榮耀跟怪盜先生爭論Crowely生平的問題,因此等超音大哥他將資料整理好以後,將會弄成一份共同撰寫的生平概述。
  另外,也有些觀念上的東西,想慢慢的跟大家討論分享。

  不過,各位若有問題,一樣可以留言在黑格子,我會在期考完之後開始處理與回應。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資料來源:Occult World
網址:http://sealdolphin.blogcn.com
dolphin 譯文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Dr. Woodman是Golden Dawn的三位元老中最不著名的,他在二級組織R.R. et A.C.成立之前死去。

  Woodman1828年在英國出生,他學習醫學並在1851年得到牌照,同年在拿破崙三世政變中擔任志願醫生。後來在Stroke Newington開設自己的診所。

  除了對醫學和煉金術的興趣,Woodman還喜歡園藝,他也是一位傑出的花匠。他繼承了Exeter的一些遺產後,於1871年退休開始致力於園藝工作,1887年搬回倫敦。他去世後被英國皇家園藝協會授以紀念碑。

  Dr. Woodman也是著名的共濟會成員。他在英國組織被任命為大劍士,也是許多其他組織的重要領導。

  英國薔薇十字會在1867年6月1日由Robert Wentworth Little和其他六位共濟會成員成立,Dr. Woodman於10月31日加入,1868年2月被任命為秘書長,他任職組織刊物的編輯。1878年Robert Wentworth Little去世後,Woodman成為他的繼承人。 Woodman在薔薇十字的研究中加入了卡巴拉的內容。

  在Robert Wentworth Little死後Woodman才表現出對古代哲學的興趣。他廣泛研究希伯來哲學、埃及學、柏拉圖哲學,並結合煉金術和塔羅的內容。

 在薔薇十字會,Westcott和Mathers與Woodman共同研究卡巴拉。Woodman在Golden Dawn的地位僅次於Westcott。

  1891年12月20日,Woodman患病死亡。他死後任命Westcott接替他在薔薇十字會的職務。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資料來源:Occult World
網址:http://sealdolphin.blogcn.com
dolphin 譯文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1848年12月17日在英國Leamington出生,Westcott在家中排行第六,是最小的一個,但他經常向別人隱瞞自己的兄弟姐妹,稱自己是獨生子。他的父母在他10歲生日前去世,他被他的叔叔外科醫生Richard Westcott Martyn收養。William年輕時在倫敦大學就讀醫學,1871年他成了叔叔的助手,九年後他和Elizabetn Burnett結婚,但Elizabetn Burnett並不贊同丈夫從事神秘學研究,他們生下了五個孩子。

  1871年Westcott成為共濟會成員,1874年他成為受人尊敬的大師。他後來成為康斯坦丁紅十字會的成員,1886年他加入了共濟會的首級組織,1893年他又成為大師級的人物。1902年,他被任命為總領事。

  1887年Westcott得到了密碼手稿,並開始著手翻譯。密碼手稿可能是來自英國薔薇十字會,由Kenneth Mackenzie所寫。手稿裏邊的儀式內容曾在Golden Dawn被作為原型研究,卻從未加以實行。Westcott得到的手稿還包括了Mackenzie的遺孀所寫的一些注解。儘管密碼手稿是真實的,Westcott為了吸引共濟會的高層會他的新組織給予關注,他去捏造了Fraulein Sprengel的故事。

  Westcott選擇了兩位薔薇十字共濟會成員作為他的搭檔,William Robert Woodman,MacGregor Mathers。Mathers通曉卡巴拉,他負責充實密碼手稿中的儀式。Westcott是真正的Golden Dawn的創始人。

  1888年2月12日Westcott,Woodman,Mathers共同宣誓,Golden Dawn正是誕生了。ISIS-URANIA TEMPLE #3作為第一個神廟成立了。

  1891年Woodman去世,同年Mathers成為最高領導。1900年Mathers指出Westcott對Fraulein Sprengel的故事的捏造。1910年Westcott徹底脫離Golden Dawn。

  1918年Westcott退休,1920年和小女兒一家移居南非,他始終被薔薇十字會所尊敬,始終保持最高級魔術師的身份,直到1925年7月30日去世。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資料來源:Occult World
網址:http://sealdolphin.blogcn.com
dolphin 譯文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在Golden Dawn的三位創立者當中,Mathers是最被神化的,也是最被詆毀的。其實Mathers既不是個壞人,也不是一個神仙。他是在Golden Dawn的歷史上最為有趣的一個人,他有著不可思議的天賦和創造力。Mathers發展出西方神秘學的傳統教學模式,但又是個行為古怪的人。他讓Golden Dawn成為一個真正的魔法組織。

  Samuel Mathers於1854年1月8日在Hackney出生。他的父親William Mathers是一個業務員,他的母親是Collins。在Samuel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他和寡母一起生活直到1885年Collins去世。

  Mathers加入漢普郡第一步兵志願軍。他所著的第一本書是一本軍事手冊。基於對軍事戰略的喜好,他還有學習拳擊和劍術。
他的母親死後,他變得一無所有。他移居倫敦,成為Annie Horniman的父親Frederick Horniman手下的一名圖書管理員.Mathers在1890年6月16日與Mini Bergson結婚。

  1877年10月4日,Mathers加入共濟會,1878年1月30日成為共濟會大師。他住在Bournemouth的時候開始對神秘學感興趣,開始學習希伯來哲學和卡巴拉。1882年,Mathers加入英國薔薇十字會,並在同年成為委員會成員。1891年Woodman去世後,他被任命為秘書長。這期間,他詮釋了希伯來字母的神性,薔薇十字象徵和一些黃道符號。

  1877年,Mathers與Westcott一起完成Cipher Manuscript的儀式概要,並被邀請加入Westcott於1888年3月1日成立的神秘學組織Golden Dawn,並成為3號神廟的首領。

  1888到1891年間,Golden Dawn作為一個理論學校,對外舉行各種初級儀式,對內部成員進行各種秘術和魔法實踐的教學。Mathers創立的組織最早對外進行了魔法實踐。

