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分類:假象.罔兩怒吼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06 Sat 2007 21:54
  • 颱風

 


  或許,是一種偽善;或許,是一種假慈悲。



  柯羅莎颱風來襲,挾帶的強風豪雨,幾乎可以說所到之處皆有災情。

  加上今年前兩個颱風的摧殘,很多受災的地方其實還沒有整理完成,再遇上這個強烈颱風,可以想像災情會多麼慘重。

  下午一覺醒來,看了新聞的報導,本來就容易坍方的地方坍方了,容易土石流的地方也土石流了,甚至連不常傳出災情的地方都意外的書出事。

  看著電視上受災戶劫後餘生的顫抖,又帶著要面對慘烈現實的頹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



  問我為何如此,其實我也說不上來。

  只知道,有種跟受災戶一樣巴不得颱風快點走的感慨。



  但,耳邊聽到的,卻又是另一個層次的東西。

  父親在期望星期一可以放假,而哥哥卻在抱怨沒放到颱風假又不能出去玩,順便對電視上一些店家預估的災害損失品頭論足。

  兩種極大的反差,實在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或許,目前待役的狀態,所以對於放不放假的期望並沒有特別大。

  而,我也知道,一般人聽到颱風,大概首先想到的,不是「會不會放假?」,就是「菜價又要漲了」。

  但,既然已經來了,既然已經造成災情了,我很難理解為什麼還會有人期望颱風可以待久一點。

  說是自私嗎?好像不是,那或許是一種置身事外的毫不在乎吧。



  而我呢?我又是哪種心態?

  或許,是一種格格不入;也或許,是一種無病呻吟吧。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Jul 05 Thu 2007 13:58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夜 母神隱晦在雲岸之彼
望著混暗滄茫 我亦滄茫
突然覺得自己像是隨浪拍打的海沙

或許 這樣也不錯
至少有人可為我垂淚 而無需暗自飲血

望著杯中貪婪的毒酒 那姿態如此撩人唷
所有的狂渴映在妳半迷離的眸
唇瓣嬌笑 勸我飲下這杯
餘溫猶存的40℃

甘美
我乾了兩杯

妳陪著我淺啜一口
直到雙方捩地意識開始狂走
而所有心兒肉身與意識
只能在短暫交纏之後

剝離 剝離
請別怪我太冷漠
只因慈悲供不應求

-------------------------------
  別問我在寫什麼。
  因為我也不知道,只行屍走肉般地意識詠嘆。
  很多事情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即便知道後果,還是得去做,偏偏承受實再太折磨。

  我知道,過了今晚,將多上兩筆罪。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交代文,最後的。
  因為是最後,因此想把一些事情傳達給某人。

  這是你,還是用你來稱呼吧,是你希望的。
  所以我現在做了,當作是最後的也還算適合。
  畢竟,很多事情,各人的選擇,會決定交集亦或錯離。
  這沒有對錯可言,真要說一句的話,大概也就是佛家所說的緣吧。

  其實遇到這種事,讓我至今仍感突兀。
  當然,對於你的行為,你的決定,我報以尊重。
  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兩三個星期,或許你會在自己調整之後,選擇跟我溝通或是說些什麼--畢竟身為當事人的我,卻覺得像個局外人一般。
  所以,我也只能等,就這麼等著。
  時間流著,事情擺著,狀況持續著。
  直到最後,我才決定下了最後一刀,斷了最後的關聯。

  雖然,回到家中,打開MSN,系統的問題讓聯絡人名單回溯了,而我也看到你的解除了。
  但,我還是動手砍了,你的帳號。
  或許當中抱持著一部份的不爽,畢竟我還是覺得從頭到尾莫名其妙--不知道原因,只能靠自己盡可能的去作無解的臆測。
  然,我更希望的,是告訴你兩件事情。
  第一,我不是不可以談的人,有什麼想法,有什麼狀況,可以跟我說;你把事情悶起來,在當事人不知道的狀況下,事情也就只能這麼乾擺著,無從解決。
  第二,很多事情,是不能事後回頭的。

