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lievable-places-13-2

  久違的心得文,談論的,算是長久以來的一些感想,以及陸續的一些領悟。

 

  前幾日,與一個約莫四、五年沒見面的老朋友碰面,也就久違的聊了一下。

  就如同一些認識我七、八年以上的老朋友們一樣,那句『其實都嘛是你開了什麼課,或是開始搞什麼手工手作的東西,這圈子才陸續的有人跟著搞這些東西』,再度被老友提起。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人跟我這麼說了。


  不過,每次聽到這句話,感受都不同。


  坦白說,一開始多少會覺得煩躁與無趣,畢竟我並不是一個喜歡被模仿的人,然而也正如合作的一個中心負責人所說的,這也意味著有開拓市場的價值。只是,有時候遇到這種事,便不禁想到那個猶太人與中國人的故事:




『 猶太人跟中國人在經營的觀念上,有很大的不同。


  一個猶太人來到一個偏遠的小鎮上,開了一間加油站,生意很旺。第二個猶太人來了,發現加油站生意很不錯,想到加油站的客戶需要吃飯,所以投資開了一間餐館。第三個猶太人來了,想到小鎮的人多了,需要住宿,於是開了間飯店。第四個猶太人發現住店的人需要生活用品,於是開了超市。第五個、第六個……來的人越來越多,吃飯、住宿、旅遊、經商的人又需要加油,於是加油站、參館、飯店、超市的生意相繼更旺了,慢慢的小鎮就成了一個經濟繁榮的小鎮,很多猶太人都富裕了。


  同樣的場景,換成中國人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第一個中國人來到小鎮上,開了一間加油站,生意很旺。第二個中國人來了,發現第一個人投資的加油站生意令人羨慕,趕緊開了第二間加油站。又來了第三個中國人,看見前面兩個同胞的加油站生意很好,嫉妒得眼紅,火速開了第三間加油站。第四、第五個同胞過來都是一樣,開加油站還打折促銷……最後,因為市場有限,彼此惡性競爭下,無形中犧牲了彼此的生存空間,最後紛紛倒閉,小鎮又回到了原點。』




  當然,對我來說,不敢自稱是開山宗師,實際上,包含我現在教授的草藥油與北歐符文,以及手工製作那些儀式道具的技藝,溯其根源都是一連串的巧合與意外,才陸續的研究這些本來我並不感興趣的技術,然後摸著摸著也就偶然的開班授課,或是提供一些客製化的設計服務。


  在我之前,也有著我所知道的一些有心人士,也是認真努力的在鑽研這些東西,所以我所做的,某種形式來說,或許算得上是一種拋磚引玉;至於究竟是引出良玉,亦或是引蛇出洞,我選擇盡可能的不去評論不同人抱持的意圖是什麼,並且相信時間久了,從一個人長期下來的行為舉止,以及是否漸漸的轉變,群眾是可以從觀察與比對中,看出些屬於自己的瞭然於心。


  對我來說,會往這樣的方向發展至今,純粹是不期遇的美麗意外使然;也正因為當初抱持的初心,是單純的鑽研而非現實上呈現的意圖,所以有了充份的時間去咀嚼這些技術與知識,不會因為現實的因素而有所偏頗,乃至到後來出來開課時,對於推課的方式跟規畫,並不特別以功能性目的為主,而是盡可能的把當時的出發點,對知識與技術的初心,傳達給每一位有興趣,且願意學習的夥伴們。


  正是因為這樣,我不會特別去強調或宣告自己在這門技術上,上過多少的課程,鑽研了哪些東西,或是受過什麼認證之類的。


  撇開身心靈界所謂的認證不一定具有公信力,上過學程只代表一個人付了錢買了教材與渡過這樣的過程,本身並不一定代表什麼參考標準,這些圈子內其實不用特別講大家都心裡有數的觀念不討論,任何的學習與技術的,靠的儘是由一個人花費心力所堆疊的經驗,以及在過程中不斷內化自己的精煉,來傳達出這個人有多少的深度,而不是靠那些表面上的花花腸子,那都只是絢麗的假象而已。


  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目前所知的知識,與所掌握的技術,至少超過九成以上,都是靠我自己獨力因興趣而自發的學習鑽研,以及反覆嘗試、辯證得到的經驗所累積的心得。


  至於過程中究竟花費了多少努力,以及呈現出來的深度有什麼樣的水準,我認為是無需贅言或辯解的,特別是對於那些與我交流過,或是參與過我的課程與活動的夥伴們來說,心中自有量衡。


  就如同有時會遇到一些夥伴問到,身心靈圈的課程如此的五光十色,要如何去找到可以信任,且適合自己學習的老師呢?我認為,最有效、直接的方法,不是去看這個老師的簡歷如何,或是去探聽這個老師有沒有什麼八卦。


  可以的話,花點小錢去參加這個老師所開的一些講座、活動,或是找這個老師做個個案,從對話與直接接觸的經驗,從這個老師顯眼與細微處當中,去仔細觀察他的品質,以及是否實在,反而是最重要的事。


  畢竟,好壞與否是很難去評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度、標準、水平與格局。


  更多時候,孰好孰壞的問題不及是否適合自己重要。即是很好的老師,其風格與思想的傳播,也不定就是所有人都受用,而不好的老師,也不見得全身上下無一可取之處,但看的其實是學習者的意圖,跟面對學習的聚焦為何。