  1891年,Woodman死後無人接替其職。這時Mathers完成了5=6的魔法儀式,建立了一些二級組織。他在大英圖書館學到了埃及學和John Dee的Enochian之術。他在魔法操作當中結合了Enochian。

  1892年春天,Mathers一家人移居巴黎,建立了Ahathoor Temple .在巴黎,Mathers繼續進行教學。1898年Mathers和妻子創造了埃及儀式的舞臺劇,受到了普遍的歡迎。

  Samuel Mathers,Annie Horniman和一些倫敦老手的爭執,最終導致了Golden Dawn的分裂。

  1918年11月5日,Mathers在西班牙由於流行性感冒去世。Moina繼承他的工作。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記者:林志成、謝明俊/台北報導


  台大校園發生槍擊案?民進黨立委林國慶及李鎮楠昨天在無預警下,帶著教育部官員到台大突擊檢查,測試台大面臨類似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事件時,是否有應變能力。面對立委突如其來之舉,上課中的台大師生被嚇到,痛批立委「太離譜」。

  昨天下午二時四十五分,李鎮楠及林國慶帶著教育部官員及大批媒體記者突襲台大,六、七輛車直接開進台大校園,假設發生槍擊事件,要教育部官員立即下令展開演練。教育部訓委會常委柯慧貞及校安中心教官都是在車上才知道演練內容,有點措手不及。

  到台大後,柯慧貞認為這件事一定要先讓校長李嗣涔知道,否則後果非常嚴重。柯慧貞聯絡李嗣涔過程中,李鎮楠及林國慶說,「歹徒要做案可不會等人,這樣耽誤時間,可能早就死了一堆人」。



全校狀況外 警察也忙壞

  不久,台大校警隊接到報案,派兩位員警前往處理。二人將警用機車停好,直奔生農學院教室,一間間、逐樓搜索要找歹徒。警察、立委、教育部官員及媒體一路移動,帶來非常大聲響,在這棟樓上課或工作的人都以為發生事故。

  這時有學生跑出來說:「我們在上課,你們可不可以安靜一點。」由於搜索陣仗龐大,嚇到一些人,幾個人臉上露出驚恐,跑出辦公室問「到底發生什麼事?」媒體透露是在演習,她們才安心。也有師生私下抱怨,「作秀到這種地步,太離譜」。

  隨後李鎮楠及林國慶跑到一間有好幾個學生自習的教室,李鎮楠手裡拿著吃飯的叉子充當衝鋒槍,問學生遇到這種狀況要如何處理?

  園藝系大一高同學說,學校給每個同學一張緊急意外事故處理卡,上面有軍訓室、校警隊電話。她拿出這張卡片說,會打電話給軍訓室或校警隊尋求協助,其他不知道怎麼辦。

  經過幾十分鐘後,也接到立委報案的大安分局,偵查隊隊長吳文貴立即率領十餘名幹員,身著防彈衣,攜帶防彈盾牌、防彈頭盔、九○手槍、M十六長槍、狙擊槍趕赴現場,只見立委一派輕鬆地告訴員警,演習已結束。基層員警私下氣得痛罵兩立委作秀作過頭,拿服勤警力開玩笑。

  林國慶及李鎮楠對台大表現不滿意。李鎮楠給六十分,林國慶說,兩位只持警棍的校警到場後,「很神勇」立刻衝到大樓裡面,若真遇到持槍歹徒,可能早就被擊斃了。

  二位立委自以為得意,台大師生卻氣壞了。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系教授黃宏斌表示,本周台大舉行期中考,立委這樣突然跑來,有學生在考試,如果他們覺得受到外來干擾而不承認考試成績,怎麼辦?



謊報假案 可能觸誣告罪

  黃宏斌指出,面對校園槍擊案時,大部分國人都沒有因應知識,「假設我遇到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不反對演習,但立委臨時動員這麼多人,若參加者還不知道正確處理模式,就白忙了。

  前台大學生會長、政治所一年級黃兆年表示,兩位立委就可以到台大來突襲,立法院有兩百多位立委,若每個人都來試一下,會讓大學人仰馬翻。他也擔心出現「狼來了」效應,沒人將演習當一回事,真發生事件時,可就麻煩了。立委興之所至的「突襲」,更是對學校、學生、行政官員的不尊重。



謝明俊/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委作秀作到大學校園,謊報假案,讓執勤員警和學生虛驚一場,有民眾認為二位立委的行為可能構成誣告,考慮檢警單位提出舉發。

  日前文山一警分局轄區內,發生一名男子企圖向警方騙錢,而謊報自己被搶,事後,警方查明真相,即將該男子依誣告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

  哎,看來這年頭的立委,正事不做淨是愛做些搞噱頭的行為。

  美國之所以時常發生校園槍擊案件,原因在於美國每戶居民可為了自保行為而合法持有已登記的槍械,因此小孩子要取得槍隻並不困難。

  而台灣呢?因為沒有這個規定,因此槍隻管制上更為嚴格許多;除非循不法管道,否則很難獲得槍隻。



  再說了,與其搞這種擾民的沒意義突擊演習,倒不如督促政府施行治安管制來的有意義與幫助。

  本末倒置,這兩位立委大人真是示範的淋漓盡致。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8 Wed 2007 06:34
 



吾乃孤身一冷劍,
破貫三界十三天。
縱使鋒利劍身修,
奈何難斷惱三千。


  是的,再次告訴自己,我是把孤傲的劍。
  第九十九次。

  只是,霜雪交侵,是把鏽劍。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簇擁著我前行。

腳步啪搭啪搭 我分不清走在泥濘亦或
沙漠 或是鐵冷森林裡的哪個拐彎?
聽見的彷彿聽不見 他們大聲談笑著
內容總脫不開哪家店裡的妞兒夠勁兒又哪個天殺的又搶殺了多少金銀。