  當然,這或許是你的個性,也是你的決定。
  我只希望,至少你能不後悔曾這麼做過,不管原因為何。

  最後,得說聲謝謝你。
  至少,對我而言,你算是僅次於阿啻而能令我談得許多事的人之一。
  謝謝你曾跟我分享過許多過去,不管是好是壞。
  接下來的日子,你將必須為自己的未來打拼;或許當中有許多阻撓與不確定,但請記得相信自己,與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祝,願安。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是很他媽的禍害遺千年。
  從高中聯考之後,我就好比是一只被老天爺慢慢滋養的怨念怪獸。
  養了差不多三、四年,到了進大學之後,開始慢慢的發作。

  一開始被我注意到這種現象的,是在某家飲料店打工的時候。
  當時,因為是在學區店,晚班的人數太多,因此必須想辦法作掉一個員工。
  而因為我剛進店裡就讓督導不怎麼看得上眼(她堅持認為我不是做這行的料子),加上店裡面我是最菜的,所以就被以遲到為由給剪了去。
  更歡樂的是,在剛進店裡時,按公司規定,第一份薪水要預扣三千元,名義上是員工訓練費,並保證在做滿八個月,或是未滿八個月而離職時會退還。
  偏偏,我遇著了一個過河拆橋的店主管,在「軟性而快速」的將我解顧後(真利害,不虧是做過推銷賣過百萬名車的有為青年),甚至還意有所止的暗示著,公司希望我不要拿回那三千元。
  「桓儀,你也知道,店裡面對你很照顧,知道你缺錢,我也盡量的幫你排班,而知道你的技術不足,我也請誰誰誰幫你加強練習;所以,這三千塊,按照情面上來講,你是不是該...嗯,自己懂得拿捏分寸些?」店長如是說。
  然後,我笑了,嘴角揚得老高,大概生平沒有笑得這麼燦爛過。
  「好,我知道了」完美的回答,我真是個好孩子。
  爾後,我私下向同事們說了這種狀況,並說了「沒關係,那三千塊誰拿了誰準備倒楣」,之後離開了店裡。
  雖然,父親在知道事情狀況後,氣得打算立刻殺到淡水,因為公司壓扣薪水明顯的違反勞基法;也就因為父親這麼一怒,我將父親的意思藉由同事傳達給公司,因此公司也就不敢扣留那三千塊。
  不過,在我回去拿三千塊錢的時候,店長還是把所有的問題歸咎到我身上。
  「一定是你把意思給傳達錯了,才會讓你爸誤會;公司從來沒有說要扣留那三千塊,只是希望你能自行拿捏而已」店長如是說,實在漂亮,並且在我臨走前,還不忘要求我在學校裡多多為店裡作宣傳。
  而我,一樣保持著完美的滿溢笑容,從頭到尾。
  爾後,在一個星期內,店裡三個員工在送飲料時出車禍,一位在煮珍珠時不慎被燙傷,一個早班睡過頭曠職,一個則是早十分鐘打洋被督導抓到而解雇。
  而店長呢?想要回花蓮老家開分店的願望,雖然人力財力都準備好了,卻被公司駁回;一直到三年後的現在,仍拼死拼活的在淡水苦幹實幹。
  事後聽到這些事件的我,心裡還真有那麼一點毛,覺得他媽的見到鬼了。

  之後,這種怨念的狀況,越來越清析--雖然,傷害並沒有那次得大(也或許是因為當時怨念太強了)。
  以至今的狀況來說,從去年十一月底至今的低潮,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點上,身邊的其他人狀況也開始轉糟,離開的實驗室愁雲慘霧,MSN聯絡名單上哀鴻遍野,身邊的朋友不是情關、錢關就是升學關,而家裡仍舊持續著淡淡的哀愁。
  差不多每天都會發生很刺激的事--雖然,若照容格的說法,可能只是共時性原理,但也實在太扯了。
  不過,這種狀況也有對自身的傷害,即我變得很容易沾染上其他人的負面情緒--然後負面情緒再轉變為怨念,再繼續散發出去。
  敢情好,我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怨念的工作放大器。

