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的來說,黑格子只能說上「佩服」二字。



  事由十月的某天,黑格子與友人希莉亞、wow、、eyes賢伉儷及剛剛退伍的思逸「學長」(阿哈哈,因為思逸是大我一梯次的海軍來著)聚會時,wow向黑格子說了一件事,希望黑格子可以幫忙。

  簡單的說,就是有一個高中社團的Case,因為該社的社長原本詢問了某個黑格子過去熟識的老師是否能擔任該社的指導老師,而不幸的是這位老師所開出的價碼不是一個平常的高中社團可以消化的數目,所以這位老師就轉而請同樣身在桃園的wow代為幫忙。

  然後,就這麼順水推舟下,wow成了這個社團的指導老師。

  忘了說明,這個社團,就是內壢高中的神秘學研究社。



  神秘學研究社?!

  嗯,黑格子沒有聽錯,一個連半間大學都沒有成立的社團,竟然在高中出現了。

  因此,可以預見該社未來的艱辛道路,因此除了「佩服」二字外,黑格子對創社的社長起了十二萬分的敬意。

  也就因此,這個Case不消說,黑格子就答應下來了。



  與wow談論的結果是,該校在這學期有六堂社課(還真少),而他與社員討論的結果,訂下了幾個題目。

  其中,關於巫術魔法及北歐符文的兩堂,可能要請黑格子幫忙支援,因為wow說他自己在這方面並不擅長。

  但,其實黑格子也只是個會放放爛屁打嘴砲的傢伙,尤其在北歐符文石的部份,真不知道該怎麼教起才好。

  不過,人家說三個臭皮匠勝過諸葛亮,想來兩個臭皮匠至少能湊合出點辦法吧?



  退伍之後,跟wow聯絡了一下,敲定了先跟該社長及中壢魔術社社長見個面的行程;為什麼會連中壢魔術社的社長都一同邀請呢?因為聽wow說該人在神秘學的程度也不低,所以一起來聊個天。

  結果,當天到了現場,不自覺的愣了一下。

  啊咧,是兩位小女孩……要知道,黑格子這個人最不擅長的就是與異性相處來著,再加上看了兩位小女孩眼裡有著意外的訊息,所以瞬間讓黑格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入座,wow以地主之姿介紹起我:「這位,就是要幫忙代課的傑歐卡……」

  「看吧!我就說是他」據說是瑪姬的那位語帶興奮的說到。

  「……」這位則是這次聚會主要的會面對象,內高神研社的社長江凜。

  然後,黑格子瞬間進入了狀況外的境界,場面有些尷尬。



  黑格子打出生以來,第一次體認到原來自己真的有那麼一點名氣;不過,希望不是太糟糕的那種名氣才好。

  稍微聊了一下之後,開始進入正題。

  其實,也不過是想藉由這次的聚會,稍微的瞭解一下社長,以及這個社團的狀況來著,並且確定一下上課的內容。

  雖然,聽江凜的語態說起來,感覺上好像快倒社的樣子,但黑格子以為可能沒有這麼糟。

  畢竟,神秘學的東西本來就很難讓常人理解,但大多數人對於當中幾個特定的區塊還是有那麼點興趣的。

  只是,相對來說,江凜也許因此給了自己多餘的壓力了。



  十一月十三日,第一次代課,教授的內容是巫術與魔法。

  但,老實說,黑格子其實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教,因為範圍太大了。

  尤其,高中的社團不若大學社團那麼自由(雖然,內高感覺起來比黑格子當初讀的高中自由許多,連吹風機都看得到是怎樣……),所以帶領儀式什麼的實際體驗當然是免了,而如果一群人圍在那裡冥想看起來也頗奇妙的…..

