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廣告贊助

The_Eye_of_future.jpg


  正當我為了未來的茫然而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好好的思考方向,在此同時,由於剛退伍算是閒人一位,因此幫了一位正在跟論文搏命的老友的忙,在內壢高中帶了大半年的社團。


  這個社團的名稱叫作神密學研究社,可以說前無古人(當然那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星相社就不說了,何況星相社主要還是以占卜命理為主)但不知道是否後有來者,總而言之聽到社團的名稱的時候,讓我的眉毛挑動了幾下。實際上來說,我很佩服創社的社長有那個勇氣(或者本人說是想不開),畢竟神秘學本身是很冷門的東西,別說高中生,就連大學生都不見得知道神秘學是在探討什麼。因此,這個社團未來的路會很辛苦。

  而正如同我所預見的,這個社團在我帶完約定的時數後,最終死撐活撐的只維持了兩屆。某方面來說其實滿可惜的,但由於倒社的原因是以人為因素居多,所以只能說無奈而已。畢竟,以高中生的程度來說,對神秘學的態度還是以憧憬大過於研究的興趣,而這種憧憬又往往受到動漫或奇幻文化的影響,即使觀念上並無太大的偏差,但大多僅是在於好玩或有趣的層級(當然,我也有看過對於哲學很有興趣的高中生就是了,不過這畢竟是少數),加上以高中社團來說,其實只能算是課外活動的一個環節,如果沒有足夠的熱忱,除了很難有凝聚力外,也很難有責任感的體現。

  當然,以我個人來說,在帶領社團的過程中亦不是非常理想,雖說是因為觀念上的落差,所以大多情況下都只是在講一些小朋友想聽的東西外,也因為很多東西並非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楚,因此我幾乎不太做準備,是以自由發揮的方式在講解各個主題,因此難免的就會有些雜亂。然而對我個人來說,這一方面是接觸講課的經驗,一方面也是考驗自己的概念是否完整,所以就有點半刻意的放任自己如此自由講課(雖然社團中有認真在聽的人也未過半就是了)。

  除了帶社團外,也因為一些朋友的詢問,因此在退伍後,也開始帶領了鍊金術的讀書會,維期差不多一年。不過說是讀書會,但大部份的情況下書本僅是參考,主要還是以我個人整理的鍊金術資料與概念的講解為主。之所以會帶鍊金術的讀書會,原因在於就我所觀察到的現象來說,現代神秘學幾乎不太講鍊金術的東西;以一般人的觀念來說,聽到鍊金術,差不多就是知道四元素、哲人石、長生不老等等的表面,即使是神秘學研究者,講到鍊金術主要還是在提四元素那一套。

  然而事實上,四元素在鍊金術的概念當中,已經是很早期的東西(希臘哲學時期),在進入中世紀以前,四元素在鍊金術的概念當中,就已經是屬於表面的理論了,因此當許多人提起鍊金術卻只圍繞在四元素的觀點時,這其實是相當的粗糙的(就以塔羅牌來說,鍊金術的概念其實更為重要的是鍊金圖徵的意喻,而不是一些人老愛拿來說嘴的四元素建構;而鍊金圖徵的詮釋,也跟現行塔羅牌圖象分解的詮釋略有不同)。也因此,便開始進行了一個月一次,維期一年左右的鍊金術讀書會。



  09年的暑假(其實這時候我已經沒有暑假這種假期了),開始了符文課程的第一次教授。

  這堂課其實原本差點開不成的,原因是當時有個熟識的朋友,原本佔去了兩個名額,但後來卻又反反覆覆,最後不了了之,因此學生人數僅在符合開課底限數的情況下勉強成行。而又因為一開始開課,我本身並不太會抓課程的價位(畢竟沒有可以參考的市場方向),因此當時開課只有四千,含了一份四萬字左右的講義,六堂課十八小時的課程,並且還有簡單教授符文製作的過程(礙於場地在咖啡廳,無法完整的帶領這個部份),事後評估後,才覺得這樣的方式對我來說其實是虧的。

