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分類:古老技藝的體現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 Th P aI D L N 》


由混亂中創造出真實

現實的慾望通往內在的揭示

擺渡者吟唱著沒有言語的詩歌

奧秘則在波瀾疊踏中潛瞑

流淌著黑暗的光芒

當綻放的瞬間只見星移物換

若汝欲踏足前行的道

便不可戀棧過往的景

穿越雲霄者必先征服狂嵐

謹信母神的繆箴即可一搏

與之征戰的並非敵人

而底心可蘊化的孰正塾顛

若可洞穿此一實相

汝即知其生滅之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LIARŋP》

命運之軌交織於紡錘的一端
另一端則執於母神的左手
得豐饒者必先苦於分勉
其不朽之榮耀招致心神劇烈的高潮
若起行請輕喃著起伏 起伏
偶然臨身的殘景莫可急瞥
君所目及處可見之驚濤巨浪
自可信手一掬其清濁之斯
化縯於外
若嘆於涉則不妨自盅一杯
此境此意飲之可無執物變人轉
孤帆一只何憂無可歷見於寰海
待見破曉之微
必知其所長道矣!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年前的時候,跟朋友小聊到了一些最近神秘學圈的一些議題,比如聽到不想再聽的2012年訊息,還有進入2010年的年度課題等等的。

  一般來說,黑格子很少會去聊到這些東西,因為無論是2012年的動向,還是2010年的課題,其實最主要的重點,還是回歸到每個人的自我當中;究竟,對於你來說,這些動向或是課題具有什麼樣的意義(無論是生命意義還是人生意義),這才是最最重要的;就比如說,許多人喜歡談星座與人的性格一樣,但星座畢竟只是一個概略式的分析出中性的性質,用之於同一星座的不同人身上,自然就會有不同的顯化方式,而這些『巨大議題』不外乎如此。



  但,以結論來說,進入2010年後,整個世界的動向的確是進入某個轉化的工作當中,而且將會隨著進入2012年慢慢的變得明顯。

  這種情況並非是年度性的轉變,稍微具有睿智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只是不同性質的轉化工作而已,事實上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宇宙總是在轉化的過程當中,不斷的孕育出新事物,接著新事物隨著發展產生出某些問題,再從問題當中孕育出新的思維,如此周而復始。

  『變』,是全宇宙至高的法則。

  它是動的作用,但卻又飽含著靜的默化,從當中也可以理解到宇宙法則的冷血,但卻有著慈悲,是很有趣的事情。而對我們──或者對每一個人來說,這些轉化議題的重點並不是在於『我們想要改變成什麼』,而是『我們看到了什麼樣的問題』,然後『希望從當中孕育出些什麼』。

  想要改變成什麼樣子是一種夢想,但如果我們的眼光無法回歸到當下的現實,夢想只會存於南柯──從某方面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虛實交映,要知道身處於物質層級的我們而言,所有的問題都會直接的反應在我們的現實當中。身為神秘學的殉道者來說,更是應該知曉這些觀念,畢竟我們不能在尋求靈魂的超脫之際,將我們的肉身完全捨棄。



  因此,當我們回歸到2010或2012年的這些議題上時,你必須先清楚的問自己,這些東西是否很明確的將為你帶來某種全新,又或者是你必須學習調整自身的內外平衡,以期自己能進入轉化者的行列之一。

  專注於你的自我,其它的事情將不再是那麼重要。

  尤其,在進入2010年之後,我們更需要如此,因轉化的甘甜必生之於淬煉的苦。

  而今年,不意外的也會是個如此的年。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冬至Yule以來,經歷了聖燭節Imboc、復活節Ostara、五朔節Baltane,到6/21的利薩節Lithia,已經過了半年了。

  半年來,其實整體的變化滿大的,至少在過去的七八餘載當中,我從未料想到今日會如此「瘋狂」的走向神秘學工作的路子;當然,是否能遲續的走下去,我並不知道,也充滿的無數的不確定性。

  然而,一切的因緣時候到了便會知曉,父母神如是說,而我亦謹記在心。



  坦白說,當初思逸提到這次的利薩節將會以露天的形式舉辦時,心裡就有一種「非參加不可」的熱情;對於居住在現代化鐵冷森林的巫師們來說,要自由自在的舉行一場儀式是很不容易的,更別說是在星空的祝福下與諸神靈共宴;如果不是在國外的話,要做到這種程度,其實有許多的問題是必須要克服的。

  然而,露天儀式的問題大多數可以想辦法靠人力解決,但只有天氣的部份,我們只能「聽天命」來著;尤其,在儀式前兩三天,剛好颱風「蓮花」正緩緩的向台灣靠近,無形中便增加了許多不確定性。

  與思逸聊到天氣的問題,他也覺得只能夠默默祈禱;不過若按照前幾次儀式的狀況來看,我想我們應該相信父母神與諸神靈的恩澤。



  儀式當天的早晨,下了點小雨;默默的拿出幾樣簡單的工具,簡單的向父母神祈求儀式的順利,結果去剪了個頭髮之後,竟然連陽光都出現了。

  Thanks,Thanks,my holy Lord and Lady!

