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timetravel.jpg

  在部落格搬移的過程中,隨著一些遺漏文章的修補、網站連結的重新設定,思緒也掉入了時空的回憶。

  曾幾何時,許多事情已經變得與當初所想的,差了十萬八千里遠。


  雖說從進入神秘學研究領域到現在,已屆十一個年頭,然而事實上一直到當初黑格子的建立,才算是正式走到神秘學鑽研的門前。

  在此之前的黑暗期,我見證著過去相當興盛的網路神秘學區塊的各種變化與攻訐,也經歷了不少後來被我抨擊、批評與糾正的東西;即使那段過去令人不堪回首,但直到後來我由衷的感謝我的父母神,感謝祂們先讓我經歷那些錯誤、荒誕與誇張的事物,這使我發奮的把神秘學的資料與事物從頭再度咀嚼,並且將那些過去的誤解,與被誤導的知識逐步的修正。我也由衷的感謝祂們,感謝我的父母神始終觀照著我的道路,並且讓我用自由意志去領略我所經歷的好與不好,幾乎未曾去干涉或指使著我的道路。祂們沉默,但在重要的時刻,祂們往往是我最佳的傾聽者與諮詢者,感謝祂們。

  而黑格子的建立,也就是在我開始重新理解神祕學的時候。那是2005年的四月,我的人生面臨到第三次重大的變化。一開始,只是單純的覺得中文的網路似乎幾乎沒有神秘學的資料庫,即使當時有許多興盛的神秘學論壇與討論區塊,但多半良莠不齊,資料的精確度與完整度也很少被適當的管理,因此便在自身一邊重新建構神秘學知識的同時,一邊把自己當時的一些理解整理起來。同時,我也期許著,這樣的一個個人空間,可以或多或少的起到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讓其它神秘學研究上的前輩同修後進們,也能夠開始樂意的分享自己的所學與經驗;然而從結果上來看,這應該只是個人一廂情願居多吧。

  而在這些整理建立的資料當中,有著許多後來其實我覺得不夠完整,或是內容有誤的地方,但我不選擇去把這些不完整或是錯誤的部份抹除,而是選擇以保留、加註錯誤的修正甚至另外寫一篇文章來完善化的方式。對我來說,那些錯誤代表的是我成長的每個腳印;從那些過去,讓我看到自身正在逐步的提升。

  所以,即使到後來,有些喜歡翻別人過去瘡疤出來野人獻曝的人士,將某些錯誤拿出來揶揄,對我來說,只是一件令人莞爾的笑話,因為我沒想到有人喜歡去跟錯誤的事情比較。加上以我的個性而言,除了年輕時臉皮薄外(所以說現在臉皮厚)一向不抗拒別人直指我資料、想法與論點上的錯誤--只要是言之有理有據的,我一向欣然接受,因此就不太想刻意的去把過去的錯誤給抹除。



  隨著陸續的整理資料、撰文、翻譯,慢慢的,我也開始變得『有名』了起來,許多資料開始陸續的被轉貼、分享,甚至開始有人冒用了我的文章,當作是自己的;同時,也陸續的接到各大討論區塊的邀約,希望我可以成為管理團隊,以幫助資料的整理、建構與去蕪存菁;這點我從來未曾拿出來說嘴過,也因此幾乎沒什麼人知道我最多曾經同時受到起碼十個論壇邀約,當中不乏有素質中上的,或是有著很好的自我宣傳平台的,但最終我一個都沒接受,僅在一個有著共同想法與理念的朋友的論壇(即神秘學堂)略盡綿薄之力至今。

  這樣的轉變其實讓我很困惑,甚至到現在都這麼覺得,因為我不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接受如此待遇的水平。老實說,原文資料的撰寫、整理與翻譯,並沒有太大的困難度,最大的反而是個人心理抗拒的潛在因素。許多文章與資料,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整理與紀錄,資料或儀式的翻譯,主要是由於發現早期的一些資料過於口語化,省略了一些其實很重要的細節、用詞上也比較奇幻式,甚至有些資料其實是東拼西湊的,因此基於個人心理潔癖的因素,才會重新的翻譯過,而之後也就陸續順手的翻譯了一些相關的資料。

  也就因為這樣,即使我翻譯了相當數量的黃金黎明系統儀式,但我並非是個完全赫密斯系統的人,事實上我的儀式工作反而比較偏Wicca System一些(當然還有其它系統的混合),而黃金黎明包含其歷史,在我看來也只是神秘學歷史上綻放的其中一朵花,實際上並無重要到必須奉為圭臬。我一向認為,資料、文獻多多參閱是必要的,因為可以增廣見聞與知識,但這些知識是作為思想與邏輯建構的參考,並不是聖經(這部份將會在未來關於《神偽學》的主題中進一步討論),因此我們還必須要有自我判斷與適當的懷疑。

  而那些隨之而來的『名氣』,也讓我理解到一個道理:一個人只要多翻點別人不太看的東西,並談論它,對其它人而言就彷彿是一種專業;而那些尊敬你的人,有很多只是因為自己並沒有這麼一股熱忱,所以才對你產生敬佩與崇拜。換言之,人們崇拜的是名氣所塑造的形象,而不是受名氣沾附的那個真實的人(當然,也有人因此進行了逆向操作。所以,即使這些話從我這個年未而立的小夥子口中說出很奇怪,但這些虛名最終不是我要的,也不是我在神秘學道路上所追求的其中之一。也因此,我不太去把這些事情拿來說嘴,也不太喜歡在自己身上加一些身份或稱呼,這個習慣一直到進入業界後,也曾經因此而被人碎唸了一番。