總是這樣的


他們簇擁著我前行
只為分享掌中幾許的慈悲共飲
至於我長個什麼鬼樣子
不在乎


他們簇擁著我前行
從過去強拉著我走到未來
--那個他們向神靈許諾的完美未來
自由 還是恣意
前面的醉鬼打了個膈 放了個屁


他們簇擁著我前行
說是我承接著母神的讚禮
所以邀我去那殿堂同住
哪怕只是個華美的監塔


管他的
反正我是瞎子


他們簇擁著我前行
因為我是蓋隱 只是個盲目的蓋隱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記得,在改名熱的新聞一波接著一波報導之時,有一則新聞令我印象深刻。



  當執政黨採「先宰後做」策略,而將中華郵政試圖改名為台灣郵政,並準備在立法院衝法案時,有一名記者曾問執政綠黨某王姓立法委員:「如果闖關失敗,要怎麼辦?」

  想不到,這位王姓立委,竟然可以不帶半點羞愧與歉意,理直氣壯的回答:「那就再改回來嘛!反正又不用花多少錢!」

  然而,光是中華郵政改為台灣郵政,所需花費的手續費及硬體變更費用,約十三億元左右,而咱們執政黨團幹事長竟可以輕描淡寫的說句「不用花多少錢」。

  十三億,可以讓多少貧苦家庭的孩子從小學一路升學直到大學畢業?可以補助多少清寒家庭以讓他們有個溫飽?可以幫助多少弱勢族群?又可以造福多少危急需要的人?

  國家財政以漸趨赤字,物價開始膨脹的時代,一個人民所選的立法委員,竟可以將十三億元說是「不用花多少錢」。

  我不知道是因為立委諸公習慣無腦的生活,或作其實十三億對他們而言只是蠅頭小數,然則這麼龐大的開支,只要一想到是作為沒有意義的花費,怎麼想都無法釋懷。



  一個台灣郵政就要花上十三億元,更何況還有更多中字輩的公家或民間機構一一被點名,以整體的花費來看,又會增添多少國家負擔?



  誠然,執政黨們現在一股腦的忙著改名,目的是為了挑起本土台灣的特色,好鞏固深綠甚至台獨團體的支持;而去孫滅蔣,也是為了否認外省人在台灣的歷史,好排斥泛藍團體。

  但,這是選戰操作,不是政治方針。

  一個執政的團體,應以國家利益為最大考量,而後是個人,如今卻反過來使。或許他們為了陳總統一連捅下的許多簍子,而擔心2008易手江山,所以狗急跳牆之下只好破釜沉舟,什麼都不管了;但,這也代表著,執政者在這些事件當中,完全沒有自省缺失的動作,因此仍舊是在走敗壞國家的毀滅路線。

  這點,從每當被爆料之時,不是反批爆料者,就是反挖對方牆角的行為,可以完全得到證明--執政黨的心態,不在於面對事情的對與錯,而是在於渴求天下烏鴉一般黑,爾後模糊焦點。

  擺爛的方式,造成的結果,只是讓台灣人民對於政治越顯失望,對治安越顯不安,對經濟越顯不濟,對未來完全徬徨。

  究竟,執政黨所謂的本土台灣之子的勝利,這八年來,除了嘴上說得舌燦蓮花外,還有什麼實質上的貢獻?



  沒有。



  說到去蔣化,主要是針對蔣中正。某方面來說,蔣中正在歷史上的行為與評價,並不怎麼好做文章,所以他們要怎麼去蔣,其實我沒什麼感覺。

  只是,一個中正紀念堂,改成台灣民主紀念館,聽來令人發噱。

  我實在想不透這跟台灣民主紀念有什麼關係--尤其,台灣真的民主嗎?或作,只要人民會拿拿紙條蓋蓋章投投票,這樣的國家就稱得上民主國家?

  笑話,即便有民主的行為,卻沒有民主的素養與內涵,了不起只稱得上是小孩子的扮家家酒罷了;台灣的民主素養,也就只有那麼一句話:人多好辦事!

  因此,幾乎人民或是黨團有什麼訴求與糾紛,往往都是採用人海戰術--和平一些的搞靜坐遊行,激烈一點的搞抗爭鬥毆--說難聽些,不過只是民主式的群架批鬥行為而已。

  這樣的台灣民主,要搞一個紀念館?



  不過罷了,當大多數人民被激情沖昏頭而顯得無腦時,對與錯早就沒有意義了。

  只要爽就好,這就是台灣精神。

  只是,當上位者自以為這麼做有助於幫自己造勢時,他們卻沒發現到自己正一點一滴的喪失本質。

  就好比一棟地基逐漸腐蝕的摩天大樓一般,遲早都是會垮的。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夜 母神隱晦在雲岸之彼
望著混暗滄茫 我亦滄茫
突然覺得自己像是隨浪拍打的海沙

或許 這樣也不錯
至少有人可為我垂淚 而無需暗自飲血

望著杯中貪婪的毒酒 那姿態如此撩人唷
所有的狂渴映在妳半迷離的眸
唇瓣嬌笑 勸我飲下這杯
餘溫猶存的40℃

甘美
我乾了兩杯

妳陪著我淺啜一口
直到雙方捩地意識開始狂走
而所有心兒肉身與意識
只能在短暫交纏之後

剝離 剝離
請別怪我太冷漠
只因慈悲供不應求

-------------------------------
  別問我在寫什麼。
  因為我也不知道,只行屍走肉般地意識詠嘆。
  很多事情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即便知道後果,還是得去做,偏偏承受實再太折磨。

  我知道,過了今晚,將多上兩筆罪。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7 Tue 2007 18:50
  • 啞口

 


 

越是試圖張口說些什麼
卻驚覺越是不能說些什麼 向誰

掙扎

如死魚浮盪海面 而不忘著
吐泡 嘴兒眨巴眨巴地開闔
聲音如逝去的靈魂一般沒有一絲生息

緘默
我只能如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交代文,最後的。
  因為是最後,因此想把一些事情傳達給某人。