  例行的行前盥洗,加上準備幾樣道具之後,便與虎一同動身前往儀式的地點──北投。



  在路途當中,沒少跟虎瞎扯跟嘴砲;基本上他也是少數能跟我如此一來一往的朋友,而一切也是因為思逸的儀式,因緣際會下才多認識了一個知己,這也算是參加思逸的儀式最大的收獲之一吧。

  到了新北投,與Wow碰頭之後,三人便徒步前往儀式的現場;原本預計十到十五分鐘的路程,其實沒有想像中來得遠,反倒是花了一點時間跟思逸再確認地址。

  等到達儀式現場後,照例的依然只有思逸跟他的幾個朋友在準備儀式當中所會用到的一些草藥。雖然比預定的時間晚了一點,但離儀式開始的時間尚早,因此便開始準備今天要跟思逸「借」儀式場地的工作。

  說是借,其實也只有佔用一小塊區域,因為在場人數的關係,使得我打破原本的計畫,以從簡的方式來進行。

  至於進行什麼,其實是之前幾次儀式有感於一些來參加儀式的伙伴們,似乎因為過於專注於自己的目的,而忽略了儀式的共享,因此前幾次的儀式經驗其實都有些憾處;基於此,跟思逸提到了借用儀式場地,進行一些「人為調整」的工作,並希望本日儀式所帶來的神聖祝福,能夠藉由儀式,與參加的伙伴們,向外發散給身邊的人,並以此傳下去。

  在簡短的處理完之後,便在半恍惚的狀況下稍作休息。



  在即將開始進行儀式之前,思逸略帶些嚴肅的向今次參加儀式的伙伴們,說明了關於他帶領這些儀式的想法,參加儀式的心態,以及個人與世界的平衡等等的部份做了一些舒發;不過,過程當中除了一開始的講述儀式的目的外,因為要急著跟第一次參加儀式的友人狐狸作確認,其實大半的部份都沒有在注意,最後便在手機沒電及更換手機的匆忙當中過去了,這點說起來還真是對不起思逸大師……

  所幸,在經過一番確認跟告知地點後,姑娘她總算是在Quarter Calling時趕上了儀式的進行。

  而因為早先的準備工作之關係,個人已經先做過簡短的Quarter Calling,因此這個部份的進行個人是在恍惚中渡過的。

  經過Call The Lord and Lady後,進入Cake and Ale,也就是獻祭的工作;如同往常一般,思逸以風趣的口吻向參加儀式的伙伴們講解獻祭的目的,不過以現代人而言,或許很難想像這個簡單的動作背後,究竟帶有多麼嚴肅的意義。

  我們向母神獻上紅色的水果酒或果汁,向父神獻上麵包,其實各有其神聖意義存在。母神是萬物之母,賜予萬物豐饒的養份與生命之血,而父神藉由與母神交媾,賜予萬物存在的形體;因此在古老的祭典當中,我們向母神獻上水果釀成的酒,向父神獻上無酵麵包或糕餅,並在獻祭過程經由祭司來接收,因為主持儀式的祭司自古就被作為諸神的「地上代行者」而被予以高度的崇敬,也因此古老的祭司都具有等同君王般的地位(甚至有些文化當中祭司比君王還要崇高)。



  接著,思逸向每位伙伴發下一根羅勒枝,用來做為放逐負面的媒介;羅勒自古在西方便被稱為草藥之王,是草藥中最為神聖的草藥之一,據說耶穌死後復活時,他的墳邊便長著羅勒,也因此羅勒一直到現代都是東正教製作聖水所不可缺少的草藥。

  在魔法上,焚燒羅勒可為我們帶走負面的影響力,藉由利薩節的「神聖之火」,我們訴諸於羅勒的負面事物,將隨著火燄的然燒,被神聖的太陽之王從我們的生命當中帶走;不過,每個人只有一根羅勒枝,所以可以被放逐的負面事物只有一項。

  「在你祈求神靈之前,你亦必須學會珍惜與知足」,思逸如是說。

  因為自身所遇到的各種問題,在細想之後其實都是自己該完成的功課,因此我選擇放逐掉母親的負面思考。我們依序的將帶有期望被放逐之事物的羅勒枝,投入大火當中,隨著每個人在投火瞬間大吼的「霍」聲,所有負面的事物化作了潔淨的煙塵,冉冉上升,最後被帶往了諸神所在的天頂中消逝。



  在投火之後,我們開始製作祝福的草藥符咒包;思逸要求每個人製作兩個,一個是給予世界的回饋祈願包,一個是給予自身的祝福包。

  我們先製作給予世界的草藥包,以聖約翰草為基底,吹入我們想給予世界的期力,接著拿取馬鞭草,吹入喚醒期望的力量,最後拿取芸香,吹入帶動改變的力量。將三種草藥於茶包當中輕柔的搓揉使其混合均勻後,我們將自身給予世界的願力,藉由火燄的燃燒(以及儀式前的準備工作)帶向天際,並向外發散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接著,我們動手製作給予自己的草藥祝福包;依序的放入聖約翰草、馬鞭草及芸香,吹入自身的期願、喚醒願望的力量以及帶動自身改變的力量,接著放入羅勒枝,吹入「自我」,放入玫瑰花苞,吹入「期許的慾望」,放入甜草,吹入「豐饒與財富」,放入薰衣草,吹入「心靈的平和與內在的轉化」,最後放入乳香,吹入「至高的神聖性」。

  在完成草藥包之後,我們右手拿著自己的草藥包,相互手搭著手,圍在大釜的火燄外圍,隨著音樂吟唱歌曲:

I am a circle
I am healing you
You are a circle
You are healing me
U-oo-oo-nite us, be one
U-oo-oo-nite us, be as o-u-u-ne



  最後,隨著我們依序的過火完成簡單的祝聖,整個儀式宣告結束。



  在儀式之後,由Wow引薦終於見到了聞名已久的漂鳥大姊,實在是意想不到的收獲。而會後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喝著由場地主人──Tample33的可欣大姊提供的蜂蜜茶,在跟Wow及狐貍簡短的交談之後,便目送他們離開。

  偶然的仰望天空,發現因為颱風將近而雲層密布的天空彷彿開了眼般,從儀式地點為中心向外散開,並且依稀可見幾十顆星星在天空中閃爍,興奮之餘亦告訴思逸這個諸神的善意回應;可惜的是,儀式當天正值Black Moon,否則或許可以看到母神久違的面容。

  這次的儀式,算是從去年的Samhain參與以來,最為快樂的一次;也藉由這次的儀式,讓躊躇的腳步再度累積了向前邁進的力量,讓自己決定了一些事情。

  下一次的儀式是拉馬斯節Lammas,我們將相約在八月之初再度相見。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諸多至高的終會毀圮,諸多依從的將行背離,

然而一切註寫的偉大之手未曾歇筆;

當所有被審視被崇拜的正倒置於鏡前,

那些我們曾經深信的渺小既成虛妄的空洞,

無所適從,驚懼,沉淪在底心迷失的天堂。

而地獄的聖堂已悄然輕起了大門,

那些昂首無畏在前行者,將為不朽。




  西元兩千年,越過千禧年的驚恐與諾斯特拉達姆斯的預言,人類依舊在宇宙的循環道路上前行著。

  然,一切卻又與過去有些不同。

  當外在的物質漸行充沛與安穩之時,許多人無法抗拒思想與內心靈上的空虛,執起了各種改革口號的旗。

  盲索地,各種強迫的,激烈的,失去理性與冷靜的行為開始傷害我們的社會,傷害我們身邊的人,甚至傷害我們自身。

  這是一種走入進化前的焦躁,人們利用這一連串的行為,表現出對於即將來臨的新課題感到不知所措。

  因此,在一場場的失序演出,一次次的強力傷害下,換來的不再是如一兩百年前那般的高亢與英雄主義,而是深究行為本質下的醜陋。

  而世界,諸神,及所有賜福者,仍舊默默的用誨澀的方式引導著我們。一波接著一波的災難,一次又一次的衝突,讓我們在傷痛,血淚,空乏,迷失當中,回頭思索人性的本質。

  爾後,世界將不再如此的現實,而貧窮與富有亦將不如自面上的意思那般。



  然則一切都還在進行著,所有虛榮的,靡醉的,貪慾的,將堆起一座座罪惡的塔。

  而那塔,將行獻祭,給予過去的時代,給予無法向前行者。

  當慶典的燃火即將綻放之際,你是否對於自己的道路,已了然於心?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耶魯節,是塞爾特人的冬至慶典,也是他們的新年。

  Yule這個詞,源自於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直到今日當地的人仍舊把現今的聖誕節俚稱作Yule(或jul)。

  這是一個特別神聖的日子,冬至這天在天文的意義上,代表著一年當中夜晚最長的日子,甚至在一些高緯度的地區,冬至這天象徵的是黑夜即將退去,而象徵光明的太陽即將復生的日子。

  因此,在Samhain我們送走黑夜之王後(在古老的意義上是「殺死」並使其回歸大地之母的子宮),我們將在Yule當中準備迎接神聖之子,也是引導我們在未來一年中走上正確道路的明光。



  這次的Sabbat是在午後舉行的,但正如思逸所說的,正確來說Yule應該在黎明之前進行,並在黎明時分達到高潮,這才能夠充份的表現出這個儀式的象徵意義。

  而因為今日沒有遇到特別的事情,所以就跟wow約好時間提早半個小時到達儀式地點,並進行一些儀式前的個人調整。

  也因為這次是黑格子首次在非黑夜時分進行儀式(一般來說,黑格子的習慣是在晚上進行儀式,某個角度來說也可被認為是與月亮之母有關聯性),所以算是格外的新鮮。



  在儀式開始之前,思逸跟參加者介紹了Yule的意義,以及在這個Yule Sabbat當中我們準備要做什麼,講到新的一年裡各人所許下的願望時,思逸也語重心長的提到了,明年是正義之年,在意義上是一個循環的清算,而近期所發生的許多事情也顯示出這一層的含義;不過,礙於主題與篇幅,更深刻的探討我們容後再議吧!

  首先進行的是例行的Quarter Calling,有別於上次Samhain時絕大多數人對於北方的召叫比較有感覺,這次則是較多數人對於東方的召叫比較有感覺;在意義上Yule是屬於風元素的節日,東方也是太陽誕生的象徵位置。

  不過,黑格子反而是對於西方的召叫稍微有感,東方與南方的召叫次之,北方的召叫則處在一種被岩石土壤包覆的閉塞感。

  在進行北方召叫時,視覺化自身成為大地的岩柱,成為聖子的胎盤,成為永恆的山嶽;東方的召叫時,視覺化成為隱息的微動,成為聖子的呼吸,成為不可視的存在;南方召叫時,視覺化自身成為聖子的胎動,成為不滅之元火,成為靈魂的明燈;西方召叫時,視覺化自身成為淨潔的飛瀑,成為聖子的羊水,成為淨化眾儀式者的甘露。



