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部落格版面設置中,目前進度95%

xinsrc_54208030909212341670523.jpg


  當時序漸入10年的夏天,算了算時間,進入神秘學研究的領域也即將超過十年。對我來說,十年可以說是目前所見的第二個分水嶺(第一個自然是當初從黑暗期到自己重頭研究的轉折了),因為十年前後,我所見的神秘學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此之前,我對於神秘學的研習與理解,主要是放在於資料的閱讀,咀嚼,不同領域或不同文化間思想與神秘學工作的異同,以及一些知識與資料架構的建立。就如同古今中外有許多的前人,早已觀察到世界的本質是同一的,隨著研究的內容不斷增加,我也慢慢的可以領略到,東西方神秘學之間其實是疏途同歸的。這也讓我理解了為何新時代的思想會掘起,並且興盛,因為這是一個致力於去整合同一的思想過程。然而,即使不少人意識到了疏途同歸這四個字,但在表現上往往是分裂的--有的人過於執著於疏途,因此將一些其實本質相同的東西越發弄得複雜,而有的人過於渴望同歸,所以即使是牛頭不對馬嘴的做法,在光與愛的名義下,什麼狗屁倒灶的東西都可以混成一塊。

  因此,我觀察著這些因分裂造成的迷思,心中有種難以言喻的感想潛動著。而隨著一些資料與紀錄的閱讀,加上一些思想的啟發,突然的,讓我越來越發現,神秘學的本質,很多是建立在『假』的層面上--這裡所說的假,並不完全是指欺騙或虛假的事物(雖然在神秘學歷史上,關於詐欺的事情有為數不少的例子,而近代西方通靈主義興起,許多當時代的大師或靈媒,很少有沒被揭穿騙術而得以善終的),而是大多數神秘學系統的建立,充滿了誤解、誤傳、假想式的建立與未驗證的假說或它說(這部份留待未來《神偽學》系列探討)。

  這是一個很震驚的體悟,震驚到讓我一度甚至懷疑自己研究這麼久是為了什麼,幾乎可說是處於一種『信仰的崩圮』。因此沉寂了約一個多星期後,待思緒漸定,我開始重新的思考這個議題,也開始讓我對於神祕學工作講究的『虛實之間』,理解到它並不單只是指字面上的兩個界面,還代表了兩種意識型態的運作,也漸漸開始領略『As above , so below』這句古老的奧祕之語。通過這一個思想的轉變,我才真正的感覺到自己似乎摸到了神秘學大門的門邊--即使觸感仍有些許模糊。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來自對岸的一個大陸論壇指引社,捎來了一則邀稿的訊息,大意是他們正想要創立神秘學為主題的刊物,希望可以邀請我在刊物內談論一些神秘學主題的思想與心得。由於我過去也曾經參與過神秘學刊物的創作(在黑格子成立之前,而當時只是某個在網路鬥爭敗陣下來,想要藉由刊物的發行為自己創造東山再起的機會的人所搞出來的,僅發了三刊就不了了之),加上對大陸環境的瞭解,知道要創立刊物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也就因此,本著分享大於合作的想法,花了約兩個星期,寫了一章七節五千五百字的《神秘學旅程的七件事》投給了指引社,並且很榮幸的得到高度評價。

  然而,在大陸那邊出版這種近乎危禁品的東西(雖說上海那邊已漸漸開放了一些身心靈課程的教授,但實際上大陸那邊的資訊管制仍然是存在的)的確不容易,加上該社內部的一些問題,因此目前出到二刊後便暫時的沉寂下來,至於未來會不會有持續的合作空間,也就未來再說了。



  在此同時,隨著跟友人的斷絕往來,一些正處理到一半的概念商品,以及一些未完成的概念部份,就被這麼的擱著。特別是草藥護符的東西,因為這樣一搞,許多的材料一時之間便不知道要怎麼處理,因此趁著有空的時候,以手縫製了十個不同顏色與配方的草藥香包,某天心血來潮下,帶到了美石主義去給朋友們看,而我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偶然的機會(其實是愛現),就開始陸續的跟美石主義有些有趣的商品合作。

