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此序的同時,世界正準備承受驟劇的轉變,而一切進化的節奏仍依遵啟示之數而被引導著。

  我看著,所有短瞬而劇働的自起至落,然吾之靈似抽離肉身般之虛邈,始終只得凝望。

  顯而可知的,大地正行轉捩──是的,那位曾受敬愛如親,而今遭蹂躪踐踏的太古之母,正依循古老循環的新陳代謝,賦予自身及子民新的道路與責任,當過百又百而又十又十,汝等必示現今我口講述之理。

  然汝等是迷惘的,故只得看見災厄而驚號,卻無法瞭解神子正耕耘爾後必得甜美之果;汝等只得見其失,而不知應失及非得之失,因此這世界將成傲慢,然后七個罪子與祂們的友盟終依歸原失之胎藏,此致星辰被遺忘, 吾母淚愴而失其輝,終必因 吾父之意志而驅趕。

  當星辰因地上的蓋蔽天上的,沉眠的大龍甦醒,人們口中的災厄即降臨,其為大厄而超越今日之十甚或千百;當收割的樂於擁抱豐產的,諸背離者受膜頂,而遵循的成魑魅,而後世界之大將難掩天空之隘,其所隘者終以其行惡事妄成偉大者。

  爾后,世界走向超越非現實之幻惑,而現實之物終為泡影,諸受讚頌的亦將剝離虛假的面殼,但此虛假並非來自人子,始因迷惘肇致之徬徨。人們專注於各種鼓吹新時代的狂熱,並爭相告知關於水瓶世代、光子世代、古老曆法的新循環,以及各種對於即將示顯之未來的預言,所有表相的俗物被銜於口,穿於身、戴於手足,浸濡於心神,人們開始自以為是的談論任何自然、玄秘及命數的高現,並妄自尊大的將地母之飾用於虛榮,召告人人皆可為神恆為一真理;其等以為如此,自身即可成為進化者、引道者及牧人,並最終得願成就天座之一席,但背裡豈知有多少歡縱,使自身駕驅著那七與十的禁罪躍入深藪。

  汝等豈知,此為流行,實非神啟,既成褻瀆,何能徹悟?

  然則,一切的表裡,仍默默地被記述著。他們因被示現於真理而必須否定,因其知曉此即超越非現實及其上,一切勿可用言語述授;他們沉默於他們知曉的,因他們所求非彌賽、非先知、非羊羔,他們知曉其為受耕的而非受牧的,他們因隱褪而無須遵從什麼,因其底心尚無一墻聖堂,故他們是自由的魂;他們所不屬於的如同不存在的,然其所耕織的即為歷史表下之真實。

  此理, 吾父示顯於我,而我同汝等訴說,因這是你們的權柄,但凡所聽所閱的,必高讚其至高之 吾父,亦必柔順於 吾母之慈慧。

  此為吾箴,其渺如塵。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