  接著,Call The Lord and Lady,視覺化的結果大地之母已披上金黃的絲衣,那是檞寄生的顏色,是聖子的顏色;聖子將一同批上金黃的胎衣,進入橡樹之父的懷抱,這也就是在塞爾特文化裡,長有檞寄生之橡樹為聖樹之至聖的象徵所在。

  而冬青樹之父將會退去,代著冬天的一切,以及諸多陰暗,過去的傷痛將會被冬青樹之父帶走而得以安撫。

  這是一個特別的涵義,代表世界已經為每個人預備好了全新的課題,而我們將在此放下過去的執業,準備接受全新的自我;倘若有所留戀者,在正義之年裡,至高者亦會用適當的方式,驅策者我們向前邁進。



  隨著Cakes and Ale及之後短暫的休息,思逸傳下了兩只冬青枝葉,讓每個參與者對著冬青枝葉許下新的一年的願望,而後對著枝葉吹氣。

  待整個過程結束之後,隨著參與者不段的複誦:「The light is returning」,思逸在大釜前將冬青樹之父送走,並隨著大釜之燄燃盡,正式宣告新的一年已經到來。

  儀式之後,思逸準備了小型的密封袋給每個參與者,讓所有人拿取一點大釜之下的盤中盛著的種子,默念自己剛剛許下的願望,然後放入密封袋中帶回家;許的願望越多,就要拿取越多次,相對的帶走的種子也就越「豐收」了(笑)。

  而在結束整個儀式之後,思逸也請所有參與者帶走一個水晶飾品,這些飾品是由烏鴉大姊所熱情讚助的,所以有絕對的品質保證。



  而在儀式之後大家各自閒聊之時,也有朋友向思逸反映說這次的Yule相較於上次的Samhain來說感覺上比較輕鬆,某方面來說,因為在儀式的象徵意義上Samhain本身就較為嚴肅,而因為兩個祭典的目的不同,所以來參加的朋友也是抱持著不同的心情,比較之下作為新年的Yule自然的就顯得輕鬆些了。

  不過,若真要跟個人儀式比起來,團體儀式也比較輕鬆,更別說黑格子自身進行的儀式,黑格子自身的感覺上都覺得比參加思逸的Sabbat Ritual來的沉重(笑)。

  而這次祭典的意外收獲,則是讓黑格子充份的瞭解到,解一個人不能單從言語及文字所產生的成見,不管對正或對反,這都是必須謹記的事情。

  Yule結束,我們將會在Imbolc再度相見。



加入書籤:
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聽思逸說十月三十一日,他將要舉辦一場公開性的Samhain Sabbat(死神祭,Wicca八節之一,為萬聖節的前身),但礙於那段期間沒有排假,所以抱憾不已。

  怎想到,因為突然的延後放假,所以造成了座談會成了流局,但卻意外的讓參加祭典的機會再現曙光。

  果真,老天幫你關了門,必會再開一扇窗(笑)。

  因此,放假當天,馬上就連絡了思逸,詢問了關於祭典的事情,也在他的部落格上,閱讀了相關資訊。



  偏偏,當天剛好遇上了家兄半年前車禍在左肩鎖骨裝的固定架要動刀拆除, 所以當天是否真能前往祭典成了未知數。

  尤其,雖然家兄早早住進了醫院,卻直到下午才動刀。

  一直到近三點,家兄仍未從手術房中出來;雖然只是一個小手術,但總是希望在離開前能看到他開完刀後的狀況,至少這樣會比較放心。

  就在猶豫著是否該動身之際,手術終於告一段落。看家兄的精神狀況還不錯,也可以自行起身,就放心的動身前往祭典舉行的地點:temple33



  因為地點付近我不是很熟悉,又不慎坐到反方向的公車,繞了一圈加上確認地點的結果花了不少時間;待到達temple33之後,其實祭典已經開始了。

  小聲的進入場地,稍微做了簡單的祝聖與驅逐後,就攜著權杖一同進入Circle當中了。

  還好,此時剛要準備進行Quarter Call,因此還算趕上了。

  特別的是,Quarter Call當中思逸加入了一些與元素對應的手勢,不過這些手勢的來源是他自己的Ritual Style或是參考至其他儀式者或指導書籍,黑格子就不得而知了。

  而吟唱的祈禱詞部份,包括祭典後續的所有禱唱部份,思逸都採英文與中文版本各唱誦一次的方式,想來是讓參與祭典的朋友可以瞭解各個儀式階段的目的與細節吧。



  在Quarter Call之後,到了主祭的部份,也就是Call The Lord and Lady;而因為這個祭典是塞爾特人的死神祭,所以按照節慶思逸召請了黑夜之王與黑暗母親、祖靈(思逸本身是薩滿),也同時歡迎所有參與者呼喚自己的信仰神,或是思念的亡者,一同前來參與饗宴。

  黑格子在這個階段並沒有特別召請什麼,主要原因在於黑格子一直與自身所信仰的父母神存在著良好的聯繫管道;不過,特別的是,在這個階段近尾聲之時,的確可以感受到The Lord of Night及Mother of Darkness的存在與力量,那是一種深層的,安靜的,超越俗世感的一種體會,讓人的內心瞬間回歸於平靜、無慾,很難用言語來說明。