  也或許因為開始產生金錢上的壓力,因此在符文課的部份告一段落後,我又接著連開了四個活動--符文課第二班、鍊金術概論班、偉特鍊金講座以及儀式權杖製作--想當然的,開的都不是很順利。這讓我開始意識到,一切比我想像中還要困難,也開始面臨了是否應該放棄的恐慌,而這對我來說是入行以來的第一個考驗--一個關於金錢平衡的考驗。不知道該說是做人還不算太失敗的關係,還是真的運氣很好,在跟身邊少數的幾個朋友討論過我的困境後,得到的無一例外的只有一句話:『有沒有困難?需要的話告訴我一聲,馬上匯錢給你!』這除了讓我感動到不知該怎麼答謝這些朋友外,也讓我感到相當的慚愧;因為我個人過於躁進而造成的問題,反倒讓別人擔心。

  然而最終,我依然沒有向任何人開口借過半毛錢。這除了基於上一代的一些金錢糾葛而有所感觸外,我也問了問自己,如果才剛進入業界未滿一年,我就開始跟人借錢周轉過日子,那麼這條路我如何走得長久?並且,今日若向身邊的人借錢,那麼我什麼時候才能夠還給對方?兩個問題我都無法回答出答案,因此我婉謝了朋友的好意,轉而與他們討論了一些實際上的方案與調整,課程的部份就轉而暫時不再推出,整個九月份也就勉強的渡過。不過,經由這一串狀況的發生,除了讓我對自己的步調重新調整回穩外,也讓我認知到了一件事情:當一個人面臨被金錢勒著走的情況,往往會陷入躁進與過度的現實追求當中,但這樣的狀態不但無法讓他從困境當中得到解脫,反而更容易去做出思考不周的事情;而面對這種情況,我們需要做的,應該是回頭重新檢視自己的初衷,看看自己的腳步是否已經偏移,並且適度的自我調整

  這樣的覺知不僅讓我從金錢壓力的困境當中得以釋放,並且也讓我在面對現實的事情上多了幾分坦然,而這樣的領悟也讓我在往後接觸的合作對象,或是觀察的一些團體或族群當中的問題上,得到了同樣的驗證。



  到了十月初,由一位美國友人的幫忙下所取得的白橡樹樹枝終於到手,但因為是朋友也是第一次處理取材的事情,因此一箱幾乎與人同高的未處理的樹枝中,僅有十份樹枝與兩小袋的橡樹葉被保留,其餘的材料最後都扔進垃圾車。另外,當材料寄到之後,我才知道整箱的運費折合台幣約是一萬一千元左右;以當時的我來說,自然是不可能支付這麼龐大(至少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如此)的一筆開銷,也因為一切的肇因乃是溝通上的問題,因此我與朋友討論到最後的結果是,這筆款項我暫時無法處理,但如果朋友有金錢方面的問題的話,我會先去周轉資金來還款。也因為朋友的體諒與包容,因此並未特別的催促我還款,而這筆款項一直到上個月初才全數結清。

  之所以會請朋友代為採集白橡樹枝的原因,原本是為了儀式權杖製作的課程而準備。特地選擇美國來的白橡樹枝,主要是在於白橡樹在巫術的傳統意義上是特別神聖的樹種,而櫟屬中六百種的橡樹當中,白橡生長在歐美地區,而亞洲地區則是青橡及相關品系的生長區域。然而,特地準備材料所開的課程,當時卻只有一個朋友報名學習,而當初訂的四千元學費,除了材料的部份不談外,課程當天教授的時間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八點多,即使中間大概有一半的部份是我幫忙處理與修飾,但最終也只是完成了一支權杖的形,而無法完成刻符與完整祝聖的程序。也因此,之後我便不打算再開授相關製作的教學課程,除了意識到這些傳統手做技藝的課程並非多數人有意願學習的以外,即使是一支簡易的儀式權杖,若當事人缺乏巧手或是沒有手工的一些經驗的話,不但無法在短時間內完成,也很容易受傷。最重的要,是這樣的一個製作課程,很難訂出一個適當的價位。

