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靈學版上,偶然的看到有人提到了召喚惡魔的問題,不過從內容的描述來看仍然難脫一些奇幻的影子。

  尤其,把惡魔認為是「非常高傲自我的種族」,看到這種形容詞實在令人有些無奈。

  至於召喚惡魔的部份,大部份的人其實並不瞭解「惡魔」這個名辭背後所具有的意義,更徨論瞭解所謂召喚惡魔的儀式是幹什麼了。



  然而,在黑格子這邊,相關的概念其實已經算是老調重提了。



  惡魔,如果不依單一宗教角度來看,基本上都是一些被某宗教所推翻的「古神」、「異教神」或「敵對神」。

  第一種情況的發生,即是當新文化侵略舊文化並且佔領之,為了讓舊文化被否定與推翻,早期的做法是會將舊文化的神祇予以污名化,因為「真理與正義不會站在戰敗的一方」,然而在尚未進入一神信仰或二元神性觀念之前,這些被污名化的「古神」其實還勉強被視為神靈,不過大多是被當作惡神,一直到猶太後期至基督教時代開始,因為一神信仰當中否認至高神以外的「任何神祇」,所以才從「惡神」的概念慢慢轉變成現在所稱呼的「魔鬼」或「惡魔」的觀念,但只要仔細去查找比對,會發現現在所定義的各位惡魔大公貴族等,其實都是古時候各地的神祈。

  而異教神被冠上惡魔觀念的原因,其實也跟第一點提到的部份有關;當初猶太人在舊約時代,其實對耶和華的信仰並沒有像現代那樣的深重,在舊約當中時不時的可以看到猶太人棄置耶和華的祭壇而改塑如豐產與性力的巴力神等兩河流域的異教神祈來膜拜(由此亦可瞭解到為什麼在基督教文化下的惡魔大多是有角的形象),因此,對於耶和華信仰本身來說,這些異教神就是誘惑子民遠離真理走向墮落的惡神(然而其實只是一種信仰上的爭奪),在受到波斯「善惡二神性」的觀念影響之後,才開始將這些異教神定義成各種誘惑子民沉淪於慾望的「惡魔」。承前段文末所述,這些異教神至今仍能從各個惡魔的名字反溯得證之。

  至於「敵對神」的觀念,其實在許多敵對信仰當中都可以看到,比如波斯神話與印度神話兩者的對立性,中國太古的黃帝與蚩尤,祝融與共工,其實亦可見之一般,簡單的說其實是看你從哪一種角度去看待歷史與文化的意義。



  承前面落落長的解釋,基本上在西洋魔法上,雖然很多的觀念建立在「親基督教」的部份(這部份要解釋就又更麻煩了,關鍵字:卡巴拉 & Eliphas.Levi),但大多時候我們不會特別的把惡魔當做真正邪惡的,更多時候我們會視為在儀式當中與一些被遺忘的古神作連結,並祈求祂們能幫助我們。

  當然,當古老的神祇受到歷史演變的影響而被遺忘跟扭曲的時候,祂們的神性本身亦會帶來一些改變或影響;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瞭解一下「亡靈之書The Necronomicon」或許可以知道我所指的是什麼。

  至於,為什麼不向現代所信仰的神靈祈願,而非得向這些可能會為我們帶來一些問題的古神請求幫助呢?以現代宗教所信仰的神靈而言(指西方主流),這些神靈的誕生與古神並不相同;古老的神靈大多是起自於各種自然現象、存在而被賦予神性所產生,又因為早期的人類須致力於生存與繁衍,因此許多文化的主神,大多是主掌天氣(雷神,亦可掌管下雨),帶來豐饒(多為母神,現在巫術上稱為大地母親)與多產(所以許多神話當中神靈之間的關係複雜,甚至許多主神還跟人類有染,原因就是在此)。

  而無論是耶和華或耶穌,祂們的神性都是基於「人性」的完美昇華所致,尤其在耶穌身上更容易看到這種現象。因此,現代的神靈,大多是人們基於一種人性發展的完美極致,為了追求此一境界而賦予形成的「神」,比如卡巴拉即是指導人們逐步的讓自身不完美的部份被完美化,最後「與神同一」的秘傳。

  一些新時代的人們會鼓吹「人的內在即存在神性」的原因也是在此,但其實大部份如此提倡的人很少知道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就是了。