  向祂們簡單的致意之後,黑格子繼續享受這種很難得的感覺。



  待參與者都已經完成自己的步驟,以及調整好自身狀況時,祭典便準備進入下一個階段。

  Cakes and Ale,或做Cakes and Wine,直譯稱之為糕點與水果酒的獻禮,簡單的來說就是獻祭。

  無論在古老的祭典或是現今Wicca的儀式當中,獻祭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步驟;古老的人們藉由向神靈獻上穀物做成的糕點,及水果釀成的發酵酒,向神靈昭告今年也是獲得豐收的一年,除了以糕點與水果酒向神靈致上微薄卻虔敬的心意外,也祈求神靈能保佑在下個年頭也可以獲得穀物豐收,人民安泰。

  而現今Wicca系統當中,Cakes and Ale雖然只是單純的向父母神獻禮,但同樣的也是向神靈獻上感謝與虔敬的信仰,並祈請父母神能夠持續引導儀式者走在自身的道路上。

  當然,就儀式層面來說,其實跟東方無論佛、道,或者是佛道融合後產生的台灣普及信仰當中,許多祭祀中的牲禮、獻果具有同樣的意義;而以基督、天主教來說,雖然鮮少見到,但在一年一次的彌撒禮當中,也是有分食由主持儀式的主教祝聖與祝禱後的聖體(無酵餅)與聖血(葡萄汁),雖然就教義來說它象徵著為人們贖罪而奉獻自身生命的耶穌之肉體與血液,但其實與Cakes and Ale有著奇妙的巧合。



  經過Cakes and Ale及之後短暫的休息後,祭典進入了另一個重要的部份。

  根據Samhain Sabbat的由來,塞爾特人認為這一天是亡靈的日子(所以,在Call The Lord and Lady的階段,才可以召請思念的亡者),也是一年的結束;在這個結束的日子裡,適合針對排除過去負面的狀況、驅逐自己不想要的負面思想,以及埋藏過去的不好經歷而去做Spell Cast。

  而這其實才是思逸舉行Samhain Sabbat的主要目的。

  首先,思逸先發給每個人一張黑色的卡紙,讓參與祭典的人目視著黑紙,在心裡想著自己想要Break的事情,待確定之後對著黑紙吹氣;事情不限件數,但要確定自己真的希望這麼做,畢竟在Spell Cast當中,任何關於『黑』色的物件與道具,在使用上都必須格外的謹慎(因為,黑色在魔法學當中,代表的是強烈而有迫切需要的手段,所以它的效果是最直接而顯著的,但卻也可能同時帶來顯著的副作用)。

  而當大家準備完畢時,思逸便在自己的大釜當中燃燒了一綑沙漠鼠尾草──具有驅逐、排除負面作用的草藥;不過,看他整綑(沒錯,是一綑數量差不多一把的沙漠鼠尾草)丟下去,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跟燒錢差不多……

  在起火的同時,思逸也讓大家圍著大釜順時針的走動,並在自己準備好時,將黑紙揉成團丟進火中,並吟唱:「Honor the Crone!」

  當然,按照儀式或施法的標準來說,其實應該要盡可能的大聲吟唱的,不過或許參與祭典的朋友們,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一開始感覺上不太敢放開聲音的吟唱。

  也就因此,當黑格子繞行三圈後,將紙團投入大釜並吟唱時,好似有嚇到人的樣子(囧)。

  而等到大釜當中的火燄燃燒殆盡時,思逸再度帶領大家面向大釜,高唱:「Honor the Crone!」

  整個Spell Cast宣告結束,而祭典也走向了尾聲。



  最後,思逸將今天祭典獻禮時他所準備的蘋果分給在場的每一個人,也有人分享今天參與祭典的感想(當然,黑格子屬於聆聽者之一),最後就各自解散了。

  而在祭典結束之後,與思逸小聊了一下今天祭典的內容;其中他以個人的口哨代替儀式鈴的使用,並將薩滿系統比較常見到的皮鼓、鷹羽(還頗大一支,長度甚至超過我的權杖,讓我也想去弄來一隻)及一些動物形象的礦石雕物加入Wicca系統的Samhain Sabbat,儀式當中所使用的道具與祭壇擺放也不是標準Wicca那樣,充滿個人的Ritual Style,其實滿特別的,果然思逸其實是一個施展Wicca系統的薩滿(笑)。

  當然,這也是黑格子睽違了近兩年後,再度體會到儀式帶給自身的調整與改變;尤其,還是首度參加由他人主持與進行的儀式(不過,其實稱不上團體儀式就是了),那種感覺跟自己進行儀式其實有很大的不同。

  而在祭典當中,也看到了一個感覺上相當虔誠的朋友,事後聽思逸所說是他一個朋友的學生;看他在祭典當中專注的態度,實在令人肅然起敬,相比之下某位就實在讓黑格子覺得糟糕透頂了。



  而有鑑於這次的經驗,十二月二十一日的冬至祭典,想來黑格子應該會排除萬難的前往參加。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母神的恩澤下背尋,      

卻遺忘父神的智訓;

即使安座如君臨,

過往之業仍如糾纏的藤;

而汝只得底心默數其殤,

淌流之血源自眾歌之原罪,

唱誦的無法理解,

抑止則難制覆傾之愴;

然底心所堅如金鐵,

過極又怎可觸及其界?

終有必須自割其形,

但思量的可止一二?