  更別說社員們會不會把黑格子當神經病,這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此,第一堂課的開始,黑格子從神秘學開始講起,因為貌似許多人對於神秘學是什麼連個概念都沒有。

  從神秘學開始講到巫術與魔法,感覺上雖然許多人看起來都有在聽,但感覺上還是有那麼點奇特。

  因為,那種眼神,好像在告訴你:「你講什麼都可以,因為其實我是來聽故事的」這種回答。

  所以,第一堂課的講授過程,真可說是非常的順暢──所謂的順暢,指的是從頭到尾沒什麼聲音(因為不想待的人打一上課就離開了,所以也沒聽到黑格子的瞎唬爛),偏偏在場的人幾乎眼睛都看著講台。

  也就因為如此的順暢,所以黑格子事後才發現有幾個地方講錯了(爆)。



  講著講著,第一堂課下課了,魔法還沒講完。

  而神秘學,也只講了一開始所說的:「神秘學是在十九世紀通靈主義的興起下才產生,而過去的巫術與魔法則包含於其中……」,然後,就沒能再解釋。

  等到第二堂課上課之時,向觀眾詢問是否要繼續上一堂課的話題,或者是接下去上下一階段的課程。

  想當然爾,答案自是鴉雀無聲(囧)。

  也就因此,第二堂課就直接從介紹儀式開始,從儀式四道具開始介紹,順便把黑格子自身儀式用的聖杯、五芒星盤、兩只權杖(一只是Wizard大人自製而送給我的,另一只自是黑格子自行製作的)拿出來給社員傳著看。

  不過,黑格子沒有儀式刀劍,就算有想來也不適合帶進學校。

  介紹完道具後,接著就是簡單的儀式流程:Cast Circle、Quarter Call、Ritual、Cakes and Ale、Spell Cast、Quarter Decall、Break Circle。

  而在儀式的介紹完畢後,也對於Spell的部份去做簡單的說明──比如一般人所說的黑、白魔法,及灰魔法。

  然後,本次的社課就結束了。



  其實,這次的講課滿隨便的,幾乎是思緒走到哪兒就講到哪兒;畢竟,如果真要說起巫術與魔法、儀式與施法,兩堂課的時間真的不容易處理的。

  但,相對來說,這也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尤其很多糟遇到的狀況同時也是未來可能再度遇到的,所以就更應該去思考該如何處理各種的狀況了。

  總之,巫術魔法的部份就這樣草草的告一段落了;下次上課的內容,則是令人頭大的Runes。

  相信,這堂課上起來應該會滿「閒」的(死)。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原本聽思逸說十月三十一日,他將要舉辦一場公開性的Samhain Sabbat(死神祭,Wicca八節之一,為萬聖節的前身),但礙於那段期間沒有排假,所以抱憾不已。

  怎想到,因為突然的延後放假,所以造成了座談會成了流局,但卻意外的讓參加祭典的機會再現曙光。

  果真,老天幫你關了門,必會再開一扇窗(笑)。

  因此,放假當天,馬上就連絡了思逸,詢問了關於祭典的事情,也在他的部落格上,閱讀了相關資訊。



  偏偏,當天剛好遇上了家兄半年前車禍在左肩鎖骨裝的固定架要動刀拆除, 所以當天是否真能前往祭典成了未知數。

  尤其,雖然家兄早早住進了醫院,卻直到下午才動刀。

  一直到近三點,家兄仍未從手術房中出來;雖然只是一個小手術,但總是希望在離開前能看到他開完刀後的狀況,至少這樣會比較放心。

  就在猶豫著是否該動身之際,手術終於告一段落。看家兄的精神狀況還不錯,也可以自行起身,就放心的動身前往祭典舉行的地點:temple33



  因為地點付近我不是很熟悉,又不慎坐到反方向的公車,繞了一圈加上確認地點的結果花了不少時間;待到達temple33之後,其實祭典已經開始了。

  小聲的進入場地,稍微做了簡單的祝聖與驅逐後,就攜著權杖一同進入Circle當中了。

  還好,此時剛要準備進行Quarter Call,因此還算趕上了。

  特別的是,Quarter Call當中思逸加入了一些與元素對應的手勢,不過這些手勢的來源是他自己的Ritual Style或是參考至其他儀式者或指導書籍,黑格子就不得而知了。