  水母說她有卡陰神力,那我大概算是有怨念病毒了吧。
  因此,在我身邊的朋友們,請注意保持距離,以測安全。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Apr 17 Tue 2007 06:26
  • 放開

 


  這是寫給某個小女孩的,心裡的一些想法。

  昨晚,整理文章到一半,收到妳MSN傳來的訊息。
  三次,是第三次,包括一封簡訊兩通電話;是的,我都數著,而選擇沉默著。
  因為很多問題,我想雙方還需要沉思的空間。

  也或許,虛長幾歲的我,該想多一些。

  其實很多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正確的表達,我內心想告訴妳的一些事情。
  也或許,問題一直這麼隱忍著--可能算是寵壞妳吧?所以當累積到一定量級時,就會爆發一些狀況。
  尤其,當雙方自身的狀況都不是很好的時候,情況就會變得嚴重些。

  從啻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關於妳跟他抱怨的事。
  那句玩笑話。
  我很訝異妳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就像妳或許會訝異我完全靜默的行為一樣;因為我只順著妳的口答出,因此我並不認為我必須為這個玩笑付出多少歉意。
  因為,在那句玩笑話裡,某方面來說也含有一些事實。

  一個人在狀況不好的時候,其實很討厭別人一些有的沒的的臆測。
  我也是。
  因此我選擇讓自己靜默下來,沉澱,因為狀況起自自身,跟別人講其實沒有多大的助益;尤其,狀況不好,脾氣就會比較起伏,靜默下來至少可以讓傷害降低到最小。
  所以,我靜默。
  而妳,或許覺得「為什麼我都不理人」,也或許覺得「我是在自閉個什麼鬼」;是的,我不理人,兼著自閉,因為我沒那個心情。
  沒那個心情在妳無聊的時候一定得陪妳打發時間,沒那個心情聽妳說無聊到瘋掉想抓人出來玩,甚至沒那個心情隨時被妳或妳姊抓來占卜,目的只是為了幫她決定作什麼好。
  很抱歉,我累到沒有時間陪人打發時間。
  很抱歉,我沒有力氣被真抓出去玩到瘋掉,不管是真是假。
  更抱歉的是,我的占卜從來不為別人決定任何的事情,如果我之前的意思還表現的不夠清楚,那麼現在應該表達得夠清楚了。
  最抱歉的是,我懶得連聊個天還要察覺對方心情是好是壞,再選擇怎樣回覆會比較好,也沒那個心力受有的沒的的刺激。
  真是抱歉,這是第幾句抱歉了?

  當然,沒能讓妳知道我的脾氣,是我錯了;是我把妳給寵壞了。
  因此,我已經沒有力氣,也懶得去牽就妳什麼--畢竟我不是妳的誰,妳也不是我的誰,那麼我一再的牽就看起來非常的沒有意義。
  像個小丑,或者我說像個白痴。
  就算是小丑,也有下台的一天;就算是白痴,也不見得等於無腦。
  所以,狀況發生了,時間算一算,再兩天就延續了一個月。

  當然,原本應該還是壓得下來的,畢竟已經糟到一個麻痺的狀態。
  很不幸的是,妳撂下的那句記仇,很遺憾的點在我的引線上。
  因此,那一晚阿啻真是被我餵飽了一頓髒話--同時我也知道,妳也正在跟他抱怨。
  對於阿啻,實在很對不起他,不僅失態,還讓他擔心。
  對於妳,其實看到那句話後,我已經冷了一半。
  敢情好,或許我一天二十四小時所有的行程,都得向妳報告?甚至妳無聊的時候,或是不爽的時候,我就得隨傳隨到?

  那麼,請問妳是我的誰?又,妳把我當作了什麼?妳的行為把我當作了什麼?