  其實早在當兵以前,就已經去過美石主義,只是因為當時跟主人烏鴉並不熟,而烏鴉只要一忙起來就會給人一種不想理人的錯覺(對她來說是一種冤枉哈哈哈),所以當時逛沒多久就離開了。一直到退伍後,因為要準備權杖製作課程的鑲嵌材料與水晶柱,因此就又再度前往美石主義--令人想不到的是,烏鴉卻還記得我是什麼時候到過店裡的(可見她其實是真的很重視每個到店裡的客人,只是她的個性比較直接而實際,所以比較不會去搞那種服務業的嘴臉)。而隨著到店的次數增加,與烏鴉與睡魔他們相熟之後,偶爾我也會跑去店裡面跟他們閒聊,一直到今年農曆年後大家都開始越來越忙,到店的次數才開始變少。

  而因為烏鴉本身走的路線比較偏向美石鑑賞,因此水晶礦石都有水準以上的品質,加上不若一些能量業者販售的價格那般的浮動,甚至有些東西的價位反而令我覺得便宜(當然,不是指價格上,而是品質相應於價格來說),因此幾乎我所有會使用到的礦石材料,都是到美石主義找的。另外,烏鴉本身也是一個樂於分享知識的人,加上許多品質高的礦石用來訓練眼力的結果,也讓我在美石主義那裡學習到了一些真假礦石的辨識,以及礦石品質上的辨別,可以說是獲益良多。

  也因此,偶爾有些有趣的東西,我也會帶過去美石主義跟烏鴉她們現寶分享。結果,沒想到被我帶去給她們看好玩的草藥香包,因為烏鴉覺得構想不錯,於是就跟我討論起了合作商品的想法,一時之間也就水道渠成;也因為當時剛好是端午節前,加上草藥香包一整組拎起來頗有一串粽子的感覺,因此合作的第一個商品,也就定名為『魔法粽子』。『魔粽』雖然是在端午節前倉促的推出,加上我跟烏鴉之間有著見好就收的共識(一來考量這樣的商品比較屬於節日性勝過長期性,二來這樣的方式也比較不會讓雙方有太大的壓力),因此並沒有特別大力的宣傳,但仍然得到了超乎預期的回響。也因此,之後我們就開始對一些節日規畫限量的創意商品;或許是因為這些創意發想令人耳目一新吧,因此一直合作到現在其實都還滿順利的,而這也是我本身少數合作愉快的對象。

  然而,對我本身來說,即使是有陸續的商品合作,但對我來說仍然沒打算往神秘學商品的方向發展,除了在上一篇回憶錄當中提到的一些想法外,也因為在入行觀察到的一些老師或中心,為了要推動商品的販售,或是將商品跟課程綁在一塊的方式讓學生購買,或者是藉由諮詢或個案的過程中對客人推銷--當然,如果說當事人是真的有需要的,而這樣的商品的確也適合當事人,做這行畢竟不是喝露水維生的,做些正經生意並不為過,然而就我本身對一些身心靈商品的本質,以及一些被推出販售的方式,我很難不認為這只是一個『商業』的作為勝過於幫助的手段,而這點最終也只能由各位『商人們』摸著良心自由心證了。也因此,我可以說有些刻意的不太去發展神秘學商品這一塊,因為我認為一個教授神秘學的工作者,可以做到的是建議一些神秘學商品或方法的使用,但若教學兼販售,有時候就不免的會有些曖昧之處。