  或許該說是有緣吧,為了找尋可以做權杖製作教學的場地,經一位老朋友的引薦而接觸了一間私人的心靈工坊;在跟主人大略的閒聊後,她對於符文字感到有些興趣,因此想要進一步的討論合作的可能性與相關事宜,而我本身由於老友的引薦感到十分信任(老友的個性是個十分令人信服的人),加上自己也的確需要一些合作的對象,因此就抱持著不妨一試的態度來試著合作。然而,符文課推動的不順遂雖然我個人心裡是早有準備的,但對方或許因為是第一次接觸,所以發現課程的推動不如期待時,便開始產生了一些信心上的動搖--至少就我個人觀察的角度是如此(當然,事後我才知道其實該主人的經濟壓力也不小,又讓我復習了一遍剛渡過的課題)。

  這種信任匱乏的狀況,隨著課程推動的不順越來越明顯,到後來讓我開始思考著,對方究竟是有意願合作推動符文課程,抑或僅是作為一個自己並不熟悉,而自己也並不特別想熟悉的『商品』來試推呢?尤其隨著後來一些推動課程上的方式及文案討論的過程,更讓我觀察到了這個現象,因此連我自己都開始感到信任度正逐步降低,而課程推動的動力,也隨著不順遂與這種信心下降的狀態開始漸轉消極。然而對於現實上,我仍然得維持基本收入,因此便開始利用剩下來的白橡樹枝,陸續的開放一些儀式權杖的訂製;一直到10年農曆年後,總共接了六筆訂單,而這幾筆訂單的收入讓我到10年的五月都還能維持基本的收支打平(主要的原因也在於我本身的開銷甚少的關係)。

  工坊的主人或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態度轉變,因此在某一次課程推動不順的討論當中,說了一句令我相當錯扼的話:『你的能量都在權杖上,沒有在課程上』。而這句話在當時其實令我相當的不滿,因為這樣的理由是無法令人接受的,甚至於令我覺得是一種傷害性的指責。然而,即使我外在形象上讓許多人覺得我是個喜歡爭鬥的人(即使那對我而言是一種學理上的辯駁),但我本身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喜歡吵架的人,因此,我不想讓情況發展成雙方相互怪罪的情況,也就草草的結束討論,並且暫時的將符文課的推動打住。

  在此之後,由於一些觀念上的見解不同,也或許是因為我在神秘學上的分析與一些觀念上的否定一向表達得很直接,因此讓對方感受到許多不舒服吧(許多老友後來也常常揶揄我,說以前在跟我討論的時候,常常讓他們覺得很受傷),也因此在過程當中也產生了一些讓我覺得自己的意思被誤解或扭曲的情況,加上我本身對於某些新時代或身心靈式的語言方式有一定程度的感冒,最終這個合作關係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而從我現在回頭去審視這樣的過程,以及後來偶爾的一些接觸,只能說這並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應該說雙方各方面的性質都有著相當的落差,所以這樣的結果或許只是一種必然。



  也因此,自此之後,我便開始盡可能的跟新時代的團體或人群保持距離,因為從我的角度、知識與專業所呈現出來的分析與結論,往往會讓這類族群的大多數人感到不舒服或者受傷,而對我來說,我並不是一個為了不讓對方覺得受傷,就選擇不說出實話的人;其中一部份的原因也在於,我自己也是一路受傷過來的,而這些舊有認知的打破與重塑,才是真正能夠令人漸漸掌握到事物本質的歷程。

  而就在這一段合作關係開始進入尾聲的階段時,同時亦有人跑來與我洽談,希望能夠合作成立工作室來推廣神秘學的正知。此時我卻不知道,這會是一連串孽緣的開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老師
    你會再幫人占卜嗎?
    很期待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