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或許是自由慣了,所以自由便成了一種看不見的貪婪。



  被琳笑說最近像是個隱士一樣,不是寫資料就是做手工權杖。

  課程的事情休停了個把個月,因為很多的思緒在整理中,很多的規劃在觀察中,很多的現象也在對內心做調整。

  當然,課還是會開,只是接下來不會再是獨立開課的狀態,很多事情會更需要協商、討論,有些簡單的事情或許會變得複雜,但複雜所帶來的本身並無好與壞的分別。

  就只是一種不適應...吧?又或許是一種暫時?



  不過適應跟麻木僅一線之隔,尤其在很多事情上。



  因此,放下了稿子,全神貫注在權杖的訂單上,可以說平均一天起碼八個小時在處理木頭跟修飾的工作上。

  在專注的過程當中,也可以暫時的令人放下紛亂的思緒,把心神集中在雕琢出一精緻的生命一般,然後在成品的質感當中陶醉。

  但每當夜深人靜,腦中總再度糾結著同樣的幾個想法。

  偶爾則喃喃的吟著過往寫過的幾句偽哲。



  有時候會覺得,是不是可以不那麼的世故些。

  不過或許,世故的其實是自己,然後臉上吊掛了只面具。



  而當絮絮叨叨到最後,其實事情本身很渺小--或作,很容易就麻木。

  當這麼一想,便不自覺得顫了一顫。

  接著告誡自己勿萬吸上了癮頭,畢竟自己也是口中老唸的『還年輕』的一類。



  遂後,繼續陷入煩惱的沉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