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diac.jpg

原文章發表於臉書網誌

  
  近來聽聞有一個老梗中的老梗話題又被拿出來炒,也就是十三星座的『新』說法。

  不過要說新說法嘛,這個說法其實早十幾年就已經有了(甚至可能更久),常常兩三年當中就被拿出來炒一下,不知道是因為媒體圈太缺乏『有趣』的主題了呢,還是有些專家的專業度太『獨特』,所以只能拿一些炒來炒去炒不出個鬼玩意兒的梗來與民同樂,又或者是一些『大師』覺得某一陣子過得太清閒,所以需要一些很容易兩三下打發的同時讓人們『看見』他們的專業素養是如何的廣博,所以就需要一些傳球遊戲來著。

  嘛,總之聽聞某報還刊了大篇幅報導,果然現在的新聞內容『有梗』比『真實性』重要多了。

 

  當然蛇夫座的加入,在占星界是不承認的,因為蛇夫座本身的參入跟天文學有那麼點關係,但天文學跟占星學現今來說就好比是同個娘所生的兩兄弟一樣,就算講得東西是一樣的,彼此的內涵也不怎麼對譜,更別說身份證上是兩個不同人的事實啦。

  而恰巧,忙裡偷閒之餘跟朋友們談論到了關於十三星座的謬誤,雖然我本身並不是占星專家(或許若說紫微斗數的話還遠比占星有多那麼點概念),但至少是個跑江湖的神秘學者,因此大略的整理出五點概念也還算是湊得了數的,而對於一般人來說,這五點當中其實有些概念也是一般人對於星座、占星以及天文概念所需要有的基本認知。

 

  第一點,一般所謂的星座,是某些不入流人士搞出來的說法,與占星學是不同的;從占星學的角度來說,一般所謂的星座(或作太陽星座)因為可以大略的表現出一個人的本質,因此被皮毛式的提出來作梗,也因此有人覺得從十二星座的角度來說很合自己的個性,有人則否,其因真正要分析一個人的先天特質與個性,除了太陽星座外,還必須瞭解月亮、水星、火星、金星、上昇至少這五個占星坐落點,更詳細的則是十行星以及占星意義上的各虛點、小行星、各行星坐落宮位與相互交角的衝會情況。也因此,用不入流的方式去論述星座,其實只是趣味性質大於參考性質。

  第二點,十二星座所代表的並不只是星座分佈黃道位置的時段,早在三千年前,希臘人就把太陽進入牡羊座的觀測時間訂為春分,代表春天的到來與一年的開始,因此星座的概念其實跟東方的節氣運行一樣,體現的是一個年度循環的規則,也因此其實每年星座的交替時間,偶爾也會有一些小變動,這就跟曆法小幅修正的原因是一樣的;而關於占星體現的時節概念,在中世紀的鍊金術思想當中亦可見到,許多鍊金術師在進行偉大工作是必須先觀察太陽坐落的星座以確定程序的。

  第三點,天文學跟占星學現今是沒有絕對關係的,除了因為占星學來自於天動說基礎,即以地球為觀察基準點,而天文學是從地動說以降延申出來的星體運行規則,也因此占星上的黃道、白道、南北月交、福點等虛詞在天文學上不具實質上的特殊意義;天文學上的定義跟占星學定義亦並沒有絕對影響,近期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冥王星的定位問題,天文學上推翻了其原本行星的定義,但這並不影響占星學上仍將它視為很重要的一顆"行星"。

  第四點,承三而言,從天文學的角度來說,星座的『定義』其實是很不嚴謹的,因為星座只是地球的視角上看到行星在一視覺『平面』上的相互位置組成的想像圖形,但無論前推十萬年或後推十萬年,都不會跟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星空是一樣的,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八十八星座,等十萬年後就全部變了樣;既然如此,那麼蛇夫座本身到底要怎麼定位在天文學上一點都不重要,而在占星學上無論是前述一、二、三點來看,也一點不重要。 

  第五點,就如同我前面提到的,蛇夫座的梗如果真的有必要修正,早就修正了,但它的修正無論在天文或是在占星意義上都沒有必要性,因此本就不是一個需要特別拿出來說嘴的東西;而正如第四點的結論一樣,基本上會一直拿蛇夫座出來說嘴的人,個人認為根本是不入流中的不入流等級,所以看看哪些人拿蛇夫座的梗出來玩的,就可以知道他們只是為了梗而缺乏專業(又或者賤賣專業)的跳粱小丑而已,只會讓我覺得為他們的愚知感到傷心而已。

 

  當然,看到那些大談十三星座而自得意滿的嘴臉,相信有點基儲水平的人都會跟我一樣,臉上也有著大大上揚的嘴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