  而吟唱的祈禱詞部份,包括祭典後續的所有禱唱部份,思逸都採英文與中文版本各唱誦一次的方式,想來是讓參與祭典的朋友可以瞭解各個儀式階段的目的與細節吧。



  在Quarter Call之後,到了主祭的部份,也就是Call The Lord and Lady;而因為這個祭典是塞爾特人的死神祭,所以按照節慶思逸召請了黑夜之王與黑暗母親、祖靈(思逸本身是薩滿),也同時歡迎所有參與者呼喚自己的信仰神,或是思念的亡者,一同前來參與饗宴。

  黑格子在這個階段並沒有特別召請什麼,主要原因在於黑格子一直與自身所信仰的父母神存在著良好的聯繫管道;不過,特別的是,在這個階段近尾聲之時,的確可以感受到The Lord of Night及Mother of Darkness的存在與力量,那是一種深層的,安靜的,超越俗世感的一種體會,讓人的內心瞬間回歸於平靜、無慾,很難用言語來說明。

  向祂們簡單的致意之後,黑格子繼續享受這種很難得的感覺。



  待參與者都已經完成自己的步驟,以及調整好自身狀況時,祭典便準備進入下一個階段。

  Cakes and Ale,或做Cakes and Wine,直譯稱之為糕點與水果酒的獻禮,簡單的來說就是獻祭。

  無論在古老的祭典或是現今Wicca的儀式當中,獻祭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步驟;古老的人們藉由向神靈獻上穀物做成的糕點,及水果釀成的發酵酒,向神靈昭告今年也是獲得豐收的一年,除了以糕點與水果酒向神靈致上微薄卻虔敬的心意外,也祈求神靈能保佑在下個年頭也可以獲得穀物豐收,人民安泰。

  而現今Wicca系統當中,Cakes and Ale雖然只是單純的向父母神獻禮,但同樣的也是向神靈獻上感謝與虔敬的信仰,並祈請父母神能夠持續引導儀式者走在自身的道路上。

  當然,就儀式層面來說,其實跟東方無論佛、道,或者是佛道融合後產生的台灣普及信仰當中,許多祭祀中的牲禮、獻果具有同樣的意義;而以基督、天主教來說,雖然鮮少見到,但在一年一次的彌撒禮當中,也是有分食由主持儀式的主教祝聖與祝禱後的聖體(無酵餅)與聖血(葡萄汁),雖然就教義來說它象徵著為人們贖罪而奉獻自身生命的耶穌之肉體與血液,但其實與Cakes and Ale有著奇妙的巧合。



  經過Cakes and Ale及之後短暫的休息後,祭典進入了另一個重要的部份。

  根據Samhain Sabbat的由來,塞爾特人認為這一天是亡靈的日子(所以,在Call The Lord and Lady的階段,才可以召請思念的亡者),也是一年的結束;在這個結束的日子裡,適合針對排除過去負面的狀況、驅逐自己不想要的負面思想,以及埋藏過去的不好經歷而去做Spell Cast。

  而這其實才是思逸舉行Samhain Sabbat的主要目的。

  首先,思逸先發給每個人一張黑色的卡紙,讓參與祭典的人目視著黑紙,在心裡想著自己想要Break的事情,待確定之後對著黑紙吹氣;事情不限件數,但要確定自己真的希望這麼做,畢竟在Spell Cast當中,任何關於『黑』色的物件與道具,在使用上都必須格外的謹慎(因為,黑色在魔法學當中,代表的是強烈而有迫切需要的手段,所以它的效果是最直接而顯著的,但卻也可能同時帶來顯著的副作用)。

  而當大家準備完畢時,思逸便在自己的大釜當中燃燒了一綑沙漠鼠尾草──具有驅逐、排除負面作用的草藥;不過,看他整綑(沒錯,是一綑數量差不多一把的沙漠鼠尾草)丟下去,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跟燒錢差不多……