  現代西方對於惡魔的觀念與定義,大多是在十七世紀左右開始架構的(同時代架構的另一門學科即是天使學),當初其實是為了異端審問的需要,用來污衊異教、女性等等的目的,對外則美其名稱之為「為了讓人們更瞭解惡魔的可怕與邪惡」所致,不過意外的讓一些人士開始將這些古神與魔法做結合,撰寫出一些很難說其正曲的典籍(比如所羅門王之鑰)。

  然而以現代人而言,對於這些觀念的瞭解,大多是源自於一些奇幻文化的影響,反倒產生了許多莫名的誤解與想像空間。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自冬至Yule以來,經歷了聖燭節Imboc、復活節Ostara、五朔節Baltane,到6/21的利薩節Lithia,已經過了半年了。

  半年來,其實整體的變化滿大的,至少在過去的七八餘載當中,我從未料想到今日會如此「瘋狂」的走向神秘學工作的路子;當然,是否能遲續的走下去,我並不知道,也充滿的無數的不確定性。

  然而,一切的因緣時候到了便會知曉,父母神如是說,而我亦謹記在心。



  坦白說,當初思逸提到這次的利薩節將會以露天的形式舉辦時,心裡就有一種「非參加不可」的熱情;對於居住在現代化鐵冷森林的巫師們來說,要自由自在的舉行一場儀式是很不容易的,更別說是在星空的祝福下與諸神靈共宴;如果不是在國外的話,要做到這種程度,其實有許多的問題是必須要克服的。

  然而,露天儀式的問題大多數可以想辦法靠人力解決,但只有天氣的部份,我們只能「聽天命」來著;尤其,在儀式前兩三天,剛好颱風「蓮花」正緩緩的向台灣靠近,無形中便增加了許多不確定性。

  與思逸聊到天氣的問題,他也覺得只能夠默默祈禱;不過若按照前幾次儀式的狀況來看,我想我們應該相信父母神與諸神靈的恩澤。



  儀式當天的早晨,下了點小雨;默默的拿出幾樣簡單的工具,簡單的向父母神祈求儀式的順利,結果去剪了個頭髮之後,竟然連陽光都出現了。

  Thanks,Thanks,my holy Lord and Lady!

  例行的行前盥洗,加上準備幾樣道具之後,便與虎一同動身前往儀式的地點──北投。



  在路途當中,沒少跟虎瞎扯跟嘴砲;基本上他也是少數能跟我如此一來一往的朋友,而一切也是因為思逸的儀式,因緣際會下才多認識了一個知己,這也算是參加思逸的儀式最大的收獲之一吧。

  到了新北投,與Wow碰頭之後,三人便徒步前往儀式的現場;原本預計十到十五分鐘的路程,其實沒有想像中來得遠,反倒是花了一點時間跟思逸再確認地址。

  等到達儀式現場後,照例的依然只有思逸跟他的幾個朋友在準備儀式當中所會用到的一些草藥。雖然比預定的時間晚了一點,但離儀式開始的時間尚早,因此便開始準備今天要跟思逸「借」儀式場地的工作。

  說是借,其實也只有佔用一小塊區域,因為在場人數的關係,使得我打破原本的計畫,以從簡的方式來進行。

  至於進行什麼,其實是之前幾次儀式有感於一些來參加儀式的伙伴們,似乎因為過於專注於自己的目的,而忽略了儀式的共享,因此前幾次的儀式經驗其實都有些憾處;基於此,跟思逸提到了借用儀式場地,進行一些「人為調整」的工作,並希望本日儀式所帶來的神聖祝福,能夠藉由儀式,與參加的伙伴們,向外發散給身邊的人,並以此傳下去。

  在簡短的處理完之後,便在半恍惚的狀況下稍作休息。



  在即將開始進行儀式之前,思逸略帶些嚴肅的向今次參加儀式的伙伴們,說明了關於他帶領這些儀式的想法,參加儀式的心態,以及個人與世界的平衡等等的部份做了一些舒發;不過,過程當中除了一開始的講述儀式的目的外,因為要急著跟第一次參加儀式的友人狐狸作確認,其實大半的部份都沒有在注意,最後便在手機沒電及更換手機的匆忙當中過去了,這點說起來還真是對不起思逸大師……