  當然,身為商人的烏鴉,本身對現實(或說金錢,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太『喜歡』錢)看得自然比較實際,因此對於我的一些想法與堅持,就會顯得比較不以為然,也因此偶爾聊到一些相關的想法時,有時候也會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回歸到事情本身,其實包括烏鴉在內的一些朋友的想法都有他們的道理,我也清楚今天若不是因為他們把我視為一個重要的朋友,他們並不需要浪費口舌在一件與自己其實無關的事情上。只是,我的個性向來不是會在兩條岔路間選擇向左或向右,或是在一件事情當中單純的選擇堅持或妥協的人;比起這種單調的抉擇,我反而致力於去創造出兩者之間的第三種選擇,即使這樣的過程難免會經歷一些心力交瘁的情況,但對我來說,世事絕對不是用二分法來判定的。我選擇去開創我自己的道路與方式,因此當遇到一些不太舒服的溝通過程時,我開始會選擇沉默的去聆聽,並且用行動去表達我的方式與我的意志。



  在我與美石主義促成首次合作的同時,工作室的合作也即將邁入第二季的結束。由於合夥的大叔本身大小狀況不斷,加上工作室的運作已形同虛設,因此進入六月初後,工作室的運作就完全收回由當初提供租點的店家統一管理--也就是說,工作室的合作就這樣虎頭蛇尾的沒了。當然,從當時的狀況而言,其實並不是原店家有意併吞,而是因為這位大叔在工作室的運作上一向都是自己在盤算(無論是否僅盤算個人利益),可以說完全不會跟工作室的其它五位成員討論、溝通或是規畫,加上大叔自己又公事私事上一團混亂,因此原店家一半在於看不下去,另一半也不希望見到工作室的混亂會擴散影響到整間店,因此最終便實施收回統一管理的方式來統整,而店家與工作室六位成員的合作方式也是順延之前工作室的運作方式--也就是說,仍然維持著我本身是抽成制,而包含大叔在內的其他五位成員則是月租兩千制,而這點在當時一樣是屬於台面下的事。

  之所以我會維持一種有點優待的合作方式,除了在此之前我已讓店長知道我本身的經濟狀況尚未穩定外,也或許因為店長是個感性大過理性,重視感覺而敏感的人的關係,在當時大叔本身的混亂狀況影響到店家的時候,站在事件而言,我站在比較支持店家的一方(當然,無論別人作何感想,我一向認為我是個就事論事之人),因此店長在當時把我看作是自己人的關係吧--雖說這是我個人的推測,但隨著後來一些事情當中的觀察,讓我瞭解到店長本身雖然由於長期往來一些公關活動場合,因此處事表面上可說非常的八面玲瓏,實際上也因為感性與敏感的關係,是個用情緒與個人感受來處理事情,甚過於理性的看待個別事件與探討的類型;而他本身超乎我預料的情感脆弱程度,也造成了在一些人際事件的處理上,他相當的重視『屬於自己一國』的小圈子(當然,這是以他本身主觀感受為主,也或許藉由這樣的方式可以讓他的脆弱面感覺受到保護吧)。

  在七月底,由於一次與店長討論店裡其中一位占卜師的一些狀況的過程,我與店長有著完全兩極的看法;當然,回歸到這件事情本身,是我自己太過逾越,無論這樣的逾越是由於自認為店裡著想而直言敢諫,或者是覺得自己受到店長相當的信任因此忘了分寸,回歸到立場本身,我的確是沒有說嘴的資格,而這樣的錯誤其實在過去的人生路上我並不止犯過一次(也或許是因為這種情況,因此我在別人觀感當中的自大有一部份是這麼來的);然而,在激烈交談的過程當中,也讓我意識到了這樣的合作關係,並不完全如店長所言的以『共利雙贏』為目標(這點從後來該店的一些人事調整與運作狀況亦可看出端倪)。當這個想法一領悟後,再回頭比對之前的一些事件(當然也有之後事件的佐證),讓我看到了一些過去我未意識到的事情。