  這是你,還是用你來稱呼吧,是你希望的。
  所以我現在做了,當作是最後的也還算適合。
  畢竟,很多事情,各人的選擇,會決定交集亦或錯離。
  這沒有對錯可言,真要說一句的話,大概也就是佛家所說的緣吧。

  其實遇到這種事,讓我至今仍感突兀。
  當然,對於你的行為,你的決定,我報以尊重。
  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兩三個星期,或許你會在自己調整之後,選擇跟我溝通或是說些什麼--畢竟身為當事人的我,卻覺得像個局外人一般。
  所以,我也只能等,就這麼等著。
  時間流著,事情擺著,狀況持續著。
  直到最後,我才決定下了最後一刀,斷了最後的關聯。

  雖然,回到家中,打開MSN,系統的問題讓聯絡人名單回溯了,而我也看到你的解除了。
  但,我還是動手砍了,你的帳號。
  或許當中抱持著一部份的不爽,畢竟我還是覺得從頭到尾莫名其妙--不知道原因,只能靠自己盡可能的去作無解的臆測。
  然,我更希望的,是告訴你兩件事情。
  第一,我不是不可以談的人,有什麼想法,有什麼狀況,可以跟我說;你把事情悶起來,在當事人不知道的狀況下,事情也就只能這麼乾擺著,無從解決。
  第二,很多事情,是不能事後回頭的。

  當然,這或許是你的個性,也是你的決定。
  我只希望,至少你能不後悔曾這麼做過,不管原因為何。

  最後,得說聲謝謝你。
  至少,對我而言,你算是僅次於阿啻而能令我談得許多事的人之一。
  謝謝你曾跟我分享過許多過去,不管是好是壞。
  接下來的日子,你將必須為自己的未來打拼;或許當中有許多阻撓與不確定,但請記得相信自己,與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祝,願安。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是很他媽的禍害遺千年。
  從高中聯考之後,我就好比是一只被老天爺慢慢滋養的怨念怪獸。
  養了差不多三、四年,到了進大學之後,開始慢慢的發作。

  一開始被我注意到這種現象的,是在某家飲料店打工的時候。
  當時,因為是在學區店,晚班的人數太多,因此必須想辦法作掉一個員工。
  而因為我剛進店裡就讓督導不怎麼看得上眼(她堅持認為我不是做這行的料子),加上店裡面我是最菜的,所以就被以遲到為由給剪了去。
  更歡樂的是,在剛進店裡時,按公司規定,第一份薪水要預扣三千元,名義上是員工訓練費,並保證在做滿八個月,或是未滿八個月而離職時會退還。
  偏偏,我遇著了一個過河拆橋的店主管,在「軟性而快速」的將我解顧後(真利害,不虧是做過推銷賣過百萬名車的有為青年),甚至還意有所止的暗示著,公司希望我不要拿回那三千元。
  「桓儀,你也知道,店裡面對你很照顧,知道你缺錢,我也盡量的幫你排班,而知道你的技術不足,我也請誰誰誰幫你加強練習;所以,這三千塊,按照情面上來講,你是不是該...嗯,自己懂得拿捏分寸些?」店長如是說。
  然後,我笑了,嘴角揚得老高,大概生平沒有笑得這麼燦爛過。
  「好,我知道了」完美的回答,我真是個好孩子。
  爾後,我私下向同事們說了這種狀況,並說了「沒關係,那三千塊誰拿了誰準備倒楣」,之後離開了店裡。
  雖然,父親在知道事情狀況後,氣得打算立刻殺到淡水,因為公司壓扣薪水明顯的違反勞基法;也就因為父親這麼一怒,我將父親的意思藉由同事傳達給公司,因此公司也就不敢扣留那三千塊。
  不過,在我回去拿三千塊錢的時候,店長還是把所有的問題歸咎到我身上。
  「一定是你把意思給傳達錯了,才會讓你爸誤會;公司從來沒有說要扣留那三千塊,只是希望你能自行拿捏而已」店長如是說,實在漂亮,並且在我臨走前,還不忘要求我在學校裡多多為店裡作宣傳。
  而我,一樣保持著完美的滿溢笑容,從頭到尾。
  爾後,在一個星期內,店裡三個員工在送飲料時出車禍,一位在煮珍珠時不慎被燙傷,一個早班睡過頭曠職,一個則是早十分鐘打洋被督導抓到而解雇。
  而店長呢?想要回花蓮老家開分店的願望,雖然人力財力都準備好了,卻被公司駁回;一直到三年後的現在,仍拼死拼活的在淡水苦幹實幹。
  事後聽到這些事件的我,心裡還真有那麼一點毛,覺得他媽的見到鬼了。

  之後,這種怨念的狀況,越來越清析--雖然,傷害並沒有那次得大(也或許是因為當時怨念太強了)。
  以至今的狀況來說,從去年十一月底至今的低潮,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點上,身邊的其他人狀況也開始轉糟,離開的實驗室愁雲慘霧,MSN聯絡名單上哀鴻遍野,身邊的朋友不是情關、錢關就是升學關,而家裡仍舊持續著淡淡的哀愁。
  差不多每天都會發生很刺激的事--雖然,若照容格的說法,可能只是共時性原理,但也實在太扯了。
  不過,這種狀況也有對自身的傷害,即我變得很容易沾染上其他人的負面情緒--然後負面情緒再轉變為怨念,再繼續散發出去。
  敢情好,我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怨念的工作放大器。

  水母說她有卡陰神力,那我大概算是有怨念病毒了吧。
  因此,在我身邊的朋友們,請注意保持距離,以測安全。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7 Tue 2007 06:26
  • 放開

 


  這是寫給某個小女孩的,心裡的一些想法。

  昨晚,整理文章到一半,收到妳MSN傳來的訊息。
  三次,是第三次,包括一封簡訊兩通電話;是的,我都數著,而選擇沉默著。
  因為很多問題,我想雙方還需要沉思的空間。