  所幸,在經過一番確認跟告知地點後,姑娘她總算是在Quarter Calling時趕上了儀式的進行。

  而因為早先的準備工作之關係,個人已經先做過簡短的Quarter Calling,因此這個部份的進行個人是在恍惚中渡過的。

  經過Call The Lord and Lady後,進入Cake and Ale,也就是獻祭的工作;如同往常一般,思逸以風趣的口吻向參加儀式的伙伴們講解獻祭的目的,不過以現代人而言,或許很難想像這個簡單的動作背後,究竟帶有多麼嚴肅的意義。

  我們向母神獻上紅色的水果酒或果汁,向父神獻上麵包,其實各有其神聖意義存在。母神是萬物之母,賜予萬物豐饒的養份與生命之血,而父神藉由與母神交媾,賜予萬物存在的形體;因此在古老的祭典當中,我們向母神獻上水果釀成的酒,向父神獻上無酵麵包或糕餅,並在獻祭過程經由祭司來接收,因為主持儀式的祭司自古就被作為諸神的「地上代行者」而被予以高度的崇敬,也因此古老的祭司都具有等同君王般的地位(甚至有些文化當中祭司比君王還要崇高)。



  接著,思逸向每位伙伴發下一根羅勒枝,用來做為放逐負面的媒介;羅勒自古在西方便被稱為草藥之王,是草藥中最為神聖的草藥之一,據說耶穌死後復活時,他的墳邊便長著羅勒,也因此羅勒一直到現代都是東正教製作聖水所不可缺少的草藥。

  在魔法上,焚燒羅勒可為我們帶走負面的影響力,藉由利薩節的「神聖之火」,我們訴諸於羅勒的負面事物,將隨著火燄的然燒,被神聖的太陽之王從我們的生命當中帶走;不過,每個人只有一根羅勒枝,所以可以被放逐的負面事物只有一項。

  「在你祈求神靈之前,你亦必須學會珍惜與知足」,思逸如是說。

  因為自身所遇到的各種問題,在細想之後其實都是自己該完成的功課,因此我選擇放逐掉母親的負面思考。我們依序的將帶有期望被放逐之事物的羅勒枝,投入大火當中,隨著每個人在投火瞬間大吼的「霍」聲,所有負面的事物化作了潔淨的煙塵,冉冉上升,最後被帶往了諸神所在的天頂中消逝。



  在投火之後,我們開始製作祝福的草藥符咒包;思逸要求每個人製作兩個,一個是給予世界的回饋祈願包,一個是給予自身的祝福包。

  我們先製作給予世界的草藥包,以聖約翰草為基底,吹入我們想給予世界的期力,接著拿取馬鞭草,吹入喚醒期望的力量,最後拿取芸香,吹入帶動改變的力量。將三種草藥於茶包當中輕柔的搓揉使其混合均勻後,我們將自身給予世界的願力,藉由火燄的燃燒(以及儀式前的準備工作)帶向天際,並向外發散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接著,我們動手製作給予自己的草藥祝福包;依序的放入聖約翰草、馬鞭草及芸香,吹入自身的期願、喚醒願望的力量以及帶動自身改變的力量,接著放入羅勒枝,吹入「自我」,放入玫瑰花苞,吹入「期許的慾望」,放入甜草,吹入「豐饒與財富」,放入薰衣草,吹入「心靈的平和與內在的轉化」,最後放入乳香,吹入「至高的神聖性」。

  在完成草藥包之後,我們右手拿著自己的草藥包,相互手搭著手,圍在大釜的火燄外圍,隨著音樂吟唱歌曲:

I am a circle
I am healing you
You are a circle
You are healing me
U-oo-oo-nite us, be one
U-oo-oo-nite us, be as o-u-u-ne



  最後,隨著我們依序的過火完成簡單的祝聖,整個儀式宣告結束。



  在儀式之後,由Wow引薦終於見到了聞名已久的漂鳥大姊,實在是意想不到的收獲。而會後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喝著由場地主人──Tample33的可欣大姊提供的蜂蜜茶,在跟Wow及狐貍簡短的交談之後,便目送他們離開。

  偶然的仰望天空,發現因為颱風將近而雲層密布的天空彷彿開了眼般,從儀式地點為中心向外散開,並且依稀可見幾十顆星星在天空中閃爍,興奮之餘亦告訴思逸這個諸神的善意回應;可惜的是,儀式當天正值Black Moon,否則或許可以看到母神久違的面容。

  這次的儀式,算是從去年的Samhain參與以來,最為快樂的一次;也藉由這次的儀式,讓躊躇的腳步再度累積了向前邁進的力量,讓自己決定了一些事情。

  下一次的儀式是拉馬斯節Lammas,我們將相約在八月之初再度相見。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八年,還是九年?

