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分類:去他媽的.莊周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生因為一些原因,必須穿過一個山洞或隧道,到達另一端的出口。

  當踏進入口之時,四周的昏暗與狹隘讓人覺得封閉,前方只有那看似遙遠,彷彿是出口一端的光點。

  那麼,當踏出隧道(或山洞)出口時,映入眼簾的真實會是什麼?



  某甲說:「光亮。」

  但,光亮一直都可以看到,只因為經過了一段黑暗的過程,之後的光亮才得以襯托的更為明顯;那麼,光亮怎麼會是真實?

  某乙說:「路。」

  但,路徑也一直存在著,更隨著個人的意願而有不同的選擇;即便身在黑暗當中,前進的腳步也正告訴我們路始終持續著,又怎能說是真實?

  某丙說:「新景色。」

  但,就算站立在同樣的環境,隨著我們的視角及時間的流變,景色也跟著在騰挪;那麼,新景怎麼會是真實?

  某丁說:……

  ……



  真實在哪裡?容格的陰影進化論當中提到,每個人的心理都有許多相對面,並隨著價值觀或俗世概念而被個人有所取決。

  但,只有在接受了自己各個面向的存在之後,我們才能理解自身的完整,也是禪學上的一種悟。

  下次,經過隧道時,不妨想想這個問題。





加入書籤:MyShare HemiDemi Fiigo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PChome Del.icio.us Digg technorati furl 其他更多書籤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06 Fri 2007 08:37
  • 逾越

 


 


一條淺溝橫在我眼前
似一抹輕盈的勾勒 我覷見
那只遺忘已久地心兒掛在那 噗噗地
淌血 它問我是否敢於越過
我望了望
笑笑的 搖了搖頭
*  *  *
一片面具掛在我面前
嘴角似溝壑 上揚32°
掩飾不住的親切是潛藏在底心的狂亂
祂問我是否願意戴上
我頓了頓
搖搖頭 嘆了口氣
*  *  *
一位女子佇在我身前
時下最流行的搭配 恰好的妝
完美曲線若隱若現地玲瓏身段 迷惑著多少
男人的慾望之根 她問我是否想要上床
我笑笑的 搖搖頭
嘆了口氣的 是她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3 Tue 2007 11:43
  • 她說

 


她說 我有一種莫名的美感
黑色的 沌然夾交叛逆與神秘感
撒上幾許後現代
在那裡 她覷見了
沒有黎明卻可黯沉得炙眼

她說 我有一種獨特的味道
孤寂地 佇立卻彷若世界反襯
勾勒幾許陰鬱
是哪位畫家寫意?
一種陰情參半的複雜心理

她說 而我總聽不見
只因這是她的唯美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漢高祖劉邦建立大漢王朝之後的某日,張良回到了當初遇到黃石公的橋上,回憶著人生至今的際遇。

  湊巧的,遇著了再度來閒晃的黃石老人。

  心情激動之下,張良上前向黃石老人感謝致意,隨後受老人之邀到他的住處泡茶聊天。

  閒聊許久之後,張良稟著心中的疑惑,故向老人請問。


  『老人家呀,當初你多次對我考驗,是因為覺得我是可造之才嗎?』

  『哪有可能,一切不過是湊巧而已,』黃石老人呷了口熱茶,繼續說著:

  『想當初吶,我也曾想找個有心向學的好青年,盡力的將我的所知所學傾囊相授。』

  『哎,但糟就糟在這兒了,一開始誰會知道嘴上說想學的人多,而真正有心向學的人少;』

  『甚至,我問他們對天下有什麼看法,又何謂權謀,如果答不出來倒也還好,偏偏十個裡有八個竟回答我:「老師,這是你該教我們的啊!」;你說說,這學習的事倒丟給了老師,連腦子都懶得使。』

  『而真正有心向學的,無不從最惡劣之處去體察細微的所在,可嘆的是這種人實在太少矣!』


  張良聽了之後,靜靜地呷了口茶。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兩個人站在一條大河岸邊,打算找船家好渡過這條大河。
  甲生要過去對岸的車站,好趕回老家處理急事;而乙生不過想去對岸逛一逛。