  也或許,虛長幾歲的我,該想多一些。

  其實很多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正確的表達,我內心想告訴妳的一些事情。
  也或許,問題一直這麼隱忍著--可能算是寵壞妳吧?所以當累積到一定量級時,就會爆發一些狀況。
  尤其,當雙方自身的狀況都不是很好的時候,情況就會變得嚴重些。

  從啻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關於妳跟他抱怨的事。
  那句玩笑話。
  我很訝異妳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就像妳或許會訝異我完全靜默的行為一樣;因為我只順著妳的口答出,因此我並不認為我必須為這個玩笑付出多少歉意。
  因為,在那句玩笑話裡,某方面來說也含有一些事實。

  一個人在狀況不好的時候,其實很討厭別人一些有的沒的的臆測。
  我也是。
  因此我選擇讓自己靜默下來,沉澱,因為狀況起自自身,跟別人講其實沒有多大的助益;尤其,狀況不好,脾氣就會比較起伏,靜默下來至少可以讓傷害降低到最小。
  所以,我靜默。
  而妳,或許覺得「為什麼我都不理人」,也或許覺得「我是在自閉個什麼鬼」;是的,我不理人,兼著自閉,因為我沒那個心情。
  沒那個心情在妳無聊的時候一定得陪妳打發時間,沒那個心情聽妳說無聊到瘋掉想抓人出來玩,甚至沒那個心情隨時被妳或妳姊抓來占卜,目的只是為了幫她決定作什麼好。
  很抱歉,我累到沒有時間陪人打發時間。
  很抱歉,我沒有力氣被真抓出去玩到瘋掉,不管是真是假。
  更抱歉的是,我的占卜從來不為別人決定任何的事情,如果我之前的意思還表現的不夠清楚,那麼現在應該表達得夠清楚了。
  最抱歉的是,我懶得連聊個天還要察覺對方心情是好是壞,再選擇怎樣回覆會比較好,也沒那個心力受有的沒的的刺激。
  真是抱歉,這是第幾句抱歉了?

  當然,沒能讓妳知道我的脾氣,是我錯了;是我把妳給寵壞了。
  因此,我已經沒有力氣,也懶得去牽就妳什麼--畢竟我不是妳的誰,妳也不是我的誰,那麼我一再的牽就看起來非常的沒有意義。
  像個小丑,或者我說像個白痴。
  就算是小丑,也有下台的一天;就算是白痴,也不見得等於無腦。
  所以,狀況發生了,時間算一算,再兩天就延續了一個月。

  當然,原本應該還是壓得下來的,畢竟已經糟到一個麻痺的狀態。
  很不幸的是,妳撂下的那句記仇,很遺憾的點在我的引線上。
  因此,那一晚阿啻真是被我餵飽了一頓髒話--同時我也知道,妳也正在跟他抱怨。
  對於阿啻,實在很對不起他,不僅失態,還讓他擔心。
  對於妳,其實看到那句話後,我已經冷了一半。
  敢情好,或許我一天二十四小時所有的行程,都得向妳報告?甚至妳無聊的時候,或是不爽的時候,我就得隨傳隨到?

  那麼,請問妳是我的誰?又,妳把我當作了什麼?妳的行為把我當作了什麼?

  這是我不以為然的,我不爽的,我忍無可忍的。
  「記仇,他媽的要記就記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去,干我屁事!」我說。
  阿啻嘆了口氣。
  我知道他在嘆息什麼,因為事情的確如他所說的,並沒有那麼複雜與嚴重。
  然則,問題並不是在於嚴不嚴重,而是我已經懶得去處理與承受。
  尤其,對我而言,妳的想法跟思維,都還在一個小鬼的階段--是的,小鬼,還在我高中聯考前遇著轉捩點之前的階段。
  因此,就算心中幹意再深,我也無法對妳說什麼。
  說了,妳不見得懂,甚至可能自己從來沒有意識到。
  所以,我在乖戾性脾氣發作之後,選擇沉默;而這一次的發作,妳覺得自己受到傷害。

  一切,就是那麼簡單。

  琳其實也稍微跟我談過,也說過妳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我知道。
  所以我一直忍著,直到我發覺我忍得像個白痴。
  當兩個人的狀況都不是很好的時候,應該選擇互相體讓。我盡量的體諒著,而妳呢?
  我想,妳應該也知道我的狀況不是很好,雖然我沒告訴過妳從去年十一月至今都是如此,但至少妳已經感覺得到我心情不是很好。

  寫到這裡,差不多把我想講的都講了,也把希望妳思考的傳達出來了--雖然,直接而黑暗了些許。
  然而,我還是在沉默,雖然狀況有些頭緒,但反而有更多的事情要規劃與處理。
  而妳捎來的第三次訊息,如文標題,我也該放開了。
  畢竟,如果把妳當個孩子,對一個孩子生悶氣,的確活像個白痴。
  當然,這談不上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因為是兩個人之間的問題。
  只是,或許,妳看完這些內容後,會有什麼想法,我暫時還不願意去多作揣測。

  罷了,大概就如此。
  如果,以後還有想聊聊的時候,若情況可許,我想我還是會跟以前一樣,盡量的回覆。
  而,雖然,妳現在在為自己的事業與未來努力,但記得身體保重。

  祝,願安。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佇足在慾望的鏡面 我跪著低吟
讚美 這是一首緋曲
無息的譜著妳赤裸的唯美


無玷 是等待於我的褻瀆
沾洒著散亂的甘液 狂舞
妳高潮顫抖的嬌體
是一幅令世界羞赧的糜醉


那是一襲白裳般的輕盈
卻不支在我附和著靈魂嘆歌地挑逗 洩
了一床的恍惚與滿足
爾後我笑了
嘴角在妳的唇瓣上揚


她說 這是高摯的激賞
自然的
因為我是 餵醉塵凡 狂魄的詩鬼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網路上,只要是討論的東西,往往流於筆戰。