  老早就忘了,那是一種在進入高中時曾經抱持著的期待,隨著時間的消逝而逐漸遺忘的繫絆。

  不過,就算久遠,彼此間所牽聯的線頭依究存在,祂們如是說。



  在接到電話的時候,老實說,除了內心略微被牽引的欣喜外,更多的是驚訝。

  「終於要辦了嗎?睽違了八年了咧......」我如是說,帶著些許頑皮的調侃。

  而珊的回答是,過去都是幾個小圈子在自行聯絡,比較沒有正式的把所有人都約出來的聚會。

  另外,大家都沒有我的電話,所以不知道要怎麼聯絡我,而珊也是湊巧在紀念冊上看到了當時我留的家裡電話,才抱著姑且一事的想法打看看是否能聯絡到我。



  喔,是吧,依稀記得當年其實有留給幾個「朋友」聯絡方式,不過其實也已經不重要了。

  如果不是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告訴我現在我是24歲,或許我還真以為已經過了十幾年了,尤其在經歷高中前後的許多事情之後。

  所以,或許不是被遺忘了,或是斷了訊,而是因為曾經把自己孤立於世界,而以為世界是與我格格不入的,所以諸多的繫絆其實早已被遺忘在某個底處。

  總而言之,其實真的很感謝珊,因為睽違了八年還能聯絡到,某方面來說也算得上是一種因緣。



  聚會的時間訂在今天。

  原本想說提早過去到二樓的書局先晃晃,順便調整一下心情;不過準備一下之後時間就差不多了,所以大概只能直接前往。

  在公車上,遇到了嘉。

  而其實在更早之前,偶而就會在路上看到她,雖然她不見得有認出我,不過我也是靠著印象中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來確認的(笑)。

  不過,因為臉皮薄沒膽子的個性依然沒變,所以一路上都在裝傻沒敢跟老同學相認,這其實是一件很抱歉加失禮的事。



  到了現場,看到了傳說中唯一已婚又當爹的翔,果然當了爹整個感覺就不一樣了,不過言談當中偶爾還是會讓人感覺到一些過往的味道就是了(笑)。

  接著陸續的見到了許多許久未見的老同學,其實有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

  大家似乎都變了很多,但熟悉的個性與個人特質卻仍然那麼的熟悉,某方面來說是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接著,三位久違的老師們也到達了,其實看起來跟當初畢業的時候相比,感覺上沒有多添幾筆歲月的痕跡,看起來依舊健康開朗,尤其黃老師,真的覺得能看到她狀況良好是很高興的。



  達是遲到二人之一,除了頭髮變多外感覺起來沒什麼變,尤其是習慣把事情放心裡表面上雲淡風輕的個性依舊,不過今天能遇著他其實讓我很欣喜,因為自從他上高中後決定重考之後,就斷了訊,這件事每每讓我想起來其實都覺得很遺憾。

  勇因為有一些事情在忙,所以是最後到的人,結果屁股還沒坐熱就準備散席了,而這點感覺上他也有點遺憾與自責;不過,他也是今天看到的眾人當中感覺上變很多的人之一,尤其個性上添了許多穩重的感覺,也給人一種內斂的自信感。

  賢或許是因為還在當兵的關係,看起來有點累,不過也帶有點滄桑的感覺,感覺上也是經歷了不少事情,不過嘴巴依就是很厲害(笑)。

  治的個性依然溫和,雖然役期還有一段時間要經歷,不過聽他描述了一些現況跟未來工作的方向,我想穩定的朝著自己的方向走,可以看得到很不錯的前景,真的是恭喜他了。

  曹因為是舉辦人之一,所以今天除了忙著吞雲吐霧(笑),就是忙著四處「交關」外;雖然沒能跟他多聊幾句,不過看起來狀況很不錯,以他的手腕我想工作方面應該是可以順利的。

  丁大概是因為工作的關係,給人的感覺變得認真許多,親切的個性依舊,所以無形中產生了一種帥氣型男的氛圍;據說這次聚會的產生是由他催生的,果然不愧是個相當念舊的好人(笑)。