  當然,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我是愚蠢的,因為這當中有許多是可以很好的宣傳、推銷自己的行銷路徑與契機;然而,對我來說,黑格子就如同當初創立的願景一樣,只是作為一個資料庫,與個人研究閒暇之餘無病呻吟之處。我甚至從未想過自己終有一天,會進入業界,即使今天身在業界,我亦未有任何想藉由黑格子這裡做為踏板,或者去為自己建立出個什麼形象來,所以我可以不計形象的去做出許多人礙於形象而不敢做的事,說出許多人不敢的批評與否定。

  尤其,神秘學的東西充斥著許多背離常知、常識的東西,加之有心人士的操縱,其中鬼扯亂啖的東西--無論是觀念、思想、還是商品,不僅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甚至動不動的就會又冒出一些新玩意兒。對於缺乏基礎見知的人來說,他們只知道人云亦云,甚至不清楚自己這樣懵懵懂懂的吸收,為自己帶來的究竟是好還是壞,而對於那些知道背後玄機原理的神秘學人(偏偏這類有實學的人,在圈子內反而是少數族群),大多很愛惜自己的羽毛,因為在這個領域當中,一個不小心沾黑,很容易萬截不復,而我本身也見證了不少的實例。

  當多數人擔心自己惹來麻煩而寧可自掃門前雪的時候,這個環境總得有人唱唱黑臉;我既沒多麼高的本事,也沒多麼大的事業,更無什麼必須顧慮的包袱,如果能夠讓神秘學從世人眼中的『詐騙、鬼扯、不切實際』,甚至認為這個圈子內就是一堆拐人身家的神棍(事實上的確也不少)這些刻板印象當中,看到些許神秘學探究的本質,那麼無論這些虛名是如何在我身上貼標籤,對我來說都是可以視而不見的。

  因此,在神秘學的路上,我認為我只是一個推手,即使這個推手在許多人眼裡,是一個傲慢、嘴砲、好辯、尖銳且自以為是的惡人,也不是我所在乎的。



  然而,相比之內在的心境不斷的變化,外在的考驗反而更顯得嚴峻。也差不多是四年前的這個時期,人生至今的第三個重大變化進入了一個頂點,學業在此終止,同年的年底入伍,開始還每個男生都會欠國家的一年債。一直到後來回想這些事情,我才發現這樣的轉變或許是來自於過去跟家裡磨擦時所深植的執念,同時也是一個從某些過去的桎梏當中跳脫的一個契機;即使這讓我在現實定義上被視為一個失敗者,然而對我來說,也只是遺憾而並未後悔。

  隨著入伍,抽離了網路近乎一年的時間,整個神秘學圈的發展亦開始起了明顯的變化,在此前後,過去許多熱門的神秘學網站、論壇,或許是因為許多神秘學較深入的知識過於枯燥而少有人耕耘,也或許是對多數人來說,神秘學的思想與方法重點並不在其本質與精神,而僅是一種興趣或慰藉,因此傳統神秘學的東西開始式微(占星除外,畢竟占星是神秘學各項學科當中,最為親近一般大眾,也耕耘最久的一個領域),相對的,一些新時代的事物--靈性、各種高靈與高層次存在的連結、關於世界虛實間天馬行空的隨意漫談,也逐漸開始興盛豐富了起來。

  在此同時,那些過去熱門的駐足點,有的因為經營問題而吹起熄燈號,有的則漸漸從開放式的討論空間淪為小圈子相互取暖的狹隘空間,有的淪為象牙塔閉門造車,有的則因人員流失或是素質問題而逐漸消弼。我一邊仿若是局外人般的看著,一邊趁著入伍的時期自我放鬆。當兵真的很無聊,因為面臨到的大多是不需要動腦思考的雜碎事;即使在軍中利用閒暇之餘將行星魔法與鍊金術的概念與資料完成了階段式的研究與整理,但長期不需要用腦思考的情況,也讓我慢慢的在撰寫工作上不如過去那般來得利索。

  因此,黑格子從過去曾一度當日十篇文的增長速度,瞬間踩了煞車,而其影響一直到現在,仍然多少存在著。同時,我也在軍中,單靠剪刀、美工刀、起子等聽起來很詭異的工具,完成了第一支儀式權杖的製作(嚴格來說,在此之前其實還有一支,但比起權杖,最早的那一支不過就是根樹枝)。當然,以現在的眼光重新審視當初的成品,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一處可以滿意(除了篆刻的部份外),但這也開啟了我本身手工道具製作的第一步。對一個巫師來說,手工製作自己的道具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我甚至從未想過,這項技藝會在現在成為我的收入來源之一。

  在當時,我仍然認定(或說被安排,以現實來說是如此)退伍之後要準備研究所的考試,這個想法直到我退伍前一週為止,都被視為是一種理所當然,就像現在大多數的七年級生一般,殊不知生命的下一個轉彎正等待著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