既知為世人難解之秘讖,

汝焉能透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沉醉於豐產忘了眼正矇著

高倨之際敗足於塌陷之圮

運轉者非能空滯

流泄可輕許一觴佳釀

然此宴之去非征勝

緊裹的怎能無畏地踏足前行?

凡終有因圖而驅或被驅之徒

需之此必有深黯之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讚頌!讚頌!


那明亮的如早初之子

汝背裡嚮往而追尋

但切記別跌了手中的柺


沉靜內殮的靈性茁壯

而過去的表相正一頁頁地褪去

直到手持的終將該放落於離去之地

你底心殘存的唯有滿溢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考資料:維基百科
     《瑪雅的智慧》電子書
     《上帝的指紋》電子書
     其它網路參佐資料


  隨著近代考古的挖掘,神秘的瑪雅文化慢慢的被我們所窺見,當中除了相當原始的宗教信仰模式,成為考古與人類學家研究人類原始信仰的一個依據外,我們也受懾於瑪雅人複雜卻又精確無比的天文曆法計算。

  也因為瑪雅末世預言的傳說,讓一般人對於瑪雅文化總帶有一種神秘感;而在瑪雅文化當中,曆法的使用也具有相當重要的占卜意義。瑪雅人認為,從一個人出生當天的日期,在不同的曆法計上具有不同的涵義,而這些涵義的組合將表現出這個人的特性與未來,但一切的解讀需靠祭司來解釋。

  而因為偶然的原因,黑格子在原文網站上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曆法占資料,興趣之下開始研究它的原理,所以接下來會整理出一些相關的資料,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一同研究。

  但,若要研究瑪雅曆法占,勢必要知道一些常用的瑪雅曆法及其運作原理,因此以下黑格子將整理幾個重要的曆法計算,提供各位一個參考:



◎卓爾金曆法Tzolkin

  最重要的曆法計算,用於占卜與決定祭祀日期的曆法,分為由日名與日數兩個系統。日名乃以瑪亞文化二十進位為一週期,設定一循環為20天,稱為veintena循環,並為20個日別上不同的名稱與涵義;日數的系統則以而13天為一個週期,稱為trecena循環,以計數法為13個日標上計數。而受到veintena與trecena兩循環週期的影響,每260天會回歸到週期的開始,兩循環的使用類似於中國的天干地支組合系統。

  而關於veintena與trecena兩循環週期使用方式的起源,也有許多不同的說法;20與13兩個數字在瑪亞文化當中都具有相當重要的含義,因為20代表雙手與雙腳趾頭的總合,代表計數上的一個極限,而13則代表瑪雅人宗教概念中天界分為13層之意;也有人說,由veintena與trecena兩循環週期組合起來的260天,是瑪亞人用來計算受孕及分娩日期的曆法,係由女性第一次停經日期開始往後推260天,與現在我們用內格萊氏法則從女性最後一次月經開始往後推280天的方式不同,但兩者的計算結果與平均分勉日期都相當接近。因此有人推估卓爾金曆原先是由助產士為了推估嬰兒的預產期所發展而來。



◎哈布曆法Haab'

  類似於瑪雅人的農民曆,由每個月20天,共計18個月,加上最後5個禁忌日(Wayeb'),組合成一年360天的曆法週期,而每個月份都有一個代表涵義,並冠以當月代表神做為名稱,類似於中國的二十四節氣。哈布曆法係從零開始(瑪雅人很早就有零的數字概念),依序計算每個月的每一天,比方第一個月的第一天,則標示法為『0 +第一個月的月名』,第二十天標示為『19 +第一個月的月名』,第二十一天則標為『0 +第二個月的月名』。

  而每年最後的五個禁忌日則不標上名稱,所以也被稱之為無名日。瑪雅人認為無名日是危險的時刻,在此期間,分隔凡間與陰間的大門消失了,沒有任何束縛可以阻擋那些邪神興起災厄。因此,為了避免災禍與邪靈,瑪雅人會舉行相應的祈福儀式,以及設定一些禁忌項目。



◎曆法循環Calendar Round

  係由卓爾金曆法與哈布曆法組合成的大循環,每52個哈布曆,會回歸到最初,因為哈布曆與卓爾金曆日數的最小公倍數為365*52=18980。曆法循環的週期比起來高過於瑪雅人的平均壽命,因此瑪雅人一生當中不會遇到相同的曆法循環日。而曆法循環代表的類似一種宇宙循環的小規則,所以在每次的曆法循環結束前夕,瑪雅人會期盼地等著神明是否會賜予他們下一輪的曆法循環。



◎長計曆Long Count

  這是瑪雅人用來計算歷史變動與年代的龐大曆法架構,類似於我們一般在使用的紀元計算。長計曆由最小單位日開始,稱為Kin,每20個Kin則為一個uinal,稱為月,每18個uinal為一個tun,稱為年的單位,之後大致上以20個單位進位年數,比如tun之後依序為k'atun、b'ak'tun,從b'ak'tun 開始以13個單位進位一次,依序為Pictun、Calabtun、Kinchiltun及Alautun;在一般曆法計算上,最高只計算到b'ak'tun,因此後面的四個單位極少被使用,而b'ak'tun在計算上是從13開始計數,因此每個b'ak'tun的循環開始是由『13.0.0.0.0』開始計算,當中每個數字依續為b'ak'tun、k'atun、tun、uinal及kin。