  淵因為座位離得很遠,所以其實今天一直沒有跟他交談,不過感覺上他跟國中比起來發福了許多(笑)。

  珊活潑健談的個性還是沒變,感覺上生活應該過得滿穩定的,雖然姑娘她說暫時還不想穩定下來(笑)。

  蓉也依舊健談,不過跟當初剛上淡江時所看到的她相比,現在又更顯得漂亮大方來著。

  秋感覺上沒什麼變,依然跟以前一樣可愛,現在似乎在做平面設計相關的工作,感情上似乎也保持穩定發展,hope to keep on。

  江跟蓉也都變漂亮了,不過今天沒什麼跟江聊到,倒是後來在回去的路上先後跟蓉與嘉解釋了一番關於神秘學是什麼。



  為什麼會提到神秘學?

  事由當同學們問我在做什麼工作時,我笑說現在在當神棍(笑)。

  雖然對於目前而言,暫時還看不到什麼成績,所以一開始其實有些猶豫是否要照實明說;然而,繼然是自身決定從事的事情,如果自己都不能夠坦然的面對,那麼又怎麼能夠讓其它人坦然的瞭解神秘學是什麼呢?

  基於此,我笑說自己正在當神棍,不過倒是有點玩笑的意味存在。



  而今天的聚會除了見見老朋友外,也恰逢導師丘老師的生日將近,所以大家也為了老師預先慶生。

  丁他們準備了很好吃的大蛋糕,不過後來有1/3沒能吃完,最後留給了Friday's的Waiter們一同分享喜悅。

  而那個會旋轉噴煙花的蓮花蠟燭是一大經典!!老丁真有你的~!!



  會後,一個人交了七百大洋的規費餐費,雖然金額有點讓人愣傻,不過以今天來說其實一切遠遠值過那小小的七百大洋來著;不過,好在今早排掉了一些事情,不然錢包先生大概這下子已經安息了(笑)。

  最後,真的要誠摯的感謝丁、曹、珊、秋的努力促成這次聚會,你/妳們真的辛苦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時  間:預劃7/5至7/11


地  點:台北 視狀況調整


授理人數:不限



內容概要:

  因為有一些朋友私下在詢問黑格子,是否有再辦網聚的意願,因此目前預劃是7/7,當然,時間上可再議

  之所以會把時間訂得這麼早的原因,在於黑格子另外規劃暑假期間開設一些神秘學相關主題的座談,讓有興趣想瞭解各種神秘學概念與主題的朋友可以藉由一連串的活動得到許多收獲,並使自己能夠渡過一個充實的假期

  目前預劃三到四次的座談會,不過主題尚未定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此篇文章下留言表達您的看法,亦可以在網聚的過程當中來討論


報名截止:6/30

  

報名方式:

  請將您的大名或慣用暱名,聯絡方式,以Email的方式發送至
zeokar@hotmail.com,謝謝。


費  用:網聚不需額外付費,神秘學座談則預劃每次100至300元,再議


附  註:若有其它問題,亦歡迎留言或Email詢問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一兩日或許會有路過的朋友,發現黑格子這裡的回文似乎多了一點奇怪的色彩。

  當然啦,對方不是打算來為亂的,而是本來就是來為亂的;只不過,為亂的方式,仍舊不脫幼稚、沒品味兼之缺乏創意的老梗行為,所以通通被予以三秒光速斬的方式給和諧掉了。

  不過,以該位人士脫序,並且四處為亂的行為來看,似乎是精神上出了一些問題,所以不能夠理性的自我控制來著,也或許是因為該人陷入了自我慾望不可自拔的激烈表達行為當中。

  嘛,總之,看在這麼可憐的份上,大家不要過於拍打餵食來著,記得看到他要對他說「你好~你好~」喔(笑)。



  至於他的可憐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茶)。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遊戲的設計,原本是為了帶的社團成果發表時使用的趣味性占卜,因此在活動結束之後,便分享出來讓大家趣味一下。

  推算的方法很簡單,先想好你所要問的問題,再從一至一百當中選擇一個數字,以這個數字除以25所得的餘數來去尋找對應的讖言;如果剛好解除,對應的就是第25號的讖言。

  而以下就是25個讖言內容,提供給各位自行參照:



01 豐饒源自於你的慾望,但糜爛亦可能與之同行。

02 強大的力量來自於精神的堅強,將可擊破一切的困難。

03 每個人的內在都有一位神靈,同時也映照自身的惡魔。

04 事物的變化通常沒有規則,你必須隨時準備面對下一個驚喜。

05 一個事件當中,你可以選擇從不同的角度去欣賞不同的故事。

06 微弱的燭光依舊可以帶來光明,而它將引導你看清前行的路。

07 真實的渴望來自心靈的充足,而非物質的堆積。

08 喜樂請與他人一同分享,如此你才能獲得內心的滿足與充實。

09 風雪終究會過去,而你是否準備好渡過嚴寒?