  天賦榮耀在改版之前,因為發生了「新手事件」,樂風先生終於放棄自己長久以來的堅持,離開了天賦榮耀;當然,或許,離開的,也就只有「樂風」這麼個帳號,而我也如此認為。
  他決定離開,因為認為天賦榮耀的討論風氣已經爛了,已經回歸於陳腐的狀況,已經無法自在的大談個人經驗,已經失去討論的自由與風度,所以離開。
  看著他的離開,我思考著。
  樂風先生走後,天賦改板,因為轉文事件跟觀念上的一些問題,算是跟怪盜先生吵了兩架。
  前者,屬於個人教養問題,故不談也罷;至於後者,在激烈討論的過程當中,看著逾四十篇的回文內容與順序,看著最後怪盜先生冒出的那句話,同樣的,讓我思考著。
  爾後,決定把凡不凡特西七篇文章貼到神算館去,則遇上了奧斯汀先生的回文--讓我感覺有點奇怪。我不清楚他所謂的「開自己凡特西的可能」是否是指當中我曾略為提過自己曾遇過靈契經驗的訊息,但覺得他那句「精準的學術性語言」,實在是對我扣了個很沉重的帽子。
  占卜師不見得懂神秘學當中巫術魔法的範疇,所以他大概不知道這方面的事物並沒有辦法學術性起來。

  而同樣的,包括奧斯汀先生事件之內的三件狀況,一直讓我思考著。
  一直以來,在網路上,我想,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大概是屬於四處引戰的好戰份子吧?然則,很多次的捫心自問,我不認為我是那種喜歡四處去挑釁別人而自我招搖的人,否則,也不會有婉拒擔認版主的邀請這種狀況了--至少,在網路筆戰而言,提昇自身的名頭與人氣是有利的(當然,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
  那麼,為什麼我時常糾葛在許多筆戰當中呢?
  要說是執著於對錯嗎?也不對,因為我清楚明白著事情的對錯很難界定;要說是看某人不爽而找碴嗎?或許有的時候的確有這種情況,但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寧可跟朋友們抱怨;要說是自身的問題嗎?這點的確脫不了關係,畢竟筆戰這種事,並不是單方面打得起來的。
  那麼,問題在哪?
  我想,大概在於太直吧?至少,我認為,很多情況下,我只是以「我覺得如何」,或是「我覺得這樣有問題」,然後,當我每次提出自己的看法或疑問時,對方--或許在網路上打滾久了,就會有被害妄想症--就會覺得我是在挑戰他,是在否定他,甚至是在教他什麼才是對的。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一種很可笑的誤解。
  也就因此,很多的參與討論,最後流於筆戰與沒意義的辯論(這點怪盜先生最喜愛了,但我實在無法茍同把討論當作辯論的想法),最後討論的核心意義被模糊,怎麼牽也牽不回原本的話題。
  當然,跟我筆戰過的人,大概都會歸咎於我太主觀,所以老是以自己的角度看別人。
  但人不就是這樣子?畢竟我們的眼睛沒法長在別人的身上--且,站在別人的角度說的東西,並不叫討論,而是附和。而主觀這種認定,也算是起因於他們也主觀的認為我是來針對他們的,所以才會有這種想法吧?

  然則,很遺憾的是,我的發言,並不是要他們的認同,也不需要他們的讚同。
  我所說的,只是我的想法。
  而他們想作的,才是希望我成為認同他們的一部份人。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十八飛星的系統當中,鮮少會去看乙丙級星的影響力。

  也就因此,對於乙丙級星的小行星特質,似乎也就沒那麼深的觀察。

  而在丙級星當中,有兩組照男女生辰來排列的行星,稱為十二長生與博士十二星。

  今天,黑格子想談的,即是十二長生星群。



  其實,如果我們仔細的觀察,十二長生在命盤當中,象徵的是一個人的生命流程。

  胎,意思是母體受孕的情況,是一個生命最起頭的開始,也是從無生成有的情況;它象徵的是開始,萬物的開端;因此,胎星喜歡臨入妻宮與子宮(受孕懷子之意),而不喜歡臨入晚運(高齡產婦之意)、疾厄宮(身心缺陷之意)與遇到空星(流產之意)。

  養,指的是懷孕的過程。當母體受孕時,其實剛有生命現象的受精卵是很脆弱的,因此必須要在母體當中吸收養份,並在母體的保護下逐漸茁壯;因此,它象徵的是來自外界的供給、補足與保護。也因為具有補充的特性,臨入任何一宮都有所幫助。

  長生,是胎兒懷養得滿,而出生的階段。母體懷胎十月後,小孩順利安產,這才正式的代表著新的生命降到世間,取長生之意,是母親希望孩子能健康長大,長命百歲;因此,它跟胎一樣的象徵開始,卻因為經過了養的步驟,使得長生在開始的立足點上是較為充實的;因為充實,所以長生是生命階段當中開始學習發展的階段,就好比是嬰兒開始學習吸收外界事物一般;因此,可臨諸宮,但怕遇空亡(早夭之意)。

  沐浴,是洗淨的意思。按中國古禮,一個人在一生當中,有三次重要的沐浴;嬰兒出生後,要洗去身上的穢物;結婚之時,要洗去年少的稚氣;死亡之時,在入殮之前也要清潔遺體。因此,沐浴象徵的是將過去的骯髒洗去,以期能臨接下一個階段;沐浴也有沉浸之意,並因為沐浴所臨之宮位必為四敗宮(子、卯、午、酉),因此被認為是一顆桃花星(赤裸而沉浸於衰敗之事),忌臨身、命、財、官、田宅等宮(因敗誤事之意),但喜歡臨入夫妻宮(恩愛交歡之意),遇空星也有助於化去沐浴的衰敗之氣。

  冠帶,古禮男子十六歲頂冠帶禮,代表一個人步入成年的儀式。因此,它象徵著成長到了一個完整的階段,所有過去的孩子性將逐一褪去,取而帶之的是越發懂事而穩重成熟;自這個階段開始,孩子將能夠自力更生,獨自踏入社會去開拓自己的人生。因此,臨入諸宮皆喜。