  在起火的同時,思逸也讓大家圍著大釜順時針的走動,並在自己準備好時,將黑紙揉成團丟進火中,並吟唱:「Honor the Crone!」

  當然,按照儀式或施法的標準來說,其實應該要盡可能的大聲吟唱的,不過或許參與祭典的朋友們,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一開始感覺上不太敢放開聲音的吟唱。

  也就因此,當黑格子繞行三圈後,將紙團投入大釜並吟唱時,好似有嚇到人的樣子(囧)。

  而等到大釜當中的火燄燃燒殆盡時,思逸再度帶領大家面向大釜,高唱:「Honor the Crone!」

  整個Spell Cast宣告結束,而祭典也走向了尾聲。



  最後,思逸將今天祭典獻禮時他所準備的蘋果分給在場的每一個人,也有人分享今天參與祭典的感想(當然,黑格子屬於聆聽者之一),最後就各自解散了。

  而在祭典結束之後,與思逸小聊了一下今天祭典的內容;其中他以個人的口哨代替儀式鈴的使用,並將薩滿系統比較常見到的皮鼓、鷹羽(還頗大一支,長度甚至超過我的權杖,讓我也想去弄來一隻)及一些動物形象的礦石雕物加入Wicca系統的Samhain Sabbat,儀式當中所使用的道具與祭壇擺放也不是標準Wicca那樣,充滿個人的Ritual Style,其實滿特別的,果然思逸其實是一個施展Wicca系統的薩滿(笑)。

  當然,這也是黑格子睽違了近兩年後,再度體會到儀式帶給自身的調整與改變;尤其,還是首度參加由他人主持與進行的儀式(不過,其實稱不上團體儀式就是了),那種感覺跟自己進行儀式其實有很大的不同。

  而在祭典當中,也看到了一個感覺上相當虔誠的朋友,事後聽思逸所說是他一個朋友的學生;看他在祭典當中專注的態度,實在令人肅然起敬,相比之下某位就實在讓黑格子覺得糟糕透頂了。



  而有鑑於這次的經驗,十二月二十一日的冬至祭典,想來黑格子應該會排除萬難的前往參加。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回歸自由身,卻不見得自由。

  因為,很多狀況該整理,很多事情該解決。



  部落格的文章許久沒發,不消說,想來自是有很多待寫文章Delay。

  但,相對的,凱特琳提到的出書一事又再度縈繞在腦海,成了個兩難。

  如果,真的想要出本書的話,自然的總不能在部落格把材料都寫光;但沒了材料可寫,部落格又該寫什麼?

  更別說就算寫成了稿,書也不見得出得成,因為我實在很懷疑這方面書籍的市場能有多大?

  不過或許哪天兩岸市場完全開放之後,可以考慮在大陸出書,至少投資報酬率會遠高於這裡。

  當然,一切仍是未定案的空想;反正,書稿照樣寫,寫完了之後再看要怎麼辦,再說唄。



  再來,工作與否及性質,也算得上是個問題。

  如果,真的要準備考研究所的話,想當然的,正職是不可能的。

  但,是否真的要考研究所?不考的話,至少,以現實面而言,現在手上的文憑怪尷尬的。

  又是一個他媽的現實問題,哎。

  不過,至少在一兩月內,應該是不會找工作,因為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所以,想來應該是明年的事情了。



  第三,也是自己開始認真思考的問題。

  那就是,在未來,我到底該如何看待自己學習神秘學的目標?

  玩票性質,或者是真的想做些什麼,我一直在思考著。

  如果,真的是玩票性質,那麼,說實在的,我花在這方面的功夫與時間,實在是太常了。

  但,如果真的要做些什麼,現在的我其實也拿不出些什麼,尤其是許多需要實際經驗的部份更是如此。

  不上不下,就如同俗諺所說的半瓶水,但誰說一定響叮噹?