  這是我不以為然的,我不爽的,我忍無可忍的。
  「記仇,他媽的要記就記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去,干我屁事!」我說。
  阿啻嘆了口氣。
  我知道他在嘆息什麼,因為事情的確如他所說的,並沒有那麼複雜與嚴重。
  然則,問題並不是在於嚴不嚴重,而是我已經懶得去處理與承受。
  尤其,對我而言,妳的想法跟思維,都還在一個小鬼的階段--是的,小鬼,還在我高中聯考前遇著轉捩點之前的階段。
  因此,就算心中幹意再深,我也無法對妳說什麼。
  說了,妳不見得懂,甚至可能自己從來沒有意識到。
  所以,我在乖戾性脾氣發作之後,選擇沉默;而這一次的發作,妳覺得自己受到傷害。

  一切,就是那麼簡單。

  琳其實也稍微跟我談過,也說過妳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我知道。
  所以我一直忍著,直到我發覺我忍得像個白痴。
  當兩個人的狀況都不是很好的時候,應該選擇互相體讓。我盡量的體諒著,而妳呢?
  我想,妳應該也知道我的狀況不是很好,雖然我沒告訴過妳從去年十一月至今都是如此,但至少妳已經感覺得到我心情不是很好。

  寫到這裡,差不多把我想講的都講了,也把希望妳思考的傳達出來了--雖然,直接而黑暗了些許。
  然而,我還是在沉默,雖然狀況有些頭緒,但反而有更多的事情要規劃與處理。
  而妳捎來的第三次訊息,如文標題,我也該放開了。
  畢竟,如果把妳當個孩子,對一個孩子生悶氣,的確活像個白痴。
  當然,這談不上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因為是兩個人之間的問題。
  只是,或許,妳看完這些內容後,會有什麼想法,我暫時還不願意去多作揣測。

  罷了,大概就如此。
  如果,以後還有想聊聊的時候,若情況可許,我想我還是會跟以前一樣,盡量的回覆。
  而,雖然,妳現在在為自己的事業與未來努力,但記得身體保重。

  祝,願安。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心裡,必有那麼一座荒城


  從走進荒城裡,到如今歸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
  期間裡,說過了什麼,做過了什麼,實在有點恍恍惚惚。
  我只知道,造成許多人的困擾與麻煩,實在非常的抱歉。
  也知道,有更多的事情必須處理,在短期內。
  尤其,是延宕的部份。

  為什麼走進荒城?我捫心自問,卻找不著答案。
  或許,許多事情當我們忽略許久,會誤以為它不存在;但,實際上它一直不斷的發展、成長、茁壯,直到哪天我們驚覺時,才發現失去控制。
  然後,荒城的大門,或許就會為你敞開。
  而荒城裡面呢?它將會告訴你什麼?我想每個人都不同吧。
  --唯有那股錯愕與混亂會是必然。

  總之,如今,我走出荒城了。
  審視了很多,思考了很多,也搞砸了更多。
  回到現實,總是殘酷,但沒時間讓自己自憐自艾,因為還有許多事是要做的。
  調整,調整,調整,然候找個折衷的方法。
  我知道,我只能做下去,而我也知道我失去的不只一個星期的時間。
  告訴自己,我是人,是黑格子,是傑歐卡,是......

  什麼是荒城?有人這麼問我。
  我說,那是藏在每個人心底的秘密,因每個人的心中,必然的有那麼一座荒城。
  等你走進之後,才能理解我的言語。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自2004年總統大選完後至今,兩餘年,政治糾紛一直不斷的延燒。

  曾經,屬於熱衷於評論是非的一群人之一,但在看到一些必然現象後,慢慢選擇沉默。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我們越急於去說些什麼,我們便會忘記,那些我們想要表達的,別人不是不懂。
  懂,但同樣跳進圈子裡攪和攪和,為什麼?
  從歷史的角度去看,那是一種發展本能的劣根性──發展,然後產生問題,變成極端,然後爭論,毀滅,再繼續發展……然後,世界就照著這個規律去不斷的調整平衡。
  或許,許多人會對這種有些宿命論的說法相當的不以為然,但黑格子更不以為然的是老是站在極端批評角度的人。
  因為,問題不是在於應該如何,因為它就在那裡;最需要做的,應該是我們該做些什麼,甚至是該讓人民立起什麼樣的觀念。
  無分族群個人,無分黨派對立,在自顧自的畫地自限之於,才應該是更適合的思考圍圈。
  然則,這場政治熱潮,看不到人們的覺醒,反而一個個都紛紛的趨之若鶩於無意義的鬥爭。
  然後,每個人都被胡亂的上了色,然後只會憑顏色去判斷人種,再來就是更無意義的自我詮釋。
  最後呢?得到的是什麼?滿足的是什麼?失落的是什麼?消逝的又是什麼?