  臨官,科舉及第之意。苦讀寒窗數載,一舉得第而獲官位;臨官亦有「臨管」之意,指男子成年禮後越發懂事,到了這個階段後開始接觸與進行管理的事物(工作,或是家庭)。除了管理之外,也代表著一種守護、與支撐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有了工作上的基礎,或是結婚生子而有了自己的家庭,因此將會更加的努力。因此,臨入諸宮皆喜。

  帝旺,巔峰也。男子在事業上打拼,到了差不多中年之際,也終於開拓了屬於自己的事業天地;而在家庭中,小孩也開始懂事了,這時父親在家裡的地位就好比是帝王一樣的重要。具有支配的意思,也代表著一種樞紐的意義,因為帝的存在好比世界的中心,萬物都必將圍著它生活。因此,臨入諸宮皆喜。

  衰,從中年開始步入老年的階段。開始覺得體力不支,而若一直顧著打拼事業,到這個時候也將開始出現一些大小病徵。也就因此,開始必須將家庭的重擔交給下一代了,也開始需要被孩子們照顧。有耗弱,需要支援之意,也因為代表的是步入老年運,所以忌入大限中的少年運,若遇吉星化解則緩。

  病,當身體逐漸衰弱之後,開始產生一些痼疾。是步入死亡前的階段,也是一種人生的常態,因為生老病死是在所難免的。代表的是疾厄將至,因此忌入疾厄宮(病上加病),也忌入大限中的少年運(少年體弱,虛耗之象),若遇吉星化解則緩。

  死,生命當中最後一個階段。人一生的義務與工作,到此劃上休止,故有盡亡之意。因此,忌入少年運(少年早逝之意),若遇吉星化解則緩。

  墓,字義上即為墳墓,人死後歸於塵土而永寂。由此可延伸出「土藏」的意思,加上墓所臨入的宮位必為四庫宮(丑、辰、未、戌),因此有庫藏、安定之意。也因為墓庫之位主靜,因此忌入命身宮(有停滯不發展之意),但相對的喜臨財(金庫納財)、官(事業穩定)兩宮。

  絕,字義上即為歸無,人死後屍體埋入墓土中,經時間的流變肉身將腐化殆盡,徒留枯骨。因此,有消亡的意思,故忌入疾厄之外的諸宮(疾厄遇絕則病厄消亡也),遇吉星化解則緩。



  我們也可以從十二長生的落位,來觀察當中的意義。

  比如,水二局的陽男,其長生之位在申,因申位屬金,金生水而得長生;沐浴位在酉,因酉位之金氣已至末敗,故敗金難生潤水;冠帶在戌,因戌位土氣藏金,敗金入藏而穩;臨官在亥,亥位生水,則行止得發;帝旺在子,因子水為敗,水局之人至此則敗水得潤;衰在丑,因丑位土藏水,則水遇丑位則藏,故表氣漸衰;病在寅,因寅位生木,木剋水,水氣受木剋而起病;死在卯,卯位為敗木,意即為水氣受木氣侵蝕而至此敗亡;墓在辰,因辰位土藏木,則敗木含水在此藏,得隱;絕在巳,巳位生火,燃盡敗木;胎位在午,午位為敗火,即為燃木之火將熄,而得餘燼;養在未,未位土藏火,即為藏灰燼之意,灰燼藏入土中能成為養份。

  陽男陰女是順行排列,而陰男陽女則因「倒逆陰陽」,所以逆行排列之。



  至於,十二星位為何從長生排起呢?因為胎雖然是有的開始,但並無實體之意,直到受養到了長生的階段,才是一個具有充足實體的生命誕生。

  比如恆星的隕落,產生了宇宙的埃塵,這些埃塵會經長時間的演變聚集,再度形成一顆新星;胎的意思即為這些宇宙埃塵,必須經過長時間聚集(養,才能誕生成新星(長生)一樣。

  以上只是個人的一點淺談,有興趣的朋友,亦可參照自己的本命盤,好好的研究一番。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吾之前 請別低伏
因為低垂的眼簾無法審視吾之慈悲


而諸多背離的 如散落翎羽


請別怪我無從理解
只為雙手執著的非常人可窺之界
而我已是個死人
惟逗留指稍微冷的餘溫
能向您訴說我的故事


那興許是個慘敗的神話


因此 便請在那兒仰望吧
哪怕哪天自湛藍狂灑醉人的緋罪
我亦將 佇足
捧起而低吻著恩賜的災厄


而我 即為災罪 名為鴉座守的尊者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這本書,喚回了我內心沉寂已久的科學靈魂。



  這本書其實不是一本神秘學相關的書籍,但卻是神秘學人不得不看的一本書--為了讓自己的理智與內心能存有至少一絲的清明。

  在神秘學的路上,因為現實跟虛幻間的交疊與衝突實在太多太多了,因此,有的時候,對於許多事情,我們習慣於去寧可信其有。

  但,這種模糊的信念,卻讓我們變得更為容易受到表相的迷惑與欺蠻;爾後,許多模稜兩可的問題反覆的上演,而當中的我們永遠徬徨無措。

  在大眾認為極端理性的科學當中,也有著許多由迷惑與表相衍生出的騙局--假科學,或是作者所稱的巫毒科學。

  而這種巫毒式的想法,正藉著名為信念與無知的草人,向我們施展迷咒。



  什麼是巫毒式的想法呢?