10 你的自我在哪裡,你的未來就朝著什麼方向。

11 事物的本質不會因為表相的迷亂而被遮掩。

12 你心所祈求的,必須由你自己伸手去抓取。

13 夜晚終會結束,你所需做的只是等待黎明的出現。

14 你或許遇上了意外的機運,但前提是你能夠用力的握住它。

15 在此你可以安心的歇息,因為你身處的地方將令你感到安適。

16 你已經看到明光,而背後的影子即可將它忘卻。

17 你手上所拿的刀刃,在刺進敵人身體時亦刺入你的心裡。

18 一切的開始必有其終焉,而誕生是令人喜悅的。

19 你所尋求的是一條長遠的爭途,而你所倚仗的是名為自信的寶劍。

20 你應該做的是不要自己試圖處理問題,而是多與其他人商談。

21 成功與豐收必須經由溫柔的孕育與涵養。

22 你的天使與你同在,而你必須尋求轉變才能發現祂的存在。

23 無論你所遭遇的是什麼,你所需要的是去擁抱你的親友。

24 你準備好向前邁進,一個新的契機正等待著你。

25 這世界上唯一的秩序,即是名為「因果」的真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身體微恙之際,久違的發了個夢。
 
  大部份的內容醒來後就忘記了,畢竟是恍惚間斷斷續續的發夢。
 
  不過,夢中有個場景卻有著說不出的清晰。
 
 
 
  在夢當中,似乎是在大街上,或者是其它什麼的地方吧?
 
  我與一位有人在行走的過程當中,與一位故人擦肩而過。
 
 
 
  說是故人,其實也只是個兩年前的過客。
 
  說是過客,對方似乎不知道黑格子很早就認為他是一個過客,雖然黑格子其實很早以前就已經透露出了這種想法。
 
  朋友有朋友的個性,過客有過客的特質。
 
  交朋友是交心,但人心曖昧,即使想法相投,但個性上若有隱性的成份,難免功虧一簣。
 
 
 
  在久遠的過去,黑格子曾經對隱性的成份不以為意,天真的以為只要性格相投即可有所包容。
 
  而天真的結果,即是招來對方的會錯情、長達兩年的惡夢、以及截至目前為止的敬謝不敏,相信認識黑格子夠久的朋友,都會知道黑格子指的是什麼。
 
  因此,後來結交朋友開始更加小心異異,只要覺得個性上具有任何不好可能作用的情況,黑格子都會選擇悄悄退開。
 
  或許很辛苦吧!不過,對黑格子來說,朋友,或作知己其實等同於親人,甚至很多時候可能優於親人。
 
 
 
  親人之間難免磨擦,有可化解的,有不可化解的,但對黑格子來說,有太多時候是令人感到無奈與遺憾的。
 
  然則親人不可選,朋友可取捨,取捨之間,也就如此行事。
 
  因此,或許那位故人至今仍感到滿腹的疑問,然則對黑格子而言,不過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罷了。
 
 
 
  然而,在夢中,擦肩而過之際,故人不斷呼喊的名字,仍是難免哀愁。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  間:6/7 14:30


地  點:台北 夢駝鈴咖啡


人  數:五人


內容概要:

  本次講座的目的,在於對第一個階段做一個總結,從心得的分享,到討論讀書會進行至今的問題,以及需要改進的一些建議,並且針對下一個階段,即「榮格鍊金術」的部份做進行上的討論與調整,對於現代鍊金工作,關於內在轉化與靈性啟蒙有興趣的朋友,亦歡迎一同加入我們!


報名時間:公告發出開始授理,至6/1截止,逾期即為無緣


報名方式:請將您的大名或慣用暱名,聯絡方式,以Email的方式發送至zeokar@hotmail.com,謝謝。


費  用:隨喜,酌收講費


附  註:若有其它問題,亦歡迎留言或Email詢問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