  等了許久,對岸終於來了一條船;但因為船的大小一次只能載一個人,因此甲乙兩生相互推讓。
  結果,決定由有急事的甲生先渡河。
  但當甲生甫踏上船時,卻發現船底正開始一點點的滲水。
  船夫看了看滲水處,就說了:
  『哎哎,大概是被木板裡的蠹蟲咬了一個洞吧?我說這位客倌,看您體態不甚沉重,若照照這個樣子來看,這破船應是可以勉強載您渡岸。』
  『但如果您覺得不妥,那就等洒家回對岸把船修一修,再過來載你們渡河,兩位客倌覺得如何?』
  乙生認為無妨,但甲生因家裡事急,故相當猶豫。
  最後,苦思許久,甲生還是打算冒險渡河。

  正當甲生要再度上船時,乙生卻把甲生叫到了一旁,說道:
  『先生,雖然我知道您的事情很急,但冒險犯命總是不好的呀!』
  『我若趕不上這班車,可能就來不及解決事情啦!』甲生看來急得跳腳。
  『我知道,我都知道,先生,』乙生安撫甲生,並好整以遐的回答:『但是,這裡可不止一個船家吶!』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一個人,靜靜的,杵在那兒;不發一語,不改姿態,除了本能的眨眼與心跳外,彷彿創世之際就安在那兒的雕塑。
  他是靜者,至少人們如此稱他,而他也如此自認。
  即便不發一語,但當人們詢問他為何做一個靜者時,他偶爾也會在底心自問著。
  而答案,興許早忘了吧!
  因此,久而久之的,他也麻痺了。

  他,也一個人,永遠沒有停留在一處超過三秒,永遠都是那樣的奔波著;除了本能的需要休息外,似是他的人生就是每天從不間斷的追感跑跳著。
  他是動者,雖然人們如此稱他,但他半點也沒放在心上。
  當人們問他為何坐不住時,他只淡淡的說了句:『因為大家都在動啊』,然後繼續自顧自的追趕跑跳。
  不知為何地,他似乎常到靜者的四周跑來跑去,而靜者亦靜靜的看著他一下這兒一下那兒地忙碌著。
  看的越久,困惑總是越大。

  終於,有一天,靜者忍不住疑惑,叫住了動者。
  『為何你無法像我這樣靜靜的感受世界呢?』靜者如此問道。
  『喔?可是從我看來,你從來就不是靜的,反倒動得比我還使勁,因此我怎能不更邁力的動著吶?』
  『怎麼可能?我已經靜在這兒許久,久到連我自己都忘了,所以人們才叫我靜者,你難道不知道嗎?』靜者似乎有點激動。
  『那你何不繼續靜著,怎來管起我啦?要我像你這樣杵著,我受不著,搞不好鏡一靜就會像你這般動起來哩!』
  『你...簡直不可理喻!』靜者氣得大罵。
  『那是以你的理來說我,而不是我的理。你選擇靜靜的看世界,那是你的自由,但我亦有自己看世界的方式。』語畢,動者再度自顧自的忙著。
  而靜者,也只好繼續靜靜的杵著。
  然則,他的心已靜不下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人在打獵的時候,撿到了一隻迷路的幼獅。他乍看之下認為是貓,所以就帶回家了。過沒幾天,有朋友去拜訪他,賓主盡歡之餘,他向朋友們指了指前沒多久撿到的幼獅,並誇讚說牠是如何的可愛。
  朋友看了卻嚇一跳說:『那是一隻獅子!』然後就害怕的奪門而出。
  他感到一陣莫名其妙,覺得朋友在發神經,因為那明明是一隻貓。
  為了證明,他特地帶了幼獅去找動物專家,希望動物專家能告訴他那是一隻貓。結果,動物專家笑了笑說:『那是隻幼獅。』他感到不認同,就跟動物學家起爭執。動物學家於是拿出了圖鑑,指了指獅子與幼獅的圖片,又向他指了指貓的圖片。
  結果他說了:『你不能因為這隻貓長得比較像圖鑑裡的獅子,就說他是獅子;如果他是獅子的話,我早就被他吃掉哩!』
  動物學家沒辦法,於是請他另明高就;而他問了其他的專家,結果都告訴他那是一隻獅子。他感到失望,覺得專業一點也不專業,所以就帶著幼獅回家了。

  三年後,他被家裡的貓給吃了。
----------------------------------
按:這篇文章的產生,得感謝靈界國父,因為他就是那個會被自己養的貓給食了的腦殘。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