  一朝興衰五百年矣,而大多數的人都無法自拔的陷入這場洪流,沉淪啊沉淪……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在剛剛,接到一通電話。
  看到來電顯示的對象時,遲疑了一下,因為不確定接了之後會聽到怎樣的訊息。
  應該說,我不確定在接通電話後,又會再被影響多久。

  最後,還是接了,間隔了三秒後。
  一樣的聲音,一樣的無力帶著點藍調,是文智。
  打來的原因,是他在考慮是否該去夜店應徵正職,故打來詢問我的意見。
  鬆了一口氣下,定了定神,然後告訴他,我只擔心他會受到裡面的一些不良影響--雖然,我很肯定他的自制力,但那是在正常的情況。
  對於一個心理狀況還不是怎麼穩定的人,我無法以正常狀況下的認知去作判斷。
  意外的是,文智不但要我安心,反倒提到自己正在考慮停止用藥--雖然,他的母親還是每天耳提面命的要他吃藥。
  而他也提到了,前陣子他真的把腕給切下去了,還是在我們學校,所以去住了一陣子的院。
  想來,雖然是自殺了,可是情況得到了緩充,也因為那樣的一切,讓部份的情緒得以舒發,以制於狀況稍微偏回正常水平了些。
  果然,符咒拿給他是正確的選擇--雖然是苦到了我。

  總之,這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尤其,以文智的帥勁與交際手腕,想來應該可以在夜店混得不錯。
  只是,是否會讓他無法接受自己的陰性面向而產生其他狀況,個人並不打算多作思量。
  畢竟,總的來說,這是他該去嘗試接受的歷練--或許,過了這一層後,他才能夠真的放出自己的光彩。

  說真的,今日真是一個逆轉的怪日子。
  除了這個突如其來的好消息外,還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
  彷彿,我站在世界的軌道上,凝望著規率的訊息。
  低下頭,望了望掌心,似乎抓到了些什麼,又似乎沒抓到什麼東西。
  然後,祂在我心裡笑開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一些事件及一些觀念的沉澱,最近開始慢慢的在做自省與反思。
  加上環境上許多其他事件的發生,與其他訊息的接受,開始了一些陰性思考。

  每個人在遇到一些事情時,不管事情是否類似,可以確定的是,處理的方法必定人人不同。
  但,若仔細觀察過程當中的模式,其實還頗有趣的。
  人類的理性建立在邏輯思考上正反兩面向的切換,進而匯整出一個思想上的藍圖;而人類的感性除了建立在情感的非常思維外,其實情感中的自我現象是引動結果的那個核心之一。
  然後,大多數的人類行為,在理感交錯的表面之下,包覆著的其實是原始而直接的自我心理。
  這種自我心理,有時我們稱之為理想,有時候我們稱之為慾望;甚至,若套用在動物上,或許用『獸性』來形容才合適吧
  然後,倘若這種自我心理與理智得以合諧存在,就產生了理想;倘若與理性衝突但可受其抑制或規範,則產生了慾望;倘若兩者間的衝突超過理智可控制的範圍,便會產生一些無法預料與不期望的行為與結果--病態、失控、傷害,甚至犯罪。
  因此,平常我們的這種自我心理,只存在於低小的頻率表現,而不易被察覺。