  尤其,從這次的激烈溝通過程,也讓我瞭解到店長本身的理性程度比我預想的要低外(或許店長覺得ㄍㄧㄣ住情緒也是一種理性吧),也是一個只選擇自己想接受的部份來聽,而其本身憑感覺來看待事情的方式,也會產生對事件的事實產生扭曲的情況(這點在後來的一些狀況當中亦有發生)。因此,我便表示我之後將不再對該店本身運作方面插手建言,並且在未來半年內,除了少數與我本身有關的事情外,即使是開會我亦不再表達我的想法,而我本身也開始思考著這樣的合作關係未來該如何調整。

  這個時期,其實我已經進入了符文書稿的撰寫,原本的打算是在九月底前完成,但在七月底的事情後沒多久,因為一些其實不干我的事情的爆發而嚴重的受到影響。對於我個人來說,我習慣把事情case by case,也因此即使之前工作室的大叔爆出了一些個人私德的事情,但對我來說就是台面下八卦一下,但在合作事情上,則是完全照規矩來談與走。也因此,對於當時的一些事情,即使聽了一些,但基於事件本身與合作的部份無關,因此我一樣照著我個人的方式面對,也就是不再出嘴店裡本身運作的事,並且照著進度寫我的稿子。然而,或許是店長本身敏感的感受性意識到似乎有什麼事情,因此就試探性的向我問話。秉著與我無關的態度,我選擇三兩句冷處理的方式來回應。

  或許是本身無意識的不安未得到我相應的回應,店長對我的感受與態度由此產生變化,即使當事人的版本認為是我個人對他很冷淡與擺臉色,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忙著處理事情時臉看起來都會比較沉(這或許也是一種烏鴉效應)。即使事後知道了一些狀況被扭曲,但我也沒打算多作澄清,除了因為我開始專注在自己的事情與其它合作上外,也因為我對店長的瞭解,他需要的是感性的情感回應,而非理性的把事情攤開來說--而我本人對於因感性而自己鬧彆扭的人,向來都是抱持著『隨便你』的態度。倘若今天別人的眼中認定了我是怎麼樣的人,即使我再多說什麼也沒有意義,除了因為對方並不瞭解我的個性外,我本人也習慣用自己的作為去表達自己的態度(這與我高中時期發生的一些事情有關)。

  然而,一來我沒想到店長本身情緒化與事實扭曲的情況比我想像中還無法自制,二來隨著一些情況的明朗化,店長也得知了我其實知道了不少事情。我無法評論是否因為後者的因素產生影響,但我所經歷到的是,原本九月初要再推出的符文課第三季,臨時用了一個理由被推掉,轉而去推另外一個系列課程,並且在九月九號的凌晨,通知我合作的方式將由抽成轉為月租,並且從九月十六號開始實施,而如果我願意付租金的話,就可以留在店裡繼續運作。即使清楚該店本身的營運其實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般亮麗,但無論怎麼說也不可能嚴重到這麼急著調整合作方式,因此,我意識到了一種店長想把我趕走的感受。然而,冷靜幾天後,我還是決定先聽聽調整的理由,因此十二號當天便當面請店長給我一個完整的說明。店長在當天告訴我,因為有新的資金加入,而股東要求統一管理的方式來運作,而我也直接回答店長,由於他這種臨時調整的方式並不符合商業原則,因此我決定九月下半月不執占,從十月開始恢復運作--當然,對外的官方說法,則是說傑歐卡老師覺得累了,所以想要休息一段時間。

  而在我十月初重新回復運作後,偶然情況下讓我得知,其實資金並沒有進到店裡,因為店長不願意讓股東插手營運的事情;整件事情我一直到結束合作後,仍未得到來自官方的相關告知,加上原本說要全力推動的系列活動,因為官方消極的方式,不僅時間一直無期限的往後延,就連文案的處理、活動的討論都是零零落落。因此,在十月二十三號執占當天,我基於看不下去(畢竟也與我本身有關,而我這部份的文案也已經交出去了)所以告訴店長,應該找時間把所有老師找出來開會,把整件事情儘速搞定,否則時間一直拖下去大家也會有自己的行程。沒想到,最後所謂的開會,就只是讓已經交出文案的老師們把日期敲定後,活動倉促的趕鴨子上架,也造成了有些老師覺得開了一個其實跟自己沒有關係的會議--而整個系列活動,最後自然是沒有一個成行的。