  一般常聽到的瑪雅預言時間,計算的方法即是由長計曆的b'ak'tun大循環來計算的。b'ak'tun的循環為20*18*20*20*13=1872000天,換算成現在的曆法則約為5125.397年,再根據GMT換算的設定,將瑪雅的第五個b'ak'tun週期起始訂於西元前3114年8月14日;不過在曆法占的計算上,則是使用瑪雅人認定的金星誕生日來計算,即從西元前3113年開始計算起。

  而所謂的瑪雅末日說,即是以後者(西元前3113年)開始計算第五個b'ak'tun週期結束,也就是一般所說的第五太陽紀結束,被認為是西元2012年的12月21日,因此產生了許多所謂世紀末的預言跟說法。但,事實上,在長計曆法當中,一般只會標記到b'ak'tun的單位,但在更大的曆法標示當中,完整的末日標計為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0.0.0.0,而這個標計法藉由在帕倫克(Palenque)遺址當中的日期標計給佐證了,標計為1.0.0.0.0.0,換算成西元則為4772年10月13日,這也代表在瑪雅人的觀點而言,西元2012年的12月21日只是一個太陽紀循環的結束,而不是末日。



◎月序曆Lunar Series

  月序曆是另一種計算曆法,偶爾會與長計曆同時出現在瑪雅碑文當中,是以月相變化週期28天為一循環,並以一年13個月加上一個多餘日(Day Out of Time)共計365天來計算,對應現在的西曆來看,第一個月開始於7月26日,至第十三個月於隔年7月24日結束,而最後一天則為多餘日。而月序曆的系統也為每個月冠上不同的稱呼,且具有不同的涵義,所以也有不同的占卜意義,而多餘日的占卜意義則併入第一月當中。



◎金星曆

  是瑪雅人的陰曆,瑪雅人花費了384年去觀察金星的運行週期,發現每8輪的哈布曆當中金星會繞行5個週期,所以用哈布曆去計算金星,訂定584天為一年。金星對於瑪雅人有很重要的意義,因為它象徵的是大神羽毛蛇奎札科特爾的化身,也被稱作古庫馬茲或庫庫爾坎。在曆法的使用上,金星曆被瑪雅人用於訂定俗世間的重大決策或是行動,比如戰爭與加冕的時間,瑪雅的統治者會在金星升起時開戰,由此可見金星曆與戰爭可以說是密不可分。因此,金星曆也可以用來占卜戰事;而為了與卓爾金曆做配合,瑪雅人的金星曆在每61天要修正4天,而每57輪要修正8天。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位熱情貴婦拈花招你同行

你則愧首於花蕾故此裹足

並攜著自以為之悄然離去

那原初恣意的是如此之尖嘯

驚恐穿劃,捩地自底心淌了一地虹

如若能容裝即讚賞你的富滿

可惜吻杯緣九分,尚未能作三人飲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汝之,抬頭凝望的眼
捕獲母親正顫抖的孤身
一只只難以計數的 延伸著
那無以訴清地恣意,沉淪與暴喜
掙扎著掌中七八百卷的真理
你為著倒於水下的真實無盡狂索
而以未曾瞥見,羔羊正緩步走下祭壇



為著成就完美
你刻意地倒寫世界
緘默信仰,諸方偉大將虛掩
然則時序依舊前行 如斯
故此掌底的將捩地難以攫奪
方惟災厄才得受你至高的讚美
低伏,因真實將上拔貫破渾沌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1 Mon 2006 23:56
  • 調整


Zeokar的第四符印


 


  時序轉阿轉,終於走到了年底。
  記錄的指針,指向著死神的位置。
  是結束?還是重生?我正在嘗試。
  很多很多,只覺得今年發生了很多事,也經歷了許多事。
  是個忙碌的一年。


『抬起的,我必叫你低下;
順從的,我必許妳得安息;
徬徨的,便向我宣示汝之信念;
天真的,則能否為我捻上一只小花?
時間的腳步仍舊無聲的如在水上行,
而最後究竟何能一窺真理的秘密?』


  寶劍四.戰車.女祭司逆位.死神.寶劍一逆位。
  我看著近一年前的占卜結果,苦思著。
  接下來的二十天,究竟?
  是我找到答案?還是答案找到我?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2006/03/14


  如果,每個人的命運早已被一隻偉大的手註寫。
  那麼,當有人可以竄改已被註寫的預告……
  這個世界,又會變得如何?

  某一次夢境當中,被告示了之前預言當中一直覺得很模糊的部份。
  也就是關於『十一把銀劍』的意義。
  而被告示之後,其實覺得挺驚訝的,或者該說是無法理解。
  如果世界的運行就如同一組組相互嵌合的齒輪,那麼引導整個齒輪組運作的,或許可以被稱為是那只『Greatest Hand』。
  但,當運行的軌跡變得可以被竄寫,箇中代表的含義,又是什麼?

  代表所謂的宿命論,是人類可笑的想法?
  代表當個人意志達到一定強度,一跺步便足以憾動世界的律動?
  或是說,代表的是所謂的『規則』、『真理』、『絕對』等看似無法變更的事物,其實只是該死的鬼話?

  說實在的,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鬼話。
  因為說到底,承接的預言其實仍在消化當中。
  『即便靈魂穿越了界立的尖碑,眼中所見的更是黯然無光。』
  的確,即使如預言所說的,但其實當超越之後,才會發現身處的境界是如此的黯諱不明。
  『真實在虛假的世界中被沉積在地壤』,或許這便是這個課題的Key word吧?