  就如同對許多人來說的那些大師,在別人眼裡也許是假掰形塑的偶像,而那些騙財騙色的神棍,直到被揭發的當下,仍然是有人會繼續信奉為大師一樣,當群眾選擇信而仰之時,是非對錯其實就不見得比大師魅力或吸引力來得重要,所以最後還是歸於一句信者恆信的問題。


  因此,每當看到電視上報導的那些神棍騙財騙色新聞時,身為觀眾的我們往往會覺得受害者根本是傻子,然而當我們深陷局中,深陷自己的困境裡,沉浸在我們當下的故事情節當中時,又怎麼敢說自己一定頭腦清楚呢?很多這類的糾紛,在發生的那個當下,往往都只是一時的銀貨兩訖罷了。


  是故,近年也就越來越少去評論那些事情背後的瑕疵。


  除了因為當事人自己也需要去思考自己是否有問題以外,另一個原因是,多數人習慣把評論當作爭鬥,把爭鬥理所當然的視為是合理客觀的評論,這造就了事情的真實不會被人們關注並探討之,反而是誰跟誰又起了什麼糾紛,誰跟誰之間有什麼過節,這些實際上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當每個人都在抱怨現在的新聞媒體沒營養時,又有多少人會回頭想想,自己是不是也習慣活在這種沒營養的模式當中呢?


  隨之而起的,自然就是如同那些名嘴一般,喜歡到處砰擊挑罵別人,藉由爭議去吸引群眾的注目,以提升自身知名度的投機份子。


  然而有趣的是,嘴上說得鏗鏘有力是一回事,說話的人自身是否言行能一以貫之,往往卻又是另一回事;對自己有利時就大放厥詞,話及痛處時便避重就輕;挖人瘡疤時是義憤填膺,被人揭發時便可憐委屈;表面煽動群眾引導成是一種惡性對立與迫害,背裡到處找人穿針引線挑撥離間。


  同樣老掉牙的招把子,卻總是可以在不同人事物當中重複看到。而事實究竟是如何,早就被淹沒在那些八卦亂象的洪流當中了。




  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之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


  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為鵷,子知之乎?夫鵷,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如果單純針對時事的評論,會成為有心人士眼中有意的對立,倒不如把應付那些無聊糾紛與把戲的力氣,放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


  而這樣自身平靜的渡過去年一整年後,反而得幸在安適當中,感受到自己過往所學的,慢慢的在心境當中被深化,除了有了許多實質上的體悟外,無形中也漸漸有了一種自然退開暴風圈,或是風雨飄來不沾衣的氣息,料是該有的界限漸漸的被展開了。



  這樣也挺不錯的,省去心力消耗在沒營養之處,更能夠集中、專注在自己的方向。


  當心思慢慢的歸於自己的中心,也漸漸離那些人事紛亂的環境遠去時,反而回過頭來的對於那些不能理解的行為,多了許多背後的明瞭。


  就如同合作中心的負責人說的,當一個人迫切的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時,又怎麼有閒暇去顧及道德法律的事情呢?


  所以,如果一個從業者本身沒有遇到什麼不為人知的狀況,或是實際上不若外人看到的光鮮亮麗,聲名遠播,又何苦去自貶格調,做出那些雞鳴狗盜的茍且事呢?


  如果一個人沒有足夠的深度,無法從他所呈現出來的那些東西當中,傳達什麼具有深度與核心的精神時,那些老招自然玩不出什麼新把式。


  特別是人一旦走入了職場,走入社會後,日常生活中有著太多的事情與責任,令我們無法再像過往一樣有足夠的閒暇去學習進修,提昇自己,也沒有足夠的時間,令我們自身所學習的東西,好好的深化、精煉,結晶出屬於自己的結晶。


  出來跑的,總得要有那麼些個招式手法留給別人探聽。如果一直是拿著同樣的東西在舞弄,時間一久,那些因為一時熱潮或好奇的群眾會慢慢退去,而真正有心瞭解的人,一旦發現招式背後的深度不足,自然也會跟著走遠。而一旦自身的空洞被人視破了,自然就很難混下去。


  但專業畢竟不像是變魔術,可以從帽子裡一直掏出來,每一樣學習從入門到專精,再到有所成,需要的時間是經年累月的,意即若實實在在下苦功,等到拿出把戲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多久了。


  糊口飯吃畢竟是大事,所以當業界有什麼東西正在熱門的時候,就會有人藉由模仿這些熱門的把戲,想著趕搭順風車,也就造就一堆趨之若鶩的人。


  再惡劣一點的,就會把跟別人交流的經驗,或是去上別人課程的東西,『理所當然』的當作自己學習的成果,然後『理直氣壯』的拿來賺錢。


  但到頭來,也只是彰顯了他們自身沒有能力、深度,或不願意抽出時間跟空間,好好的精進自己而已。


  當一個人停止鞭策跟精進自己的時候,其實也是開始走下坡的開始,即使表面上可以得到一時的風光,但也不會太久,時間一長,裡頭的空殼遲早會被人看穿,那麼最後究竟留下什麼呢?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畢竟,盜得走的是技術,竊不了的才是真功夫,功夫真不真,但看一個人有多深。




『 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有些事情,就交給時間去呈現,路走久了,自然看得清走到最後是什麼風景。


  而由小可以見大,到頭說來,我們說那些各產業失去競爭力、發展性,市場逐漸萎縮,原因又是什麼呢?道理不證心自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