  由此,我亦開始觀察到了更多的問題,包括店長本身對老師們的態度,其實當成自己底下人手員工的意味多過於合作的意味,因此許多事情往往我們都是片面性的被告知,而通常被告知的情況也已經是官方有所定案,自然在當中可選擇調整的部份就有限。而該店本身的狀況,運作上的問題,合作上的態度,以及該店實際上適合的走向(即使店長本身可能不同意,但店長與該店能走的就只有娛樂路線而已)與我本身的方向並不同,基於種種的考量與觀察,最後讓我決定了一個離開的時間點。當然,有些知道狀況的朋友,在那個當下一直力勸我離開,但我之所以未立馬走人,一半是因為我不喜歡臨時更動的事情,另一半或許是我個人在心裡其實希望這些混亂(包括店長自己狀況上的混亂)只是一個過渡,加上同在店裡的幾位女士都是很好相處的人,因此我不認為在那個時間點適合直接走人。

  當然,店的狀況自然沒有照著我的希望回穩過來,甚至原本官方告知的一些事情,之後也是陸續的以臨時性跳票的方式草草了之,而我本身此時的態度其實有點待退老兵的感覺,執占的時候有客人就處理客人的問題,沒客人就做做自己的事情。一直到今年一月十六號,當我在處理自己的資料時,又再度的收到臨時調整的通知:店長告知因為農曆年後會有新的老師進來,因此我必須挪出原本隔週執占的星期天時段,變成一週只有星期三執占,而月租則下降五百元。撇開我個人懷疑到底加入新的老師原因為何不談(一間小小的店究竟是需要這麼多老師,還是需要老師們的月租金? ),其實我個人在農曆年後就已經決定不會在了,所以這樣的調整其實對我並沒有什麼影響。

  該說是我個人性好嘴賤多事吧,有感於自己準備要離開了(而因為我當時打算閃電走人,故並未告知店長),所以便語重心長的告訴店長,他這種已經定案了才告知我們的處理方式,坦白說會讓我們覺得他把我們當成是員工而非合作對象。當然,早就對於店長對我有相當程度的情緒性主觀認定有著心理準備,但情況的發展最終仍然是導向了表面上不歡而散的局面(至少對我來說,在那個局面下我是很愜意的在刀來劍去),而或許我這種自作多情的希望他最後能聽進去我表達的意思而非他自己感覺上的糾結,最終我還是對他期望太高了也說不定。



  隨著離開後,我開始重新的思考合作的事情,以及過去一年來所發生的那些事情。即使後來陸續的耳聞到一些對於我與該店的一些八卦風聲,但大多數對我來說僅是一笑置之而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傑歐卡 的頭像
傑歐卡

魔窖黑格子

傑歐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蒼月溟
  • 看完回憶錄覺得跟過去從文上感覺到的傑歐卡相比 現在的傑歐卡圓潤很多
    少了幾分鋒稜的煞 多了些溫和與人氣 不管如何我覺得這個改變是好的
    也衷心期盼你在此路徑上能繼續走下去 亦衷心的期盼祝福你能邁向通往王冠之路
  • 看到你這麼說,我只能說你其實並不認識我。而我並不知道一個不認識我的人,又如何能夠做出這種評論。也許你是一個喜歡去觀察事物後去自下評斷的人,然而這樣的評論方式有時候只是單單凸顯自大與傲慢,而不見得具有客觀中肯的點,望君自惕之。

    傑歐卡 於 2011/12/24 06: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