  然則,這種自我心理最常表現的情況,即是我們言談當中所顯露出來的掩飾行為。
  說得好聽,叫做冠冕堂皇,而說得難聽,叫作自我安慰。
  你是否有察覺過自己有多少這種心理?當我們遇到狀況時,我們的思維當中會存在有多少的自我映射立場,然後讓我們一廂情願的認為情況照自己的判斷而前進?當我們遇到問題時,我們的行為中會存在有多少自我情感的陷阱,然後讓我們掩耳盜鈴的認為事情應當如何如何如何?當我們遇到挑戰甚至挫敗時,我們的情緒當中會有多少自我安慰的逃避,然後讓我們一再的認為下次一定,或是並非......?
  很有趣,真的很有趣,人的心理就是這樣有趣。
  最有趣的,更是人們一面的否定自己如此,卻又老是按著貫例用力的自摑臉頰。
  前進的是如此,而後退的,更是如癮君子般地狂渴貪婪的大口吸著這毒--這種痲痺心靈的毒。

  一個人即便在怎麼的行為,他給自己的藉口永遠有千萬個。
  然則一個向前行的腳步,它的原因永遠也只有一個。
  在這一刻,我在彼岸向著世界,冷望,看著重覆上演的戲,慢慢揚起嘴角。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0 Sun 2006 02:45
  • 仮面

 


  近來,常常有種內心深層的感慨。
  在外與內之間,開始有了一個清楚的隔膜。
  在外,宛如面具般的成為人們認識的我;然而,在內呢?
  揭開那面薄不可覺察的面具,會是什麼?

  在此同時,環境當中也開始產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當人們對於某些觀念或理想侃侃而談的同時,他的行為可能跟他的言談有相當的衝突。
  尤其在置身事外與置身事內兩種不同情境下,過程當中對事件的處理與應對方式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內在特質。
  而在這種情形下,有許多的矛盾與衝突,便一再的上映。

  看著這一切演變的我,只是靜靜的看著。
  然後,面具下某個隱澀的點,或許在無形間產生變化。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6 Wed 2006 19:54
  • 反常

In 2006/07/13


  有人說我最近很反常,因此擔心我的人如雨後春筍般的冒了出來。
  雖然,現在已是入夏季節。

  擔心我的人,都是網路上認識的人--當然,也是神祕學領域的人。
  而這些人的最大共通點,就是在天賦榮耀認識的--也有是在更早的魔版時代認識的。

  某方面來說,他們說我反常是對的。
  前沒多久在天賦跟樂風先生對著幹的事情,雖然說鬧也鬧夠了,但結果雖然處理得及格,但也讓我整個醒了。
  有些時候,人還是要看清現實的--尤其,對於犯賤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因此,讓人重重砍了一刀,也讓我清醒了許多。
  醒了,就會對於現況的處理與應對做些調整--因此,就被人說反常。

  對他們來說,我給他們的感覺與調整前不一樣,所以我反常。
  對我自己來說,砍掉重練的哲學一直都是如此,所以我並沒有反常。
  尤其,他們覺得反不反常,可事實上我一直是我。
  想法一樣,做事方法一樣,吃喝拉撒睡一樣,呼吸頻率也一模一樣。
  只是,有的人以為單在網路上,就可以完全瞭解我這個人而已。

  一個善於觀察人的,可以將人心摸個大半,但他無法說自己已經完全懂了這個人。
  因為人不是死物。
  既不是死物,就會有所改變,那又何反常之有?

  所以,一直以來,對於那些自己為瞭解別人,自以為可以把人摸透的人,感到十分不屑。
  一個人再怎麼妄自尊大,也該有一個底線才是。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我們會讓自己掉入過去的回憶。
  可能是沒來由的感性,可能是環境上的人事以非,可能是突然的睹物思情,也可能是事過境遷後的感嘆。
  但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在我們內心軟弱的感性時,會有想要賴在過去的想法。
  畢竟,大多數的過去,都留在美好的記憶,所以才令人陶醉。

  但,生命是往前走的。
  因此,如果偶爾回首看看過往的風景,對人生的旅途來說,那是一種調劑。
  但,若是眼睛擺在腦後,而不理會腳步往前會遇著什麼危險,那麼,這叫作找死。
  調劑的人不多,找死的人倒不少,這是最近體會到的無奈。
  尤其是,一邊找死,一邊還感嘆時不其予,甚至覺得天道沉淪,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到底,沉淪的是誰呢?