  巫毒這個名詞,起自於黑奴時代的混雜式信仰;在這種信仰當中,由達荷美地區芳族人的原始信仰,在與其他不同黑人文化的原始信仰及基督教信仰產生融合的情況下,演變成了我們所知道的巫毒教。

  而這種混雜下產生的信仰,其實並沒有一個合理的傳承與來源--簡單的說,即是許多人藉由片段思維而合併,捏造出的一個虛假存在,並以自己的信念來支持自己,使自己相信它是絕對的存在。

  因此,所謂巫毒式的想法,即是指由個人信心、缺乏經驗並無所驗證下,去造成半真半假的事件--而這種事件,隨著時間長河的流動,一直以來都無法承受考驗。



  巫毒式的產物,或作巫毒的科學,正充斥著我們的生活。

  水晶天珠業者的能量磁場說,環保人士與一般抗爭民眾所說的電磁波傷害,近幾年來提倡的有機天然健康食品,越來越多元化的另類療法與順勢療法,甚至是科學家夢想打破能量守恆而造就無限能量供應的夢想,以及科幻電影讓人們產生的宇宙夢。

  這些,經由作者淺顯易懂的介紹,將告訴你從科學的眼光來看,許多事情是如此的缺乏邏輯。

  而這本書--我並不希望它會打破各位研究神秘學的用心,但我由衷的希望各位能藉由這本書,讓自己意識到是否自己正在欺騙自己。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孩無助的,向我求占。
  交往兩年的男友,經歷了大小爭吵,撐過了男友當兵的苦悶,原本以為退侮之後,兩個人可以更堅定的走下去。
  怎料,依舊屬於價值觀念問題的爭吵,男方叛逆性的劈腿抗議,然後跟第三者之間有了關係,甚至拿掉了一個小孩。
  而女孩求占的問題,則是想問能否挽回男方。

  我說她傻,她倒以傻自居而有種理直氣壯,理直氣壯讓我覺得並非單純的傻那麼簡單。
  某方面來說,有種「我就是這種個性,所以問題不在我身上」的危險氣味,令人敏感。
  以占卜師而非命師的角度而言,我幾乎無從對求占的問題做要不要的選擇──即便身上太多鑽牛角尖式的堅持可能左右占卜的詮釋,但是一來自己很難去拒絕別人的求助(也就因此,才開始收費占卜,但其實並沒有多大的改善),二來既是收費,某方面來說也會有部份的求占者抱持著「我給錢你辦事」的主觀想法,很難逃避得掉。
  其三,自身的問題,或許我正藉由別人的迷惘與事件,去思考自己的迷惘。

  在這次的占卜當中,其實處理的不是很好。
  因為,覺得似乎沒能將女孩引導至回頭審視關係當中雙方的問題所在;可能是自己沒能把意思詮釋到位,可能因為擔心女孩承受不起尖銳的言詞而不敢把藥(話)下得太重;也可能,因為女孩本身並沒有回歸到最低限度的理志基準點,所以再怎麼客觀的、不帶特別立場與意味的話語,都會被她解釋成自己的意思。
  比方,其實就占卜的狀況上來看,男方劈腿的行為並不是基於愛的準則──否則,不會在交往兩個月內發生關係,並且因此讓女方墮了一次胎,加上,男方年齡二十中,而第三者又較男方長了十歲左右,在種種的考量之下,其實男方衝動之下造成的行為,影響的範圍與可能帶來需要承受的事情,究竟是否是男方足以承受的,是一個問題;然則,當我跟女孩說了:「男方在事後會有後悔的可能」,女孩倒斬釘截鐵似的回答「對啊,我也覺得他會後悔」。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表達著,男方會為拋棄她而後悔──有種不甘怨的反向情緒性心態存在。

  一直以來,針對感情上的占卜問題,我一直覺得並沒有那麼的嚴重。
  因為感情這種東西屬於非理性的行為或必要性,所以人們常常用自己的感性去勾勒一段感情當中的一切軌跡。很好,很美,很浪漫,一段感情就是需要雙方的感性激碰出火花,愛的火苗才能慢慢滋長;但,人類並非全感性的生物,所以我們必須要注意理性與感性間的平衡,並且要做到基本的互重,這樣一段感情才能夠相互扶持下去。
  而,往往,人們會遇到感情上的問題,大多是理感之間的失衡,比如無法理性判斷思考,或是知道是如何,但想做的或想要的卻完全不同;也就因此,習慣上,我會在過程當中盡可能的幫求問者建立起理性基準線,然後再慢慢的去討論問題與處理的方法。
  然則,女孩在過程當中,也許是因為事件本身對她來說很嚴重,因此既無法保有最低程度的理性,對於懇談的內容似乎也沒有那麼的重視。
  感覺上,有種常見的,希望占卜師告訴她答案是肯定的還是否定的,這樣就足夠了的心態。
  某方面來說,女孩或許只是想要占卜者給予一個現階段可許的信念吧?即便是騙人的也好,或許也想用這種欺騙來安慰自己,麻痺自己。
  雖說知道歸知道,但針對這種求問者的主觀性問題,依舊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而在第二次的懇談當中,更是發生了令我感到錯愕的事情。
  同樣的問題,但這次我沒有開占──原因,我告訴女孩,因為她依舊無法做低限度的理性判斷,而事件經過不過一個星期。
  她說,她們做過一次懇談,但在缺乏理性的狀況下,有效的助益有限吧;因此,沒有幫女孩再次開占,並再次的幫她重新整理事件的內容與問題。
  不過,女孩似乎不想談這些煩死人的事情,倒是突然跟我提到了某個對她有意思的男孩。
  這令我十分的錯愕,非常非常地錯愕。
  雖然,對於現代的感情觀,心裡一直或多或少的知道著所謂速食愛情的哲學;但,對於這種論調,一直以來都不怎麼認同,且很難反應過來。我一直覺得,愛情這種事情,就跟手工雕刻一樣,急不得,且要有十分的耐心與專注力。雕刻一座像,花個三五年修修補補,這裡不滿意那裡缺幾筆的,必然要花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完成一個令自己滿意的作品。一段感情,談個三五年,成了之後可能要談上後半輩子,不成則再尋找下一個,然則一個人有多少個三五年可以空下來談情說愛?自然的速食主義也就興起了。
  但,這種速食文化的結果,談出來的感情品質也跟那些個速食產物一般:外表可口吸引人,但內容量不足且缺乏營養價值。
  因此,女孩突然換了一個話題,讓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在心裡起了個嘆。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找不到問題所在,只是我們習慣矇蔽雙眼而忽略問題的存在罷了。

  兩個星期左右,女孩告訴我已跟那位喜歡自己的男孩在一塊了。
  僅僅,只能說聲祝福。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