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目前分類:黑色文藝.唯美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27 Wed 2009 13:46
 



黎曉即起

一道火燒似的射穿妳微顫的胸

淌下 不見紅色 哀愁

那來自靈魂啟蒙的孤 寂

漾起一樣15°上揚的詭譎

似是向我訴說著某種

迷離 或早已忘卻的什麼



妳靜伏著,似女神般雕琢於大地的絕美塑

形 而我只得在鏡中覷見

覷見在妳背後一抹 回返的微光

微顫 微顫



而再深入的 我卻怎麼也看不清了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1 Sun 2007 13:03
  • 默札

 


事情正一件件地離我遠去
我知道 我知道的
但也許應該不知道著
頹廢與沉淪交面 對望
我興許是笑著,笑得不住顫動無法自我
但他說我哭著,正撕心劣肺地仰天狂咆
究竟 是什麼? 該是什麼?

他們正一個個地離我遠去 一個個地
他們,她們,牠們,亦或祂們
而我知道 我都知道的
因此何苦你梢來幾許嘮叨
縱然是向上我現在也只能低伏著
只謂這世界的慈悲太廉價 我付不起
惟沉默才有寫意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似睡似醒,沉淪於虛妄之海,載浮載沉
所有的意識剝離得只剩表面
而酣睡的忘了自己追求的正被枕著

據說,一個人只有七夜的壽命,
而在七夜夢迴間總浸淫在無數的夢呀夢的。
當黎明即起,人們歡笑於夢的交替,
卻分不清自己是否仍在夢裡。
時間的軌序一向如此,
當您直視朝陽,不妨讚美自己再度邁向死亡。
而有敢如此擔當之人必成大者。

是夜,我飲著窖藏十年的夢幻甘釀,
期待著日升,舉杯致慶第二夜的結束。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據說,夜晚不適合輕歌。
因為那旋律太過傷人,而心會暗自啜泣。
但我還是想低吟一首,權且當作餞行
只嘆明日啊你將別離,而我無從再飲上一杯。
所以醉吧今晚,或是要墜要罪亦奉陪
難得的光景,可惜夜正睜亮著眸,
因此唯美的也矇上了影。

只願,那闃黑亦有瞎著的一刻
而我能再醉一回。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說,人類永遠只關心自己渴望關心的。
似是我說,或他說的,只記得話語在杯中迴蕩迴蕩。
偶爾來了一兩個人,義憤填膺的似是向我們說著什麼。
而我跟他,始終默契地笑著。
大概只有這張笑容吧?

幾個路過的同我問著,那笑指著什麼?
我只呷了口夜露,
『沒有見過闃黑中的深黯,你將無從尋找』
這次是他說的。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降下了,謝幕般地

而正精彩的才剛要上映。

在殘酷的摧搗與強暴下

所有的觀眾應當上場過過乾癮

至於滿席的空洞該是留給演員偷閒

只是掌背間,就已瀟瀟瑟瑟。


去吧,該你上場了

這是難得的戲,我才允諾這一場。

因此,請別辜負我的期待。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祂親手交了只木盒給我,在昨日,
似是在昨日吧?那個久遠的昨日。
一只老舊的盒子,鎖頭鏽得如掛著似的,
掛在盒上簡淺的雕刻,似是老媽媽的掌啊輕撫上去。
我提起右手打開它,而左手卻來阻撓,
說著:『今日已晚,明兒個再開吧!』

因此,我捧著一只老舊木盒,一直捧著,
期待明日將它開啟。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似是,站在一線晦暗的軌跡上行著
睜著眼,但卻是個瞎子
不知正前行後退,亦或左拐右彎
腳上總舞著永未間斷的節奏
然則,又有誰能聽著輕曲?

大概,連耳朵也聾了吧。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曉,兩只麻雀窗外吱喳著。
而我,聽不見,望著空洞呀空洞。
一種孓然在底心慢慢地漾著,仿若一切早已停頓。
剎那,即亙古,而天地間獨凝縮於指梢。
大千不在,沒有道相;而真理…..
抱歉,我放了個屁。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否,你曾親見過消逝的唯美?
我見著,彷彿它正掛在眼簾。
當所有的臂膀狂伸仍攫不著那一許輕飄。
徒留下的,只有名為遺憾的寫意。

我正在失去,但或許黎明即生;而剝開胸膛現出躍動的,有誰瞧著?
管他的。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夜,我乃天地間一瘋人也。

  思續狂走,攀爬似是飢渴的蟲獸,嗅尋著幾近絕滅地無玷。
  恍惚,是一種現時的大喜,而後舞著一踏踏裂解的唯美。
  別說我醉了;我從未沾酒,徒酩酊爾。

  握在掌心的,像沙。
  而立在足下的,是海。
  當一切都變得無比重要之時,
  我才會驚覺自己在當中被迫成為最輕。
  而重如泰山?天知道是誰放著他媽的狗屁。

  意識下的貪婪,是迷人的甘露。
  我毒飲著。斜傾杯角37°,乾杯。
  黎明說祂會遲到,因許今夜終不眠。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足以顛覆既現的腳力,便不足以蹬出我的低鳴
沒有足以承接紛沓的臂力,便不足以扛下我的悲憫
沒有足以迂迴強亂的心力,便不足以洞察我的底心
沒有足以清澄此界的神力,便不足以觸及我的奧秘

曉呀曉,禰總是在我的背脊審視天地
可否有曾覷見彼處的黑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只鷹,完美弧線的姿態,落地散解
翎羽飄揚,彷若寫意一洒潑墨
難掩著頭上幾筆褪白的蒼勁
『啊,真可憐!』路人嘆著。
而我卻憋見牠似是哂著
因為,他不懂牠的世界

那麼,可憐的,究竟是誰?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鏡前凝視著一具喪屍
純白、完美,卻爛了一地靈魂殘缺
眼神空洞地,刻劃幾筆輕意
一探,卻足以壓著千年喘不過氣
我在鏡前向它輕傾,
牠無神的嘴角淺淺勾勒難掩的神秘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養著一只古蛇
細細短短,蜷曲則足以禁錮世界
每日啊牠總是低吟,嚶嚶地
間或幾聲脆響同我訴說那只貫穿的利
我不問牠過往,只期望窺著幾許初曉
『你總是善良,而畏怯食那果果。』
牠如此說著。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是世上最完美的失敗品
完美如光,而失敗如陰影
諸多矛盾掙扎譜著無數,組曲
之後交由持槍者 低喃低喃
向著清醒的哀慟
那麼,和聲者,奏曲者,哪兒去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寫劇的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佇足在慾望之顛
我向下冷望著明日,載浮載沉
而過去是如此難以觸及地
甫伸出手,便被攫進彼方
在喪失那唯一之鑰後,眼神看見未存的喜樂
並期待著哪日啊,它醒著
將看著我 沉淪沉淪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走在自欺欺人的路上。
像鋼索,而我忘了驚恐,只因我的心兒也一同吊在那兒。
總得過去,總會過去,我知道的。
所有來自彼岸的躂伐成了,舞台。
而觀眾席上懸吊著一只只的小丑。
笑容掛著、泱著,卻使我畏瑣。
只因,心還不在我身上……
而路,還更長。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