  三個問題,會決定三種不同的走向、結果,果真是站在一個十字路口。

  而這一步,或許光踏出就得花上許多力氣,但我相信它會踏得驚天動地。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算結束了,總算。

  說一句實在的,就算再從頭來過,我想我還是會選擇當兵吧。



  想當初,是因為學業上的特殊狀況,得到了兩年的空窗期,所以才打算先入伍再考研究所。

  但,說實在的,是否真的會如期考研究所,我自己心理也沒個底。

  因為,我實在不了解研究所的生活以及研究所後的常態目標,對我來說適合與否。

  當然,也或許我想的太早、太多,因為能否考上都是個未知。



  抱著困惑的思緒,進入了軍旅。

  十一個月的時間,說真的,並不長,但實際上獲益匪淺。

  發生了許多事,認識了許多人;吃了許多暗虧,也罵了許多髒話。

  然後,突然領悟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即便事情會突然出現在眼前逼著你去處理,但,時候到了,總是會過去。

  在過程當中,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即可,很多事情成敗往往比經歷來得微不足道。

  因為,成敗是一時的,但經歷卻會成為我們的包袱,伴著我們一直前進。

  如果,你面對了它,那麼總有一日它會在你需要的時候,成為斬斷荊棘的利劍;但,如果你總是想著要逃,那麼它只會成為雙腳的鐐銬,使你的未來舉足維艱。

  因此,我學會了以平常心看待事物,以及作為男人應該要有的肩膀。



  而與大學生活迥異的,軍旅當中的團體生活可以說是相當緊密的。

  緊密,還有著偏執的無聊階級概念,因為軍人的本份是服從。

  因為階級,也因為必須服從,所以更能夠學習在團體生活當中該如何的長眼。

  否則,只要狀況一出,連累到的必是整個團體。

  當然,相對來說,更能夠讓人去思考一個團隊所會遭遇到的問題、弊病,以及該如何處理與應對。

  尤其,當頂上幾個耀武揚威的『老舊學長』退位後,當自己面臨到一個個剛進入團體的新進朋友時,更需要思考整個團隊的運作方式,以及方向。

  我一向不把名份看得太重,因為這對一個團隊來說,階級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信條。

  手段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成為規定,但不能老把手段當規定使用。

  因此,如何用自己的能力幫助團隊的運作,甚而如何帶領一個團隊,這又是我得到的第二樣成長。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認識了許多人,得到了許多朋友,實乃人生一大禮矣!



  現在,這個階段的課題已經到了尾聲,雖然有些意猶未盡,但時間提醒著該向下一步前進了。

  於是,再度踏著困惑又期待的腳步,我走向了下一個十字路口。

  只是,正如同向父親所說的那樣,接下來我該學會的,是如何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消說,當然是流成了定局矣。

  雖然當初把事情擺弄得好似真的,也在部落格特地的發了公告,但就結果來說,說隨便已然算是讚美了。

  而一切,也只能說天時地利人和完全的造反。



  首先,是存放資料的外接硬碟掛掉了,而偏偏原本的PC上留存的,只有一年前的資料。

  敢情好,近一年休假的期間我完全沒有把資料另外做備份。

  當時面臨了個兩難的局面,一是破財消災,二是白手起家。

  偏偏黑格子此時正是時薪八塊錢的台勞,破完財後就差不多該賣身了;而重頭來過又讓人有種無力感,外加無限的幹意。

  就在兩難掙扎之餘,該收假了,幹!



  原本打算,等過五天後再次放假時把座談會是否還要在十月份舉辦一事給定案,然則……

  半路殺出了死人頭…不對,是因任務狀況延後放假(真好,這下子真的幹不出來了)。

  等到再次放假之時,已然是『給糖不然就給芭樂(被揍)』的節日了,唉……



  遲遲未能公告補遺的原因,在於目前網路狀況非常歡樂,處於三秒斷線的境界。

  而這樣的狀態從十月底開始,一直到現在仍然未果。

  打過去網路公司詢問,結果是無人回應,看來是時候換網路公司了。

  所幸,至少把外接硬碟送去維修了,還好退伍時領了筆養老金(?),不至於演出賣身送修的蠢戲。

  總而言之,這次的座談會很不幸的成了流局,不過可能會延到寒假再辦。

  只是,一切仍是要看天意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