  僅以此時的感嘆寫成文,作為給自己的警惕。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常被教導著:要力爭上游

因此,我們的人生
就如同一隻隻仰望的魚
涎著臉望著天空
希望自己能夠挣過身邊的其他人
好覓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而往往
長輩們會在我們的背後
支持著我們,摧趕著我們
或是說,鞭躂著我們
然後,不斷的告訴著我們
要往上爬,不然你將無法在社會上立足

然後,似懂非懂間
我們開始盲盲目目的往前
--就好像是一種本能反應一樣
向著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的目標前進

有的人,在這過程當中
開始思考著自己的價值
或是自己要的是什麼
然後
除了得到滿滿的困惑
還是困惑

有的人
認為自己被別人壓抑著、強迫著
於是開始叛離
試圖去證明自己的自由
然後摔出了一堆傷後
便得什麼也不是

那麼,到底
我們的價值在哪裡?
有的人這麼問
但很多人往往不知道

答案
其實就刻在陰影下
你走過的跡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
我們身邊會發生一些事情
一些讓我們無法去左右的事情
以比較學術上的說法
這叫作不可抗力

如果是好的不可抗力
我們一般都會忽視它的存在
或是只是當作自己狗屎一回
然後就拋到九霄雲外
那麼,如果是壞的不可抗力呢?

一般人喜歡把它稱之為
命運
或是說是宿命因果或其它什麼的
然後
說命運如是一副綁住我們手腳
讓我們的靈魂無法自由的枷鎖


會不會是我們自己
把自己給栓住了呢?

一隻栓在心口
名為慾望的栓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n 2005/08/02


稜鏡存在的假象
乃是交疊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的過渡
你雖看見不同的人
但不同的人也看見不同的你
我看見你
看見不同的你
因此我說你是稜鏡被後的孤者
你懂了一些
你卻也不懂一些
而你總在懂與不懂之間
迷罔交疊清晰
爾後不斷變形 變形
扭曲
在不可能尷尬的交角
於是乎一個喘息在現實骯髒的變型蟲
將底心藏於深處的盡臠
而盡臠默默啃食
啃食著理性與感性的衝突
再以肉刺向你攻來

你似無所覺地
依然變化 變化 再變化
變化 直到你變化成完美的進化
自以為的
但觸手可及 依舊冷冰冰
又脆弱的存在
因此
你被自己毒死在封閉
在現實之外夾交非現實的存在
然後?
我終於說了 幾百幾千幾萬次
你不會是我的一邊 我們永遠不可能一邊的
問我 我在說什麼?
我說了什麼嗎?
我沒說什麼嗎?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6 Wed 2006 17:03
  • 錯過

In 2005/11/06


  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當你錯過了,就不會再有轉鬟的餘地了。
  而往往,這種情況比十之八九的不如意,還要常發生。

  這是最近黑格子的一種感慨,因為身邊的一些人發生了一些事情。
  有些事情,有些人,錯過了之後,我們稱那叫做有緣無份。
  但,如果撇開了人為的抗力,那還有多少的有緣無份,稱得上是有緣無份呢?

  想來是沒有解的,因為這種深究,其實只能算是一種不甘心的鑽牛角尖。
  而且,有時候還是會越鑽越沉痛的那種。

  黑格子也常常做出一些人為抗力的有緣無份,而且往往都會搞得自己不可自拔。
  比如舞鞋,或是榛果。
  不過那也只是在差不多的時間點上,會如此的鑽牛角尖。
  事情過了一年、兩年、甚至是三年後,這種感覺就可以慢慢釋懷了。

  但,黑格子並不認為,這就是所謂的「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因為,黑格子以為,那是一種把對對方的感覺,慢慢的昇華成一種祝福。
  這是一種很神聖的心理,並不是那種敷衍人的小說段句可以去闡述的。
  至少,黑格子堅持這麼認為。

  不過,一般來說,黑格子會花少好許時間,把心理的感覺變成這種昇華。
  畢竟,黑格子在情感上,是一隻慢吞吞的笨烏龜。

  而從身邊的人身上,看起來似乎狀況還不錯。
  所以,應該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吧?

  Dia.Rogoten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