  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
  在迎接下一個世代來臨之際,或許會有一場很不錯的遊戲。
  但遊戲的參與者大概不會這麼認為吧?
  畢竟,他們必須負責的對象,就是自己。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2006/01/18


  其實,承接只是一個剛好的意外而已。

  按照老規矩,在時間交替的夜晚,照例把塔羅牌拿出來預言。
  預言的項目,是這學期的句點,及下學期的動向。
  但,沒想到的是,結果卻令人有點傻眼:

悸動在女神掌下蟄伏
第十一把銀劍
將以恨之名破開聖繭
而所有主導或試圖支配的
則被迫於赤裸的向冥王獻祭

偉大的儀式進行著
但即便靈魂穿越了界立的尖碑
眼中所見的更是黯然無光
真實在虛假的世界中被沉積在地壤
而權柄則不安的竊笑著
縱使更長遠的路永在精神與靈魂的迴圈
然則,不上其上
奧秘也就不那麼神秘了


  如果有看過上一篇預言的人,想必會覺得,這兩篇預言像是一個連貫起來的故事。
  而且,會給人一種「破而後立」的感覺,且有種強調上一篇預言結果的情況。
  但,黑格子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破」了,又是否真的已經足以「立」了。
  雖然,預言前半部的動象,已經隨著寒假的到來,而開始越發越明顯。
  但,黑格子並不確定,是否真的該走出那一步。

  或許,這就是「第十一把銀劍」的意義吧?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2005/12/03


  在年初的時候,曾經幫自己用西洋占星宮牌陣來預測今年的動向。
  對應到十一月跟十二月的牌,分別是聖杯一逆位+倒吊者正位及寶劍國王逆位+世界正位(中央的關鍵牌是權杖七正位跟魔術師逆位)。
  從關鍵牌來看,今年的確是變動性很大、衝突很多、但實質上的進度卻很不盡理想的一年。
  從年初被退學,然後因為這個問題開始被人當垃圾,之後轉學考考回淡江,原本努力的拼學業跟校內外獎助學金,最後還是因為一個曾經被退學的污點,再度被人否定掉這段時間以來的努力。
  真好,我只能這麼說。
  尤其是從杯一逆跟吊人來看,其實就有點「過去的裂痕再度被掀起」然後「再度進行著無可奈何卻又有些不得以的抗爭(把杖七逆一起拿來看)」的意味存在。
  因為,過程當中,我也曾經把自己的不爽與不諒解,向許多人訴苦。
  因為我真的不懂,明明是家人,卻為什麼還在玩這種可笑的階級遊戲,以及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身價的白癡行為。
  而很多朋友也跟我開導了很多(這點就尤其要感謝雨文),而我也聽了他們的話再度去嘗試溝通。
  但最後,卻讓我覺得,我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可笑小丑。
  真好!我還是只能這麼說。

  而從寶劍國王逆位,跟世界正位來看,很明顯的有延續十一月動向,並且更加明顯化的情形。
  而且,這兩張牌也很明顯的描述著我現在的情形。
  困惑、立場與理念的喪失、情感與心理上的傷害與被傷害、自私......
  而世界,就好像正在描述我現在對於環境的不信任與悲傷困,而開始變得封閉的情形。

  從這幾日的動向,加上占星宮描述的情形,也讓黑格子開始對於考上淡江後做過的一次預言,開始有了點模糊的瞭解。
  預言的主題,是考回淡江之後,這學期的變動。
  而詩篇,則如下:

在夜晚背著光明行走
偉大的儀式正準備被進行
當白花勝過包括紅花之內的所有花種
即使以微弱的黃昏打路
你仍執著地如盲者摸索
更高的奧秘不在上而在落下的水潭
那裡你將得到超越二元神性之頓悟


  我說,很貼切,不是嗎?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2005/08/10


那是破敗之後的曙光
但卻向著沒有地平線的一方沉淪
秘密註寫在葉上
朱鷺啣著,漂向流水
流淌在慾望的激情
當宇宙被倒置
眼光可及卻顯得深廣了些


  上面是前幾日寫下的預言。之所以會寫這封預言的原因,純粹是為了做一個測試。因為大約半年前左右,曾經幫一個朋友寫過預言。而直到近沒多久,當初那一封預言的最後一句之意義也顯示了出來。雖然黑格子已經忘了那封預言的內容,也對於那位朋友發生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但照朋友的說法,似乎這封預言已經應證得差不多了,雖然感覺起來好像不是很歡樂的樣子。
  第一次寫預言,是寫在影子書的第二頁上,其內容因為牽涉到私人的事情,所以不便公開,不過從字句上粗淺的看起來,表現出一種混亂多變的情境。現在回想起來,自搬出家門前往淡水獨居,到現在剛考完轉學考,整個遭遇的確是夾在喜與悲之間反覆變化。或許有人認為,這是一廂情願的看法,並不足以採信。但黑格子覺得,把它當作是一個實驗,也未嘗不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畢竟黑格子總是在事後才會回頭比照,會受到該預言的影響而去行為的可能性並不大。總之,黑格子純粹是把它當作是一個實驗來看。而且,或許事後從預言上,可以看出一些原本自己並沒有注意到的趣事也說不定呢!
  至於這封預言是預言什麼呢?這就無可奉告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